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陈水扁探视李登辉说起:从“父子”到死敌,扁李恩怨情仇“全透析”

陈水扁出狱后曾主动拜访李登辉(网络图)

此前98岁的李登辉传出病危,引发政坛高度关注,绿营蔡英文、赖清德、苏贞昌今天都前往台北荣民总医院探视。家住台南的陈水扁获悉后,也搭车北上,赶赴北荣探视李登辉。而在陈水扁坐牢时,李登辉曾表示,“有生之年,绝不会去探视陈水扁”。

李登辉说,阿扁在位时,政权、政治都有,应该可以做个很好的领导者,可是却不好好治理,骗说要自由、民主,却贪污吃老百姓的钱,尽想着一家人的利益,这种人不是真正的台湾人,“我死也不会去看他”。他又说,阿扁涉贪问题要用司法来解决,不能用政治来干扰司法,阿扁对不起台湾民众,罪有应得。

曾几何时,李登辉、陈水扁两人的关系情同父子,李号称是“台湾之父”,阿扁自称是“台湾之子”。李登辉的独子年纪轻轻就去世,李登辉找到了陈水扁,视同亲子,并培植他当上了台湾地区领导人。当初情同“父子”的二人,却一步一步走向反目、决裂、对立。

对于扁李关系,人民网曾刊发过《从"父子"到对敌 细数李登辉与陈水扁的恩怨情仇》的报道。相关文章节选如下——

陈水扁主动接近李登辉,“惺惺相惜”

主动接近 “惺惺相惜”

1994年台北市长恢复民选,赵少康、陈水扁、黄大洲三人角逐,赵少康反李出走国民党,声势惊人。陈水扁主打快乐希望风靡台北,反而李登辉亲点的黄大洲一直欲振乏力,选到最后倒数“弃黄保陈”,耳语四起。

紧张的不只是新党,耳语中被放弃的黄大洲,更是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只好上衙门击鼓鸣冤,按铃申告。当然,“弃黄保陈”有可能是真有其事,也有可能是新党的选战操作,但是总是有一个背景,那就是阿辉对阿扁的善意。选举结果陈水扁当选,胜负已分,官司未了。当上了台北市长,阿扁积极拉拢当时的李登辉,而李登辉也给予善意的回应,大方的出借“总统府”前的广场,让阿扁市长办活动。

想要寻求连任的阿扁,更是不吝惜地称赞李登辉。陈水扁说:“我对李‘总统’,我总是有这样的一种心情感受,惺惺相惜。因为要推动改革,不是那么容易。”

虽然连任失败,但是阿扁并没有收回他对李登辉的尊崇,因为他有下一个更大的目标。

传说中的“台独教父”与“台湾之子”

“台独教父”与“台湾之子”

扁李二人因为有着“台独建国”的共同理念,一度关系甚笃。而两人真正的密切交往始于1998年。当时,陈水扁在与知名媒体人胡忠信的一次会面中,表示他和李登辉约好在当年的12月24日见面。胡忠信灵机一动,给陈水扁讲了《圣经》中摩西交棒给乔舒亚的故事(西方通常用“乔舒亚”来形容第二代领导人),并说李登辉一定感兴趣。后来,胡忠信还在台湾《自由时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超越悲剧与绝望》的文章,称陈水扁将是“台湾的乔舒亚”。这篇文章引起了岛内社会的广泛关注,李登辉在会面时特意要求陈水扁阅读此文。

200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时,为了争取李登辉这个“台独意识”的代表,陈水扁一再主动向当时还是国民党主席的李登辉示好,强烈暗示自己才是“李登辉路线”的真正继承人,而非国民党提名的连战。正是靠着李登辉的暗中支持和国民党的分裂,陈水扁险胜。

当选后,羽翼未丰的他表面上十分“尊李”,在人事安排、政策路线等方面给足了李登辉面子:陈水扁选拔的“外交部长”田弘茂、“陆委会主委”蔡英文和“国防部长”汤曜明等,都是李登辉的爱将;而在大政方针上,陈水扁也坚持李登辉的“戒急用忍”大陆政策。李登辉以“台独教父”自诩,而陈水扁也以“台湾之子”自居,两人在政治理念上形成“父子”关系。

