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杭州失踪奇案联想到:凶手也接受采访的“日本江东公寓神隐事件”

关于最近广受关注的杭州女子失踪案,总算有了能告慰人心的结果,真凶归案,水落石出。

当然,受一开始的报道影响,这起案件最初笼罩了一股离奇悬疑的氛围。监控之下神秘失踪什么的,多少会让人不禁胡思乱想。再加上之后来女士丈夫许某的采访暗示,更加深了失踪的印象。

不知道这半个多月以来,嫌疑人许某是否有过侥幸:来女士就这么“顺利失踪”……自己就这么逍遥法外......毕竟“失踪”,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一个十分好用的,让人无声无息消失的理由。

说实话刚刷到杭州女子失踪案的时候,小编马上就想起了2016年的一部日剧《直美与加奈子》,里面就涉及到了失踪案件的情况。

开头有这么一段剧情。主人公直美受一位老奶奶拜托,去警局询问她以为失踪的丈夫的情况(这里其实是老奶奶糊涂了,她的先生实际已去世。)

但等直美匆匆跑到警局一问,结果却不如人意。接待她警员说,只不过是失踪,警察是不会出动的。

人家拿了一份数据表给直美看,解释说日本每年失踪人口有8万多人,每个人都去找的话,怎么找的过来。

不过,如果是发现尸体的那种具有案件性的失踪,就另当别论了。

毕竟每年有8万多的失踪案,自己离家出走的也不少,数量巨大,失踪的原因又繁杂各异,面面俱到就比较难...

所以,“失踪”,特别是不引起注意的“失踪”,有时候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日本曾经有一起案件,和杭州女子失踪案,有些地方十分相似,尤其分尸手段和嫌疑人若无其事地接受采访,自导自演编造谎话……几乎如出一辙。

这起当年在日本引起过轰动的案件,就是「江东公寓神隐失踪案」。

整件事情要从2018年说起。

2008年3月1日,当时23岁的被害者东城瑠理香,是一家公司的普通职员,她与自己的姐姐东城惠美搬进了东京都江东区1栋公寓的9楼916室。

就是照片中左侧的高楼。这座高档公寓有两个优点,一是交通方便,距离姐妹两个的工作地点都比较近。二是这栋公寓的进出口以及电梯口都安装了监控,门锁也是比较高档的指纹锁,所以她们觉得女性住在这里比较安全。

然而,在搬入这栋公寓不到2个月,离奇的失踪案发生了。

本来,每天晚上都是妹妹瑠理香先到家,但是2008年4月18日那天,晚上姐姐惠美到家后,却发现屋内没有妹妹的身影。

同在东京打拼的姐妹俩关系很好,谁有事出门或者晚归都会打声招呼。那天妹妹下班前给姐姐发过短信,没有提到什么,因此姐姐立马就觉得不对劲。

仔细地观察房间后,发现了奇怪的痕迹:妹妹上班穿的靴子,倒在玄关处,没有按习惯放入鞋柜;地面上扔着一条从中间撕裂的浴巾;厨房里少了一把菜刀。

等了又等却始终等不回妹妹,当晚,姐姐毫不迟疑地报了警。

警方到达现场,发现916室门口的地板上有淡淡的新鲜血迹。后经采样鉴定,血型和瑠理香相同。

接着,警方又调阅公寓的监视录像,发现4月18日晚上19点30分左右,妹妹瑠理香有进入公寓的影像,也有在自己所住的9层下了电梯,之后诡异的事就来了,那之后任何出入口都没有再出现过瑠理香的身影。(日本公寓考虑到住户隐私,一般不在楼道间和消防楼梯间设置监控)

因此警方推断,要么瑠理香还在这栋公寓里,要么就是被谁通过某种躲过监控的方式,挟持出了公寓。

为了找出“神秘失踪”的瑠理香,警方决定从公寓和周边开始查起。

东城姐妹住在916室,隔壁的915室跟917室并未住人,而916室的两边,隔壁的隔壁的918室和914室,是住了人的,住在918的男子姓星岛,住在914的男子则姓铃木。

两人均表示不知情,没有听到什么异常响动。

之后警方又去调了公寓附近路口的监控,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车辆和人员。

毫不意外,离奇的江东公寓神隐案引起了日媒的关注,案发第二天,公寓门口就聚集了前来采访的媒体。住户走进走出马上就会被一群记者包围。

这其中就包括918室的星岛贵德。

根据当时日媒拍到的画面,星岛在楼道间和警察相遇时,露出过笑容。

等他走出公寓被记者围住采访时,又笑了好几次。

记者礼貌地询问他的姓名。他似乎忍不住先嘿嘿嘿的笑了几声,才回答问题。解释说自己和父母关系不好,不希望上了电视被父母打电话询问。

记者又问起事发昨晚是怎么回事。

星岛毫不迟疑地回答:“完全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记者陆续又问:昨晚在家吗?警方问了些什么?您几点到家的?

