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府二鹿三艋舺”,台湾岛最初的核心为何是在台南而不是台北?

现在的台湾省,其第一大都市毫无疑问是台北,以台北为中心的都市圈人口有700多万人(如果再扩大一点,把桃园加上,人口更是达到920万),经济占整个台湾的大半。不过事实上,台北并不是台湾岛的传统中心,台岛在清代的城镇格局,有这么一句俗话:一府二鹿三艋舺。这指的是台湾岛最繁荣的三个城镇。

这是什么意思呢?这个一府是指台湾的府城,公元1684年,康熙收台之后设置了台湾府,而台湾府的府城,即政治、文化、经济中心设置的地点在今台南市中西区东半部、东区小部分及北区小部分。

清代时台湾主要都市

是的,台湾岛的重心一开始并不是在北边而是在南边,无论是前期移民到台湾岛的大陆闽粤移民,还是后来占据台湾的荷兰殖民者以及郑成功建立的明郑政权,其统治重心都是在台湾南部。原因倒也不难判断,台南是平原地区,有农业支持,台湾原住民一开始也就是分布在此。后来荷兰人自然也是先开发此处,就连“台湾”这个名称都是来自于台南:这是台湾当地原住民早对台南安平附近一带的称呼的音译。

明郑政权控制区,绿色为屯垦地

所以,数百年来,台南一直都是台湾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而台北地区的发展要晚很多,大规模开发要到乾嘉时期。至于台北的兴起,那一直要到晚清,随着樟脑、茶叶贸易等才开始兴盛,1875年,清朝政府将大甲溪以北至基隆、原属淡水厅管辖的地区改置台北府,并在台北盆地内的大加腊地区择地兴建城池作为府治,并命名为台北城,之后台北渐渐取代了台南,成为台岛中心。

至于台湾南部的中心,台湾府城也渐渐衰落了,因为港口淤塞,清末至日本占领时期,台湾府城(台南)交通地位逐渐被高雄港(打狗港)所取代。二战后,台南虽新筑安平港,但今日仅为高雄港之辅助港,至今台湾南部的中心都是高雄而不再是台南。

台湾府城

这“二鹿”指的是鹿港,鹿港现在没有县市的建制,只是彰化县管的一个镇,可能大陆人是通过《鹿港小镇》这首歌知道这个地方的,不过鹿港实际是台岛历史上非常关键的一个地方:这里是台湾第一个完全由汉人移民主导建立的都会。

鹿港位于台湾西海岸的中点,鹿港的对航的港口是泉州,港阔水深,距离大陆沿岸最近,随着大陆移民进入,鹿港发展成为一个繁荣的商业港口城市。在清代,这里是台湾对内地经商最大港口,1784年(乾隆49年),与福建泉州蚶江正式设口开渡,从此开始鹿港的黄金时代。1785年(乾隆50年)至1845年(清道光25年)之间是鹿港的全盛时期,鹿港当时可谓是富甲一方,当时鹿港有八大商业组织,合称“鹿港八郊” 。

鹿港老街

鹿港的兴起有着天时地利,它为河港城市,但可直接出入台湾海峡。此外,由鹿港到大陆本土的交通航程,是台湾城镇里最短的。当时浊水溪由鹿港出海,亦可使船只上溯航行。不过,鹿港后来也因港口被泥沙淤积而渐渐衰落,嘉庆中叶后,来往商船已渐改由南方的王功港,道光年间,王功港步上淤塞后尘,再改从番仔挖(今芳苑乡)出入。同治年间,番仔挖复告淤塞,只得在光绪年间,在鹿港以西4公里处新开冲西港。

后来到了铁路时代后,这里的地位被台中取代,持续至今。

这第三的艋舺则是位于台北地区,是现在的台北市万华区,“艋舺”为当时原住民凯达格兰族语言“独木舟”的音译,因万华西侧为新店溪的港口,先民开发时有很多独木舟停靠,因而得名。

艋舺龙山寺

艋舺位于大嵙崁溪(今大汉溪)、新店溪及淡水河交汇处,水运优越,可通达台北盆地大小聚落(如淡水、松山、景美、新店、新庄、板桥等地),清代嘉庆之后由于大陆沉重的人口压力,渡台人数激增,台湾除了南部外,北部也大大得到开发,渐渐开始和南方分庭抗礼。

艋舺正是因此而兴盛,艋舺虽在内河,但淡水河水量充沛,货船可直航大陆互市。官府亦将衙门机构由新庄、淡水转移此地,这也是台北后来形成正是建制的根基,不过艋舺后来也衰落了,被大稻埕(台北市大同区西南部的一个传统地域名称)取代,原因一是因为严重的分类械斗导致人口流散,二是新店溪及大嵙崁溪日渐改道,合流点改至大稻埕附近。而清代兴筑的台湾铁路,车站也坐落于大稻埕。

再后来,艋舺的河港地位,在清末至日据初期逐渐为沪尾(今淡水区)所取代,日据中期至战后沪尾又被基隆港所取代。至于现在的艋舺,也不是台北的核心地区(大安,松山,信义,中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