李登辉、曾文惠夫妇的独子李宪文壮年早逝,一直是夫妇俩多年来的隐痛。2001年扁登门拜会李。当扁得知自己与李宪文同年,便主动向曾文惠说:“你们可以把我当作自己的儿子。”李登辉夫妇听后相当感动。李登辉特别号召国民党“本土势力”,另组台联党为扁“巩固政权”。200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时,在民进党组织的“牵手护台湾”的造势活动中,已81岁高龄的李登辉卖力为扁辅选,大大拉抬扁连任选情。

“父子”翻脸互相攻击

“父子”翻脸互相攻击

而陈水扁本是听话的儿子,2000年上任后,由于没有治理的理念,更无治理之方,在各种危机下,常就教于李登辉。但是到了2004年陈水扁连任之后,可能是凭借着自己得票率已过半,无需李登辉加持,因而疏远了他。也有可能是李登辉怨恨陈水扁是“不肖子”、“扶不起的阿斗”,因而两人的信任危机愈发严重。而且还搭上了私人恩怨,更是雪上加霜。

扁李“父子”翻脸的导火索,是2005年2月24日的“扁宋会”。扁借其与亲民党主席宋楚瑜达成“两岸和平、防务安全、族群和谐”等十点共识,向大陆展现善意,制衡国民党。会后还发表联合声明批评主张为台湾正名、“制宪”的李登辉,引起了李的强烈不满:“叫他去抓鬼,反而被鬼抓去!”随后扁接受台湾三立电视台专访公开批李,嘲讽李在“总统”任内不敢“正名”、“制宪”,卸任后却一再鼓动他。扁甚至说:“他不要认为我像他儿子一样,就把我当成他儿子来管,他说话应有分寸!”两人关系陷入冰点。

陈水扁被关进监狱

扁早有预谋 多次威胁李登辉

2000年,在李登辉的帮助下上台的陈水扁,既希望得到李登辉的支持,也不愿意李登辉做“太上皇”,因此一上台就开始利用情报机构查找李登辉贪污、犯罪的把柄,以便在必要时用以胁迫李登辉就范。

2002年,羽翼渐丰的陈水扁不满李登辉对他指手划脚,开始利用掌握的秘密资料威胁李登辉。同年2月,李登辉因肺炎住进了台北荣民总医院。3月16日下午,陈水扁轻车简从来医院看望李登辉,两人密会了1个小时。李登辉后来透露,当时,陈水扁故作神秘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小纸条,指着上面的两个名字说,李登辉的两名随扈“陈国胜”、“李忠仁”把“新瑞都案”的钱汇到了海外,暗示他知道李登辉用人头账户汇出5000万美元巨款,涉嫌犯罪的事。陈水扁以“问候病人”名义进行“政治恐吓”,当时把李登辉气了个半死。

除此之外,陈水扁还随时利用其它弊案敲打李登辉。2003年3月,在陈水扁的指使下,民进党“立委”叶宜津召开记者会,点名李登辉插手“拉法叶军购舞弊案”,要求台湾有关部门进行彻查,民进党另一名“立委”唐碧娥也在“立法院”进行附和,要求查处李登辉。陈水扁不时拿出李登辉的弊案,或明或暗地对李登辉进行敲山震虎,着实把李登辉唬得不轻,只好乖乖地配合支持陈水扁。后来,尽管李登辉涉案多起,但是在陈水扁关照下,只把李登辉执政时期的亲信刘泰英判刑入狱,而李登辉得以全身而退。

2006年,陈水扁遭遇上台以来最大的危机,因为一连串的弊案,被泛蓝阵营提请罢免,而陈水扁与李登辉的关系也陷入谷底。2006年6月27日,陈水扁罢免案表决前夕,李登辉强调“没办法跟不公不义的人站在一起”,“不公不义”指的就是陈水扁。而此前的6月2日,李登辉在病中露面时说,“当政者如果做不好,就应该换人做”,将炮火对准陈水扁。

为了2007年初的岛内县市长选举和2008年台“立法机构”民代选举,台联党和民进党的人选,作为台联党“精神领袖”的李登辉和当时身为民进党主席的陈水扁之间,又引发了多次矛盾。