星岛也一一作了回答,内容很正常。

记者又问:东城家有男性出入吗?

星岛:完全没看见。其实在9层都没见过几次人。

警方调查期间,警犬也出动过,然而还是一无所获。

案件似乎就此陷入僵局,难道瑠理香真的就这么人间蒸发了?在一栋公寓里离奇神隐?这也太超乎人类的认知了,不要说瑠理香的家人了,这种说法外人都接受不了。

最后破案的突破口,是犯人之前不慎在被害人家里留下了半枚指纹,以及警方搜集到的公寓下水道的污物,其中发现了人体DNA,说明凶手就在公寓里。

半枚指纹的主人,就是住在918室,33岁的星岛贵德。事发37天后,5月25日,杀害瑠理香的真凶星岛贵德被警方逮捕。

根据星岛贵德的犯罪自述,此人的变态程度,分尸手段,淡定应对,都令人不寒而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残忍。

4月18日晚,一周前被星岛锁定为目标的瑠理香,下班回家,进入房门的瞬间,被埋伏在外的星岛破门而入并袭击,为了制止瑠理香的挣扎反抗,星岛冷酷地用拳头殴打瑠理香的脸部,直到她失去力气。

之后,星岛将浴巾撕成两半,捆住瑠理香的手脚,又就近拿了件粉色运动衫包住瑠理香的脸,再进入厨房拿了把菜刀,抵在瑠理香的背后,挟持她转移到了自己所住的918室。

按照他的原计划,是打算将瑠理香制服之后,慢慢砍掉双臂和双腿,再满足自己的欲望。

但瑠理香失踪几个小时后,警方就找上门来。当警察在916室调查的时候,星岛装模作样地打开门探出头询问:“916室发生了什么吗?”,警察便告诉他这个房间的女孩失踪了,并问他是否知道什么情况。

“我什么也不知道,这好可怕啊。”星岛说完就缩回了房间。

因为担心自己被警察逮捕,星岛思考了一会,决定将瑠理香杀死。当晚11点左右,他用菜刀刺穿了瑠理香的脖子,伤口之深达8cm,就这样刺进去,等了5分钟后又拔出来,最终瑠理香因大量失血死亡。

星岛在庭审上供述的动机是,自己无法通过合法手段找到任由自己摆布的女性,所以想要绑架女性作为性奴,虐待她们,抹去她们原有的人格,最后形成新的人格,也就是唯他是从。

星岛说,如果没有门外的那场骚动,他应该会先强奸瑠理香再慢慢驯服她,但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他的想法不可能顺利实施了,所以觉得瑠理香是累赘,想要杀了她。

之后晚上11点50分左右,星岛在自家浴室,用两把菜刀一把锯子,开始处理瑠理香的尸体,所谓处理,也就是分尸解体。

他先是花了30分钟左右切下了头部,然后是四肢。之后星岛将头装入纸箱放入壁橱,躯干,手腕和脚部放在床下的纸箱,腿藏进冰箱。

此后在和警方周旋的近一个月里,星岛就这样完成了对受害者尸体的惨无人道的分尸和抛弃。大概时间是4月18日23点50分起到4月23日,完成分尸解体。到5月1日,完成抛弃。无比详细的内容还在网络上留存着,粗粗扫过不敢置信,远超想象。

能从马桶下水道冲走的都冲走,冲不走的藏冰箱藏天花板藏纸箱慢慢处理,像骨头之类的要么锯小块要么煮软再锯,然后放进包里每天出门丢,不是公寓前的垃圾桶,就是便利店的垃圾桶。

令人不寒而栗的,不仅是星岛的作案过程,还有他变态的心理素质。

- 案发第二天,星岛和媒体记者谈笑风生。

- 案件调查期间,星岛和前来查看的瑠理香父亲在电梯里打过照面,星岛主动搭话:“真是发生了个恐怖的事件啊。”

- 同是案发第二天,警方申请了所有房间的搜查令,轮到搜查星岛的918室时,他热情邀请警方到他屋子里,毫不在意地指着房内的几个纸箱子让他们检查,警方打开其中几个发现里面摆放着游戏机和CD。这时候星岛问:“剩下的也要打开看吗?”

