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边界行第21站:商水舒庄——扶苏寺村话秦史

原载2013年10月30日《周口晚报》

作者:郭坤 杜欣 马治卫 朱海龙

舒庄乡地处商水县西南部,现辖21个行政村,3.6万人,6万亩耕地。这里交通便利,人杰地灵,历史悠久,名胜尤多。

商水古称阳城,阳城故城遗址就在舒庄乡。

来到舒庄乡,我们不能不去扶苏寺行政村走一走,不仅仅是因为阳城故城遗址就在这个村的良田之下,还因为这里是中国第一位农民起义领袖陈胜的诞生地,这里有秦始皇的儿子扶苏的一座墓。

因为这些,扶苏寺村被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历史面纱。站在扶苏寺村头,我们仿佛听到了秦公子扶苏自杀前的叹息声,听到了英雄陈胜起义时的振臂一呼。

陈胜出生在这里

舒庄乡退休干部史福良告诉我们,扶苏寺行政村下辖扶苏村、后陈村、小邵村和王纤庄4个自然村,陈胜就出生在后陈村。

在后陈村,我们看到了2009年竖立的陈胜塑像,该塑像由汉白玉雕刻而成,高4.5米,宽1.4米,由南阳的设计师和雕刻家花费近半年时间完成。

公元前209年,被征戍边的贫苦农民走到蕲县大泽乡(安徽宿县西南)时,由于连绵的阴雨,不能如期赶到渔阳戍地,面临被斩首的绝境。他们在陈胜和吴广的领导下揭竿而起,提出了“伐无道,诛暴秦”的口号。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起义爆发了。起义军攻占陈县(今淮阳)后,建立了“张楚”政权,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农民革命政权。这次起义最后虽然以失败告终,但却深深撼动了秦王朝的统治根基。陈胜死后,被辗转埋葬在永城市芒砀山。

“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吴广者,阳夏人也,字叔。”这是司马迁《史记·陈涉世家》的第一句,也是让很多历史研究者争论不休的一句话。

阳夏,是今天的周口市太康县,这一点没有争议。但阳城在哪里?至今仍有争议。一曰今河南登封,一曰今河南商水,一曰今河南方城,一曰今安徽宿县。一个陈胜,4个故乡。竞争相当激烈。

由于我国版图行政区变迁幅度较大,一个地方,在不同的时期,甚至在同一个年代会有两三个名称,让后人难以说清。根据古籍记载,方城、商水和登封古时都曾被称为阳城。

不过,后世根据《陈涉世家》《太史公自序》《李斯列传》《秦楚之际月表》等相关历史典籍记载得出最可靠的结论:陈胜是当年的楚国人,现在的商水人。

阳城故城遗址深埋地下

我们在村子里没有看到阳城故城遗址的残垣断壁,只在它的所在地看到了一片良田。史福良告诉我们:“遗址在地下。”

阳城在当地还有一个名称叫扶苏城,相传是陈胜所筑。不过,1980年春天,原周口地区文物队和商水县文化馆曾联合对传说中的扶苏城遗址进行为期4个月的考古发掘,此次考古发掘的调查结果推翻了陈胜筑城一说,并推断此城可能为秦时的阳城。

根据《商水县战国城址调查记》的描述,扶苏城由内城和外城组成,城墙由夯土筑建。扶苏城外城东西长800米,南北宽500米。内城坐落在外城北边正中部,为边长250米的正方形。考察结果证明,从城垣的叠压关系看,夯土层打破的地层是战国晚期的;土层上面压有二层,下面一层是战国末期的,上面一层是战国末至秦代的。

《商水县战国城址调查记》中说:“从地望推测,此城有可能是秦时的阳城……陈胜起兵到败亡的时间短暂,所谓‘涉筑此城’是不可信的。”

阳城故城遗址保存完整,规模宏大,与史料和传说一致,为研究陈胜起义及战国时期的城池建筑和历史,提供了大量的实物资料。同时,陈胜出生于商水也得到无可争辩的证明。

扶苏墓里无扶苏

扶苏寺行政村下辖的扶苏村田间建有一座扶苏墓。

扶苏墓是一座圆形墓冢,直径约5米,外砌水泥围墙,墓冢前立有3米高的扶苏墓碑。墓碑的南侧,是一座高4米多的扶苏塑像。

我们翻阅资料发现,陕西省绥德县也有一座扶苏墓。若从历史角度来看,那里的扶苏墓真实性更大一些。商水舒庄乡的扶苏墓,似乎连衣冠冢都谈不上。但这里的扶苏墓,也是很有历史的。

