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青藤也有弊端,教育不能偏颇,要分数也要“人之本”

每到周五,杜达就特别紧张,这种紧张源自于周末陪孩子去各种兴趣班:大孩儿即将读小学,学习任务颇重,要去外面学习钢琴和跆拳道,还要在家中在线学习画画和英语;二孩儿还小,只需去上早教课。孩子们上课的地方不在一处,我要设计好时间和路线,要安排好午餐、水果和零食,还要付出巨大的体力和毅力,才能顺利度过两天“休息日”。

我想大多数的家长基本是这么过来的,但是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仅仅是期望孩子有美好的前程?

《看天下》曾经介绍了出生于1989年的中国女孩张璐,闯荡美国硅谷风投圈的故事。张璐本科毕业于天津大学,其后到美国斯坦福大学继续学习。在美学习期间,她拿到了一项涉及医疗检测技术的专利,以此成立了医疗器械公司。此后,张璐将自己的公司卖给了一家同行企业,又成为了一家资本超过10亿美元的基金公司合伙人,并在两年后与两位同样从斯坦福出身的华人伙伴一同成立了基金公司——NewgenCapital。张璐以她的实力成为硅谷风投圈中的一员,获得了美国创业团队的认同,与红杉、NEA等业内巨无霸同场竞技,她为这个合伙人平均年龄46岁、女性占比仅7%的圈子注入了不一样的力量。

在中国父母眼中,张璐无疑是教育成功的累累硕果,家长们毫无例外地期盼自己的孩子也能如她一般考取国内的双一流大学、国际名牌大学、美国常青藤盟校,他们憧憬自己的孩子在未来成为“张璐”。在这些方面,@杜达先生也不例外。

为了实现这些愿望,父母们在孩子很小时,就开始给孩子们制定了教育规划:早教班、幼儿园、学前班;小学、初中、高中;建立双语母语模式;琴棋书画样样不落;编程、街舞、唱歌、主持、小才艺。家长们执行这些令人恐怖的学习清单的目的,无非是要培养出色的孩子,让孩子们考上理想大学,出国深造,从事令人羡慕的职业,衣食无忧。

杜达原本也有类似的想法和期待,但是在读完《优秀的绵羊》这本书之后,猛然惊醒,原来我们的初衷并没有错,只是在教育规划中遗漏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这些东西并不仅仅是通过既有的教育系统习得,而是在成长之初就应当由父母一点点教给孩子,并且贯穿于他们的成长过程。

《优秀的绵羊》的作者是美国人威廉·德雷谢维奇,他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在耶鲁大学任教超过10年,在哥伦比亚大学任教超过5年。作者基于在常青藤联盟长时间的学习和工作经历,关注美式精英教育,在肯定教学成果和对社会进步的巨大贡献的基础上,分析和批判了精英教育的劣势和弊端,提出了解决和自我救赎之路。他的文章《精英教育的劣势》在网络上获得超百万点击率,获得广泛关注,引起大量读者的共鸣,赢得了包括具有常青藤联盟教育背景的众多年轻人的赞同和响应。

下面,杜达借鉴德雷谢维奇对于美国精英教育弊端的剖析和他认为的教育应有的样子,反思自己在对孩子的教育和期望上存在的问题和偏颇,谈一谈自己的想法。

一、为什么精英教育下的高材生是“绵羊”?

宝莱坞电影《起跑线》讲述了一对中产阶级父母为了送女儿到当地最有名的私立学校读书,下足了功夫用尽了力气,他们买了校区房、找有名望的朋友和官员写推荐信、聘请专业的培训机构。但是这些努力都没能为女孩赢得一纸入学通知,无奈之下他们只好下作的假装穷人借道入学。虽然孩子如愿入学,但是夫妻二人在奔波过程中,体会到号称拥有最好教育的私立学校,与只有寒门子弟才会去就读的公立学校之间的最大区别——功利性。

在私立学校,学生们仿佛是流水线上的产品,他们只有相貌不同,其他的方面却极为相似,包括家长在内,他们只关心学习的结果;但在公立学校就完全不同,由于缺乏经费和生源不好,所有事务需要学生们亲自动手完成,因为经费有限,孩子需要互相帮助,就连玩耍也都是自己创造和改良的那种不需要损耗资源的游戏。

《起跑线》中的私立学校教育就是所谓的精英教育,其中培训机构老师用一句非常现实的话,解释了家长们为什么要拼命把孩子送进私立学校:“孩子不能进最好的幼儿园,就进不了顶尖的学校,那她长大了就进不了任何一所名牌大学;如果简历上不是名牌大学,那她就不可能在外企工作。”

这个残酷的事实同样摆在中国父母面前,他们希望孩子念最好的小学、初中,读最好的高中,考取“清北”、双一流等知名大学。在美国,事实也惊人的一致,常青藤盟校是父母们为孩子们设计通往成功的必经之路,而经济学、金融学或者法律等就业前景大热的专业,成为孩子在进入盟校后首选,他们憧憬着毕业后进入投行、咨询公司等行业。

德雷谢维奇揭露了常青藤盟校精英们,在专业选择上同质化严重的怪现象,也有盟校的在读学生撰写论文,质疑同学们出奇一致的选择了相似的学习计划。比如在耶鲁大学2010年的毕业生中,25%的人选择了金融和咨询,而刚刚入学的新生却对这两个行业所知甚少。是什么原因,让这么多盟校的精英学生,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将自己未来几十年的职业固定在少数几个行业之中?