由于星岛表现的实在是太过淡定,警方没觉得他有任何异常的地方,就没有再检查下去。事实上如果继续检查下去,后面几个纸箱内,就装着瑠理香被分割的遗体。

恶魔就这样隐藏在公寓中,直到搜集到那半枚指纹。

4月25日,警方开始采集公寓内所有人的指纹。嗅到风声的星岛,先一步用药剂烧伤了十个手指,暂时毁去了指纹,因此警方没有取得他的指纹。

5月18日,警方再次紧急采集了指纹。这一次,指纹已长好的星岛没能逃掉。

当晚,星岛被请到警局问话,但此时他仍在撒谎狡辩,先是说自己不认识916室,看到指纹证据后,又改说,自己曾帮916室的住户搬过东西,可能是这样留下了指纹。

但不论星岛如何伪装,现在的他无疑是导致瑠理香失踪的第一怀疑对象。

后来警方进入918室,在下水道里发现了残存的相关人体组织,DNA和瑠理香完全一致。

等最终开庭时,检方出具的证据中,包含了之后从公寓下水道中收集的172块肉块,49块碎骨,以及从星岛家中找到的女性头发、驾驶证等等物件。

2008年5月25日,在案发后的第37天,星岛贵德以涉嫌绑架、谋杀、尸体损毁的罪名,被警方正式逮捕。

2009年1月13日,东城瑠理香被害一案,在东京地方法院开庭审理。

此案的公审记录都搜得到,检方在法庭上对被告星岛的提问也问的也很细。

检方问他为什么把头先切了。

星岛说,因为看到脸觉得很害怕。

还问他切割的时候,瑠理香是什么表情。

星岛说:……我没看。

问他为什么先处理手脚,而不先处理头部和躯干。

星岛说,觉得心里受不了...因为头上还是有张脸的,躯干里面有内脏...

所以就从容易下手的手脚开始处理了。

问他警方在918室搜查时,是什么心情。

星岛说假装很冷静。配合调查,装作没有一点异常的样子。

虽然检方提出犯罪嫌疑人星岛作案手段极其残忍,进行分尸的目的是竭力逃避罪责,并且直至开庭前都拒绝认罪,主张应当判处死刑。

但为星岛辩护的律师说,请求法官考虑星岛小时候下半身遭受的烧伤,形成的自卑性格,以及初犯、逮捕后的配合等等,希望可以酌情予以从轻处置。

小时候的烧伤是怎么回事呢?

星岛贵德,出生于1975年1月,冈山县人,单身。1岁11个月时,有一天追赶猫咪时,不慎掉入滚烫的热水浴池中,导致下半身大面积严重烫伤,留下了瘢痕疙瘩般的疤痕。因此从少年时代起就非常抗拒穿短裤,也从不游泳,上学时经常因此被同学嘲笑欺负,但向父亲诉说时,从未得到过父亲的理解,父亲吼他让他不要在意这种小事,有时还故意让他穿露出双腿的短裤...星岛渐渐对双亲抱有仇恨心理,在归案自述时表露出过“想要杀死父母”、“总有一天会杀了他们”的想法。

大学毕业后,他在SEGA公司从事游戏开发工作,曾被分配到游戏中心的当店长,后来辞职,又作为派遣员工在互联网公司从事IT工作,月收入50万日元上下,算是中等收入。据说在公司里星岛的人缘还不错,对后辈也很关照。

星岛曾多次在网上搜索“四肢切断”的相关词汇,并且十分沉迷女性被切断四肢的同人作品,还多次临摹了喜欢的作品。

归案后的配合又是怎么回事呢?

其一大概是指星岛归案后,在律师的劝导下,在拘留所抄了1000多遍的《般若心经》。他说是抱着为瑠理香祈祷冥福的心情...

“……”

能不能早点就抄起来啊??????在变态杀人之前就抄啊!!!!

公审的时候,瑠理香的家属都在场,据记录,在星岛自述详细的作案过程时,还有相继投影出的,从下水道等地回收的172块肉块,49块碎骨的彩色照片时,家属席内传出撕心裂肺的哭泣声,途中甚至有女性家属哭的无法自制。

最终,2009年9月10日二审,星岛贵德被判处无期徒刑。

后来据坊间传闻,星岛在关押期间,曾两次企图自杀,但都未果。

另外关于此案,还有一段灵异插曲。案发后记者在采访星岛时,偶然拍到的数秒画面被报道成了灵异事件。

据说当时916室已空无一人,突然之间,静静垂着的窗帘却自己动了。很多人都不觉得这是风吹的动静。

所以,究竟是已故去的瑠理香的灵魂回来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谁也说不清了。

愿饱受痛苦的亡灵能安息…

『 与其放纵自己,不如成为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