当地村民告诉我们,当年陈胜为了纪念扶苏,曾在这里修建了扶苏寺和扶苏墓。如今,扶苏寺已不见踪迹,扶苏墓保留至今。

陈胜为何会在自己的家乡大张旗鼓地为秦始皇的儿子扶苏修墓呢?

道理很简单,因为陈胜起义时打的就是扶苏的旗号,没有了扶苏,陈胜起义就师出无名,就是暴乱;没有了扶苏,陈胜起义就没有了“理论基础”。

扶苏是秦始皇的长子,是秦朝统治者中具有政治远见的人物。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为加强统治,焚书坑儒,在咸阳坑杀儒生460多人,引起扶苏忧虑。扶苏认为天下未定,百姓未安,反对实行“焚书坑儒”、“重法绳之臣”等政策,因而被秦始皇贬到上郡(今陕西榆林东南)。

按理说,秦始皇死后继承皇位的应该是扶苏。但是在赵高和李斯的密谋下,秦始皇的另一个儿子胡亥继承了皇位。扶苏也因此被下诏赐死。扶苏为人宽厚仁义,不愿背礼,又因天下初定,不愿挑起战争,也不愿和自己的兄弟兵戎相见,避免不必要的争端,旋即自杀于上郡。

从这段历史中我们不难看出,秦二世的继位是不合法的。于是陈胜反秦便打出了扶苏的旗号,使秦二世统治处于一个非法的境地。

旗号真有那么重要吗?嬴政一统六国,自称始皇帝,开创了空前的大帝国,在当时来说是名正言顺的统治者。这在普通人的心目中,是天命所归。如果要推翻一个法统上合法、道义上合乎天命的帝国,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借口,才能唤起被压迫的老百姓敢于反抗、愿意反抗的意识。这个借口,陈胜依靠扶苏之死找到了。

因此,陈胜在其故里修扶苏墓、建扶苏寺、设扶苏城,增加了他和扶苏之间的联系,也为起义增加了更多的合法性。

已经自杀的扶苏生前肯定想不到,自己没有和兄弟兵戎相见,反而成全了别人起兵反秦,并最终导致秦帝国的短命。

万亩良田起舒庄

在舒庄乡,我们除了解了一段历史之外,也看到了舒庄乡的强大发展潜力。

大块大块的平整田地、水泥铺就的生产路、田间地头的机井……在舒庄乡我们看到的这一切都说明:舒庄乡已开始在土地上大做文章。

舒庄乡在土地上做的这篇文章是创建5万亩高标准永久性良田。史福良告诉我们,从2011年10月开始,舒庄乡党委政府根据商水县委、县政府的统一部署,按照“田地平整肥沃、灌排设施完善、农机装备齐全、技术集成到位、优质高产高效、绿色生态安全”的要求全面开始了创建高标准永久性良田工作。

“5万亩高标准永久性良田的基本框架已经形成。”史福良说,良田建设主要围绕乡里的莲花池坡、黄窑坡、杜店坡3个大坡进行,按照每300亩地1个网格,主干道8米“一路两沟四行树”,生产路6米“一路一沟三行树”,每150米1座桥,每50亩地1眼井,每1000亩地1个机电井台区的标准,逐步实施、整体推进。

史福良介绍,目前,全乡已建成水泥生产路57公里,修建640座桥、860眼机井,开挖沟渠68条,开挖土方118万方,拆除路坝460个,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明显增强,“全乡近7万亩耕地遇到旱灾时,5天就可普浇一遍;遇到涝灾时,日降雨150毫米48小时可全部排除。”史福良介绍。

舒庄乡高庄村61岁的王新民对我们说:“乡里搞的这个事儿非常好,是我们老百姓的心愿。我家里的4亩多地今后肯定能年年增产。”

壹周口公号(微信号:yizhoukou)陆续发布此次采访的所见所感……继续期待!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