《优秀的绵羊》认为,正是盟校学生的“优秀”属性,让他们有能力迎接高难度的挑战,也即拥有成功,在这之后他们可以获得安全感,实现自我价值。既然成功归结于价值,自然需要量化值来衡量成功的标准,咨询公司和投行在校园毕业季招聘时,会把招聘的职位包装演化成具有进入门槛极高、收入极丰厚、待遇极优厚、即刻兑现经济上的高回报,却极低招聘率的岗位,以此彰显个人的优秀和成功。

在这样潜移默化的影响之下,盟校的精英们肯定要首选同质化严重的咨询和投行行业,学生们遵从了大众眼中的价值观,毅然决然的投身到“人为”设计的发展路径中,成为羊群中的一员。当他环顾四周时发现,身边的人大多具备相似的盟校背景,就更加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心安理得做那只“优秀的绵羊”。

二、孩子如何成长才能避免成为“绵羊”?

杜达赞同《优秀的绵羊》的阐述,盟校精英们选择进入咨询公司或者投行都没有错,他们本身的也确实优秀。但是,正是常青藤出于经济上的考量和公众对精英标准达成的共识,让盟校的学生们从刚入校时的懵懂,毅然决然甘愿成为“绵羊”。

事实上,常青藤盟校选择的教育理念过多关注于功利的目的,大学并非单纯的职业跳板,而应当教导学生更多,比如人生意义、美的含义、思考、快乐、爱、勇敢、价值、精神、自由、理想、信仰等。

让我们再一看上面列出的与学习成绩无关的教育目标:人生意义、美的含义、思考、快乐、爱、勇气、价值、精神、自由、理想、信仰等。大多数人会感觉很惊讶,这些内容除了意识形态和政治宗教方面之外,诸如美、思考、快乐、爱这些不应该仅仅是在大学中完成的教育内容,更应当是在家庭中、生活中,或者说是在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中逐渐习得的。

我家弟弟还不会说话的时候,用亲亲和撒娇表达“爱妈妈”,大一些了会说:“妈妈我爱你”,再大些会把好吃的留给妈妈;我家哥哥数学有点弱项,刚开始时计算1+1时,他要想一下才答“等于2”,后来他学会了用凑十法计算7+8,再后来又学习了“盘里有10个枣,被弟弟吃掉了5个,还剩下几个”;在襁褓中时孩子们用哭泣表达饥饿或者恐惧,上了幼儿园他们用哭泣表达委屈和不满,现在他们知道了用哭泣表达感动和开心。

孩子们确实是在生活和成长过程中,学会了很多人类用以表达内心情感和宣泄各种情绪的方式方法,其他的那些用来认识世界、感知自然和认知自我的种种也在他们幼稚的心中萌芽。而大学,不仅仅教给学生文化知识和职业技能,更应教导如何立身于天地之间,如何给世界增添亮丽色彩,如何有益于人类社会。

常青藤盟校和咨询投行行业给精英学生们带去了固有的思维模式和固定的成长路径,而原本的教育不应如此。个人的生活不仅限于生活,而工作不仅限于收入;国家不仅限于它的财富,而教育也不仅限于培养职场能力。在教育的方向上,存在不同的声音,而学生们应该广泛的听取意见,至少他们应该运用思考的力量得出更多的可能,比如“即便每个人都需要有一份工作,但是每个人更需要懂得生活”。

对于父母来说,大学是教会孩子们成熟思考的地方,而家庭则应该是萌芽萌发的地方。家,是一个神奇而温暖的地方,这里没有职业技能和高薪,只有爱与关怀,家长们可以在功利心还没有浸润到孩子身心的时候,将这个世界中的美好提早灌输进入。只有这样做了,孩子们才不会走进未来的歧路上,才不会走进贴着“优秀”标签的羊群中去。

三、家庭教育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中国的家长们在孩子教育问题上从不马虎,他们舍得投入一切资源,为孩子谋得最好的起点优势。可是,从《优秀的绵羊》阐述的常青藤盟校教育问题上看,“不马虎”恰恰是最大的“马虎”。

