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是莫斯科?希特勒的决策真的合理吗?

原著:保罗 卡雷尔翻译:小小冰人

东线,没有一个将军,没有一个军官,也没有一个士兵对斯摩棱斯克战役后进一步的行动方向或下一个目标有任何怀疑。当然是莫斯科,莫斯科是苏维埃帝国的心脏和大脑。任何人只要看看战前的苏联地图就会发现,几乎所有的道路都通向莫斯科。这个知识界和政界人物云集的首都同时也是个重要的交通枢纽,是红色帝国的心脏。这似乎是个合理的假设,如果这颗心脏被刺穿,整个幅员辽阔的国家就将崩溃。这就是陆军总司令冯·勃劳希契元帅的观点。他的看法得到了总参谋长哈尔德的赞同,古德里安、霍特、博克以及东线其他的司令官也都表示赞成。他们都同意现代战略学之父克劳塞维茨的看法,他曾评述过拿破仑的莫斯科战役,尽管拿破仑输掉了征俄战争,但他的目标是合理和正确的。战争的目标是敌人的国土、他们的首都以及他们的政治权力中心。

不过,克劳塞维茨指出,“庞大的俄罗斯帝国不是一个能被真正征服(也就是说,被占领)的国家。一场延伸进这个国家心脏的巨变是必要的。只有对莫斯科进行一次有力的打击,波拿巴才有希望……”实际上,只有这样他才有希望动摇俄罗斯帝国,促使这个国家发生内乱,造成纷争,并扫除其政权。拿破仑失败的原因在于他兵力不足、俄国人成功实施了故意撤离的战略以及俄国人民与沙皇之间坚定、不可动摇的关系。

德国的将领们仔细研究过他们的克劳塞维茨,所有的一切不是按照他的格言制定的吗?俄国人没有撤入他们广袤的腹地,而是守在原地实施抵抗。德国军队已被证明比他们更优秀。俄国老百姓似乎很讨厌布尔什维克主义,在俄国西部的许多地方,入侵者已被赞誉为解放者。怎么可能出差错呢?没有。好吧,那么,到莫斯科去。

但希特勒却不愿宣布莫斯科为战役第二阶段的战略目标,他突然间避开了斯大林的首都。他是害怕自己遭遇拿破仑的命运吗?他不相信传统的战略思想吗?还是他弄不明白莫斯科和俄国?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他都不想挥师莫斯科。就在斯摩棱斯克的德军已做好冲向莫斯科的一切准备,就在一场伟大的胜利似乎已近在咫尺,就在所有人都等待着“装甲部队前进!目标克里姆林宫!”的命令下达之际,希特勒突然中止了这些计划。

1941年8月22日临近午夜时,第2装甲集群设在普鲁德基(Prudki)的司令部里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是从鲍里索夫打来的:集团军群司令部在找古德里安。陆军元帅冯·博克在电话里说道:“古德里安,请您明天早上过来一趟好吗?毛尔森林有人过来拜访。”

古德里安思绪如飞。一次高级别的访问?木已成舟了吗?会不会在最后时刻,进攻莫斯科的行动又得到了批准?但古德里安感觉到陆军元帅的心情不是太好,于是他语调轻快地问道:“元帅先生,您想让我几点到您那里报到?”“我们就说好10点吧!”博克答道,随即挂掉了电话。

“毛尔”是东普鲁士一片森林的名字,靠近元首大本营,陆军总司令部和陆军总参谋部战时指挥部就设在那里。会不会是希特勒亲自来访?

古德里安立即询问他的参谋长和作训处长是否还没睡。两分钟后,他和利本施泰因以及拜尔莱因已坐在指挥车的地图桌前。巨大的态势图标明了过去几周里所有的战斗,黑色和红色的箭头,小小的旗帜和数字,实线、虚线和弧线,甚至还有些奇形怪状的圆圈。所有的标识画得都很整齐,但它们代表的是血腥、恐惧和死亡。不过,地图上并未标出代价,没有标出大批人员不得不被牺牲掉,从而使这个箭头得以跨越克鲁格洛夫卡(Kruglovka)村。

古德里安和他的参谋人员在波奇诺克(Pochinok)西面的普鲁德基至少已停留了四个星期。7月中旬,德军的摩托化师已经夺取了著名的杰斯纳河(Desna) 河曲部以及叶利尼亚(Yelnya)小镇。从那时起,他们就只有一个念头——莫斯科。他们已经到达出发位置,尽管他们疲惫不堪。装甲团的实力大为缩减,补给车队也遭遇了很大的损失,但他们按计划完成了他们的任务。目前正进行一次短暂的停顿,组建起一个新的补给基地,然后,他们将再次踏上征途,完成这场战役的最后冲刺,直捣苏联的心脏。这就是他们在等待的命令。