互相威胁,“要死大家一起死”

互揭伤疤 “要死大家一起死”

而每当陈水扁因为弊案遭到质疑和谴责的时候,他都把曾经的“恩人”李登辉拿出来做挡箭牌。例如陈水扁所设“公务机要费”案的所谓“机密文件”要被解密时,他把李登辉执政时期的“奉天”项目搬了出来。李登辉感慨当年“诬陷”的往事又被搬出来根本是“混淆视听”。

早在2008年8月11日,得知洗钱案即将被揭发的陈水扁,在接受台湾《时报周刊》专访、谈到“国安”秘账时,揭露李登辉在担任台湾地区领导人期间,曾经将1000多万美元(相当于新台币3亿元)公款注入李登辉所创办的“台湾综合研究院”。

陈水扁在这次访谈中说,李登辉涉嫌贪污的案件,尽管已经有25件被曝光,但还有75件弊案被他压下来,是他本人8年来不遗余力地保护着李登辉。陈水扁的揭发气坏了李登辉。两天之后,与李登辉关系密切的台湾《壹周刊》,随即揭发陈水扁家在岛外有秘账,扁家洗钱案随即引爆。

洗钱案爆发后,陈水扁展开绝地大反扑,一路紧咬李登辉不放,摆出“要死大家一起死”的架势,誓把李登辉一起拖下水。

陈水扁保外就医出狱

“狗咬狗,一嘴毛”

此时87岁的李登辉可能无法想到,被家族洗钱弊案搞得焦头烂额的陈水扁,在接受检方侦讯时,为摆脱困境,竟使出杀手锏——把李登辉也涉嫌洗钱的秘密资料交给了台湾特侦组。这对曾经的“台湾之父”与“台湾之子”,此时已经鸣锣开戏,上演一出“狗咬狗,一嘴毛”的丑剧。

2008年8月14日,陈水扁在记者招待会上爆料说,李登辉透过人头账户向海外洗钱,汇出了10亿元新台币。李登辉立刻透过办公室发表声明,强调陈水扁的指控全属“空穴来风、子虚乌有之事”。8月16日,特侦组首次搜查了陈水扁的家和办公室。陈水扁当面指责特侦组人员:“为什么不办李登辉要办我?”陈水扁后来多次到特侦组应讯时都质疑:“李登辉也把十几亿汇到岛外,为什么你们不侦办?”

2008年9月5日,陈水扁在接受侦讯时,突然当庭拿出一个纸袋交给检方,里面的资料就是台湾“调查局”洗钱防制中心在2002年完成的关于1994年执行巩固南非邦交的“巩案洗钱报告”。这份资料显示,李登辉在任内的最后两年,利用人头账户洗钱,16亿元新台币的“国安”秘账中,有近10亿元流向新加坡等多国后下落不明,部分资金也疑被用来炒股。这些钱都与李登辉有关。告发内容甚至具体列出陈国胜、李忠仁、郑光麟、廖松青、李志中五个人头账户的资料。陈水扁据此向检方告发李登辉贪污16亿元新台币。

2008年12月12日,陈水扁因涉嫌贪污、洗钱、伪造文书等罪行,遭特侦组起诉。在法庭上,他再次揭发李登辉洗钱,迫使检方重启“国安”秘账案,以调查李登辉是否有洗钱和将数亿公款挪作炒股、牟利之用。

台特侦组侦办陈水扁机要费案及前“第一家庭”洗钱疑案,2008年11月11日第五度传讯陈水扁,讯后向台北地方法院申押陈水扁。陈水扁被戴上手铐,步出特侦组时,高举被铐上手铐的双手,高呼“政治迫害”、“台湾加油”,随即被法警请入车内,带往台北地方法院。

陈水扁被判刑,李登辉说“没什么冤枉”

李登辉:

扁自己做错事,哪有什么冤枉

2008年11月11日,陈水扁遭收押禁见,成为台湾地区第一位遭收押的卸任领导人,对于陈水扁被戴上手铐的时候大骂“政治迫害”,传到李登辉的耳里,他说哪有什么“司法迫害”。

李登辉说:“自己做错事,是非应该弄清楚才来,不要推给全世界,哪有什么冤枉?政治、其他的事情都很清楚嘛。”