德雷谢维奇说:“一个人之所以有意思,是因为他大量的阅读,习惯思考,放缓脚步,投入深度对话,并为自己创造一个丰满的内心世界”。在这段描述中,我们看到了人完善自我的主动性,其中没有谁可以替代自己对自己的自主改造。我们再反思自己对孩子的教育方式:通常,在孩子学龄前时,尚且可以做到尽量遵从孩子的兴趣和爱好,但是一旦进入到国家的教育系统中,一切兴趣和爱好都将围绕着考试升学这个命题来进行,先是中考再是高考,除了学习文化知识之外,学习其他科目无非是为了博取在两次考试中的优惠政策而已。

我们身处的大环境和不容辩驳的事实,让现实与德雷谢维奇的期待之间形成巨大的鸿沟,这并不容易跨过。那么,既然大家都清楚面前的困难,作为父母,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

1、教育孩子学会做好“自己”

学会做好“自己”的第一步是认知自我。对于孩子来说,他们很难明确的知道什么是自我,也难于感悟自我价值的含义,他们更加不知道职业和实现自我价值之间的关系。在这里,我又要强调父母对于孩子来说具有“先知先觉”的判断力,父母们明确的知道怎样的人生是富有意义的,他们知道兴趣和爱好对于成年人的精神世界养成具有怎样的含义。但是,他们之所以让孩子拼命学习,也正是基于对未来的明确预期。显然,他们认为孩子在未来的职业发展更加重要,优于其他方面的养成。

德雷谢维奇这样描述常青藤盟校学生的心理问题:这群年轻人身上寄居着令人窒息的恐惧、焦虑、失落、无助、空虚和孤独。杜达给这些优秀学生画像:学习上的巨人,精神上的残疾。我无法想象这样的具有严重的潜在心理问题的所谓精英们如何在竞争、压力、高强度、复杂性的社会工作中游刃有余。在电影《阿甘正传》中,阿甘是强者的象征,他勇敢、执着、较真、坚强,正是这些正向的个人素养,让他成为自己的生活的缔造者和掌控者。

请大家回想一下小时候,是否听父母苦口婆心的说教:你该如此如此这般。事实上,我们的孩子在某种程度上正重走我们走过的路,既然如此,我们更应该在孩子尚小时采用更加温和、更加隐晦、更加善意的培养孩子们的优秀品质,不唯学习论。当孩子们养成了优秀的品质、强大的内心、健康的心理,他们才能得到最好的“自己”,父母期待的聪明头脑也会应运而生。

2、引导孩子培养社会责任感

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主要应该具备三点品质:坚持道德上正确的主张,坚持实践正义原则,愿为他人作出奉献和牺牲。从百度百科给出的结论看,社会责任感的内涵极为丰富,而常青藤盟校则将其精简,甚至有些简单粗暴且富有功利性的将此与“领导力”划上了等号。精英学生从入校申请到在校期间的学习以及毕业后走入职场,无处不彰显自己的“领袖”地位。

对于精英们来说,这一点显然是正确的,但对于社会一员来说却不够精准和圆满,除了树立领袖地位之外,还有道德、正义、牺牲和奉献等等方面,这些方面大多与功利无关,也与薪酬和社会地位关系不大,仅仅满足了精神方面的诉求。只有当人们真正的放弃掉功利之心,才能成为健康正常的人,或者可以称之为“完美”的人。

又回到了话题的原点,父母可以在孩子成长过程中做些什么呢?我想,以身作则给孩子做榜样,是家长们最应该做的事情,如果你想让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你先成为那样的人。

3、博雅教育

严肃的理工学科大多对职场发展帮助颇大,这些学科大多注重职场技能的学习,而忽视了人文教育。德雷谢维奇认为家庭追求创造自我、认知自我、培养独立的思辨能力的最好方法,就是以人文为中心,由敬业的教授主导小班教学的博雅教育。

我们将这个办法拆解开来。“人文”,包含了历史、哲学、宗教学、文学以及其他形式的艺术,记载了前辈对人性最深刻的认识。从人性的角度来讲,人性的范围可以涵盖一切,爱情、死亡、家庭、道德、时间、真理、宗教,等等,无所不包。“小班教学”,书中是指在大学阶段的小班,而对于家庭来说,没有比父母教导一到二个孩子更小的小班了。

有人又有疑问了,知道了孩子们需要学习哪些内容,又拥有最小的小班,可是对于家长来说,人文涉猎的内容是在太过丰富了,家长的能力会受到限制,无法达成教学目的。事实上,大家实在没有必要过分担心,毕竟家长能够做到的只是对孩子们的人文启蒙罢了,更深层面的内容将由学校来完成。即便家长不能将所有人文科目启蒙给孩子,但是至少可以选择其中的一部分。

总结一下,威廉·德雷谢维奇撰写《优秀的绵羊》一书,旨在研究和论述美国常青藤盟校在教育上的一些弊端问题,也提出了一些关于责任、社会责任和解决的可行性办法。虽然,作者的研究对象是大学校园和学生,但是对于育儿中出现的难题同样有借鉴意义。作为父母,我们无法将正确的道路一股脑的传递给孩子,并甘之若饴,我们能够做到的仅仅是启蒙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