8月23日10点前不久,古德里安搭乘的“鹳”式轻型飞机降落在鲍里索夫机场,他随即驱车赶往集团军群司令部。第4、第9和第2集团军的司令官们也都刚刚到达——陆军元帅冯·克鲁格、大将施特劳斯、大将冯·魏克斯男爵。来自毛尔森林的访客随时可能到达:他就是陆军总参谋长,哈尔德大将。

11点,哈尔德抵达了。他看上去病怏怏的,似乎很沮丧。大家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哈尔德宣布:“元首已经决定,首先要夺取的目标既不是他先前设想的列宁格勒,也不是陆军总参谋部提出的莫斯科,而是乌克兰和克里木。”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古德里安像木桩那样站立着,“这不可能是真的。”

哈尔德无奈地看着他,“这是真的。我们花了5个星期争论向莫斯科进军的事宜。8月18日,我们提交了一份进攻计划,这里是一份答复。”说着,他掏出一份文件读了起来。

元首指令,1941年8月21日。

陆军于8月18日呈交给我的关于继续东线战事的建议并不符合我的意图。因此,我命令如下:

(1)冬季来临前,要实现的最重要的目标并非攻占莫斯科,而是夺取克里木以及顿涅茨的工业和产煤区,并切断俄国人从高加索地区获得的石油供应;北面的目标是隔离列宁格勒,并与芬兰人会合。

命令继续着,在第2项中列出了“南方”和“中央”集团军群的战略目标,在第3项中包含了给“中央”集团军群的指令,通过提供足够的兵力参与歼灭苏军第5 集团军的行动。最后,这份指令解释了希特勒结束乌克兰战事后继续行动的计划。具体如下:

(4)夺取克里木半岛对确保我们从罗马尼亚获得石油供应至关重要。出于这个原因,应采取一切可用之手段,包括快速部队的投入,赶在敌人来得及调集其新锐部队前,迅速渡过第聂伯河,直扑克里木。

(5)只有紧紧地封锁列宁格勒、与芬兰人会合并歼灭俄国人的第5集团军,才能为进攻铁木辛哥集团军群的成功前景提供先决条件和可用兵力,并将其击败,这符合8月12日第34号指令的补充命令。

阿道夫·希特勒

这就是决定。这也是将军们一直担心并希望永远不会发生的。但现在,它被签发下来。

普遍的看法是,希特勒转身离开莫斯科是夏季战役的一个关键错误。这种观点不能说错,但笔者并不认为希特勒决定转向基辅,结果丧失了时间,是后来在莫斯科门前造成灾难的唯一原因。客观地考虑希特勒的决定,在许多方面实际上是正确和合理的。夏季战役已清楚地暴露出一个问题:装甲和步兵部队不同的前进速度已不可避免地将军队分成了两个相互连接的部分,他们不仅分别前进,打仗也是各打各的。这就暴露出一个严重的弱点,敌人一旦弄明白德军的作战模式,很可能会对这一弱点加以充分的利用。各种经过证实的斯大林的谈话表明,截至1941年7月底前,他已了解德国人的手法。

另外,苏联广阔地域的破坏性影响以及严重的耗损也导致不需要进一步的理由。另一个事实是,“北方”和“南方”集团军群的进展较为缓慢,这使得“中央”集团军群的两翼一直处于暴露状态。对此,必须采取措施以掩护其侧翼。此外,在合围战中获得的经验也表明,在以后围歼苏军部队的战斗中,装甲和步兵部队不应该相距太远,而应采取更加密切的配合。根据目前已知的苏军坦克部队实力和取之不尽的兵员储备来看,希特勒的谨慎还是合理的。

但是(这一点很重要)这一谨慎的战略已为时太晚。德军在中央战线上插入苏联腹地已然太深。如果彻底放弃夺取苏联首都这一闪电战的构思,敌人就将获得重整旗鼓的时间,那么可以肯定,这场战役,乃至整个战争都将输掉。由此看来,希特勒的决定是对叶利尼亚——斯摩棱斯克战役打破了德军闪电战气势的一种承认。如果将领们接受这一观点,就意味着“巴巴罗萨”行动的基础已经失效。这一观点正是陆军总参谋长哈尔德以及各战地指挥官,特别是古德里安,竭力反对的。

本文选自《东进:1941—1943年的苏德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