报道称,李登辉在宜兰参加活动时,虽然神色愉悦,还热情的和民众握手,但一听到陈水扁被收押时说自己遭到“政治迫害”,李登辉“不以为然”,说做错事就要讲清楚,收押陈水扁没有什么冤枉不冤枉的问题。

“如果有这么个歹子,我就糟了”

陈水扁执意要把李登辉拉下水,并利用其掌握的秘密资料,向检方告发李登辉,让李登辉暴跳如雷、愤怒不已。2008年12月21日,李登辉在基隆的一次会议上破口大骂陈水扁,称陈水扁等人都是嘴巴在说“爱台湾”,实际上却是爱地位和爱台币,执政8年都是在搞腐败。

2008年12月27日,特侦组发言人陈云南证实,陈水扁揭发李登辉涉嫌以人头账户洗钱,将16亿元新台币转至新加坡。李登辉生气地回应说,从以前到现在,陈水扁“讲的话,有正确的吗?”有媒体提到过去陈水扁与他曾经情同父子这一话题,李登辉说:“我没有这款歹子(闽南话,意思为这种逆子),如果有这么个歹子,我就糟了。”

陈水扁保外就医后与家人在一起

李登辉批扁“歪哥” 不屑提扁名字

2009年11月,李登辉到台湾大溪镇长老教会教堂证道,他引用圣经暗批陈水扁说,台湾“被一个歪哥断送掉”,“这个人的名字,我连提都不想提”。

报道称,李登辉全程以闽南语为信众证道,他说,台湾好不容易有民主,却有一个人自认为很会,连公家的钱也“歪哥”,不只违反上帝旨意,也是不公义,“这个人的名字,我连提都不想提”。

台检方特侦组曾在2009年12月24日侦结“二次金改”和陈水扁家洗钱案。认为吴淑珍在2006年利用人头以租代买的名义,预购两户宝徕房屋,总价一亿四千万元新台币,所用钱款均是扁家贪污款项。陈水扁女儿陈幸妤被检方认定参与陈水扁家购买宝徕豪宅洗钱而被起诉。

陈水扁一度非常“尊李”

2010年6月28日,台北地方法院传唤相关人员出庭,陈水扁表示,他原本期待卸任后回台北市民生东路老宅,但因寓所被人丢汽油弹,基于安全理由才决定到高雄市买房子。

陈水扁辩称,李登辉卸任后所居住的翠山庄豪宅,也是先以别人名义购买,由台当局支付该人租金,最后李登辉把翠山庄买回。陈水扁不满地表示,相较于李登辉,自己却遭“洗钱”起诉,分明对他不公。

李暗讽扁:

我养狗养羊都没用“机要费”

2010年6月12日,陈水扁案二审判决结果出炉,对法官认定陈水扁一家,过去以“机要费”买爱犬的饲料、支付美容费,也都算因公支出,李登辉似有不同看法。李登辉昨天表示,以前家里(指官邸)养狗,都是吃侍卫吃剩的食物,养了好几只羊,也是吃草地的草,没有使用“机要费”。

对陈水扁案判决结果,李登辉声称,司法怎么处理,他没意见,且司法案件本身,外面的人很难看清楚,他不知道要怎么说。

陈水扁大事纪

扁牢中欲出书诉苦 炮轰李登辉

2010年6月,陈水扁办公室主任陈淞山到台北看守所探视,陈水扁“捧蔡(英文)批苏(贞昌)打李(登辉)”,炮火四射。据报道,陈水扁很想写本书《一点八六坪的“总统府”》,细述看守所内痛苦遭遇。

李登辉日前表示,以前在官邸养狗,都用侍卫吃剩的食物,养了几只羊,也是吃草,未使用公务机要费,暗讽陈水扁滥用公务机要费。

陈水扁质疑,李登辉说养狗、养羊都没用公务机要费,大家相信吗?“养狗养羊几十只,不可能李登辉跟夫人亲自养吧!官邸围墙边整排狗屋,羊圈是用公家的钱做的,照顾的人是接待室或警卫室的人员。不必买饲料,只靠吃草、喂馊饭可以存活吗?如果下雨天没草吃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