蚂蚁金服官宣IPO:欲同时登陆科创板和港交所

7月20日下午,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宣布,启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和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寻求同步发行上市的计划,以进一步支持服务业数字化升级做大内需,加强全球合作助力全球可持续发展,以及支持公司加大技术研发和创新。

井贤栋表示:“上市可以让我们更透明地面对世界,面对公众,可以凝聚更多志同道合的同路人,同时也将更好地跟全社会分享我们的成果和未来。我们会始终全力以赴,为客户去创新,为社会去创造,为未来解决问题,做一家能活102年的好公司。

这个金融巨无霸上市是肯定的,只是在什么时间在哪儿上市的问题。不上市,这些大老板们怎么套现?这些股票只要一上市,就会制造出无数个亿万富豪,不上市倒不正常了。

此前,有消息称蚂蚁金服公司计划最早于今年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上市目标估值超过2000亿美元。对此,蚂蚁金服方面对表示“消息不实”。

当前蚂蚁金服估值超1500亿美元,是全球估值最高“独角兽”。

“我们欣喜地看到,科创板和香港联交所推出了一系列改革和创新的举措,为新经济公司能更好地获得资本市场支持包括国际资本支持创造了良好条件,我们很高兴能有机会参与其中。″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说。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国内首部金融科技著作《互联网+普惠金融:新金融时代》书作者曹磊指出,蚂蚁金服本身是做金融科技,客观讲的是用是做的是金融服务,不管是支付宝、花呗、网商银行还是其他很多业务板块。蚂蚁金服也拿了很多的金融牌照,所以蚂蚁金服的过去是用科技手段去做金融。本质上讲,蚂蚁金服以“互联网野蛮人”的身份冲击传统金融行业,抢了传统金融业特别是银行业的饭碗,是“搅局者”的角色。蚂蚁金服一开始就站在传统金融行业的竞争、甚至对立面,不论从监管层面还是行业层面,蚂蚁金服更像是一个“不乖的孩子”。

6月22日,有消息称,经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核准,蚂蚁的全称已从“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改为“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一步将办理工商登记变更。

在3月10日召开的2020支付宝合作伙伴大会上,蚂蚁金服CEO胡晓明宣布打造支付宝数字生活开放平台,聚焦服务业数字化,并立下目标“未来三年,携手5万服务商帮4000万服务业商家完成数字化升级”。

蚂蚁一直以来都是一家科技公司。新名字去掉了浙江的区域特征,同时超越金融服务的定位,全面拓宽数字经济服务的边界,与今年3月支付宝的升级相呼应,而加入科技的元素则体现这家公司一直以来坚持技术解决问题的基因,体现这家公司服务数字化升级的方式。

2019年12月19日,蚂蚁金服宣布新一轮高层调整。井贤栋不再担任CEO,继续担任蚂蚁金服集团董事长,蚂蚁金服总裁胡晓明接任CEO职务,胡喜担任蚂蚁金服CTO。此次调整,也被外界视为蚂蚁金服未来三大战略负责人的就位,井贤栋、胡晓明、胡喜将分别主管推进蚂蚁金服全球化、内需、科技三大战略。

去年9月《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的征求意见稿出炉,央行指定蚂蚁金服、北京金控等5家公司成为首批金控公司试点。据不完全统计,蚂蚁牌照涉及支付、银行、基金、保险、小额贷款多个领域共十余张金融牌照。在央行根据央行发布的《2018年金融稳定报》中,蚂蚁金服属于第五大类金融控股公司——互联网金融公司。同时,央行还指明,部分金控公司占用主业资源盲目扩张金融业务,导致脱实向虚,加大了金融业和实业之间的风险交叉和传递;盲目发展加大了系统性金融风险,由于金融控股公司业务领域多元、资产规模庞大、组织架构复杂,实际上已成为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东晓腾飞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陈虎东认为,中概股大举回流的背景下,科创板的一些规则设置有利于创新创业企业选择在科创板上市并获得资本市场青睐。对于那些难以在A股上市的企业来说,有利于吸引中概股回归,并进行软着陆,蚂蚁金服借助于这个中概股回归潮选择在科创板上市,也是一种红利享受。另外,蚂蚁金服因为是一家科技独角兽,同时选择在港交所上市,不排除其具有在美股上市的战略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