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志愿军重兵包围的美军是如何守住砥平里的?

作者:霄羽

1951年2月15日,砥平里战斗已经打到了第三天。在「联合国军」近乎疯狂的空军、炮兵、坦克火力的打击下,志愿军投入战斗的8个团伤亡惊人,但战局却难有进展。

志愿军40军军长温玉成接到来自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的电话,命他统一指挥在砥平里的所有部队,在16日「务必拿下砥平里」。温玉成认为,砥平里战斗是没有协同的一场乱仗,是以我之短击敌之长的一场打不胜的战斗,明确建议终止战斗。在征得彭德怀同意后,邓华于当晚下令全线撤退。

国内外史学界普遍认为,砥平里战斗是朝鲜战争中继仁川登陆之后的又一个转折点,因为此战之后美军找到了有效对抗志愿军的战术战法,消除了对中国军队的恐惧,从而坚定了继续战斗的决心。

邓华上将

对于志愿军来说,砥平里战斗无疑是一场惨痛的败仗,不仅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西顶东反」的战役目的没有达到,而且彻底暴露了志愿军在火力、机动、后勤方面的致命弱点,为今后作战带来相当不利的影响。

那么,从美军的角度讲,他们又是如何在命悬一线的局面下守住砥平里的呢?

除了死守,别无选择

在麦克阿瑟的授权下,美国新任第8集团军司令李奇微取得了联合国军实际指挥权。不过,他接手的是一支被中国军队吓破了胆,对取得战争胜利毫无信心的军队。

李奇微

和傲慢鲁莽的麦克阿瑟相比,李奇微则要沉稳睿智得多,他一上任就关起门来研究纷繁复杂的战场形势,并分析出清晰的条理。

李奇微对志愿军不吝溢美之词,称赞他的对手战斗精神和士气「无与伦比」,战术「勇猛灵活」,指挥是「世界上第一流的」。当然,他也敏锐地发现,没有空中掩护和机械化装备的志愿军火力羸弱、机动力差、补给艰难。

李奇微强令士气不振的美军发动了一些小规模的战术反击,撤换了一批作战不力的中高级指挥员,初步制止了全面溃退的局面,稳定了军心。在此基础上,李奇微于1951年1月25日下令发起「霹雳作战」,集中5个军以及几乎全部的空军,再次全线北进,直指汉江。

志愿军向美军阵地发起冲击

当志愿军发起横城反击战后,西侧的美军第21团1个营以及东侧的第9团1个营接连撤退,让驻守砥平里的美军第2师23团孤零零地悬在整个东线的突出部,看上去随时都能被中国人一口吞下。

团长小保罗 拉马尔 弗里曼反复提出要立即撤走,他可不想在这个鬼地方独自面对多达3个军的中国军队。他的请求得到了第2师和第10军各级长官的同意。

美军士兵在战斗间隙

对整个战局有独特判断的李奇微对此坚决反对。

李奇微认为,放弃砥平里这个位于「中央走廊」的战略要点,那么第9军的右翼就会暴露,一旦中国军队从这个结合部插进来,整个战线就会撕裂。而如果美军守住砥平里这个突破口的底部,就会对东线志愿军侧翼形成巨大威胁,从而将对手3个军的攻势消解于无形。他命令23团固守砥平里,并下令38团即刻增援。

23团的士兵们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命运只有自己才能决定,眼下只有靠自己了。

他们修筑的工事堪称教科书

如果不是朝鲜战争,弗里曼有可能早就退役了。这位西点军校曾经的「学渣」从军数十年来一直表现平平,虽说参加过二战,但实战记录基本没有。不过,弗里曼曾在中国呆过不短的时间,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

弗里曼命中注定这辈子和中国有缘。受到李奇微赏识的他当上了23团团长,不久后奔赴朝鲜,总算是有了一展身手的机会。

砥平里四面环山,如果在山上建立防御阵地,环形防线将有18公里长,区区一个团的兵力守不住如此长的防线。因此,弗里曼决定将步兵连安排在山脚下的低地,形成直径1.6公里的环形防御。实战证明,这一举措相当英明。

弗里曼

志愿军对砥平里的攻击一直推迟至2月13日才发起,这样就给美军留下了10天的准备时间。美军储存了充足的弹药,准备了10天的食品,他们修筑的工事堪称教科书级别:

阵地前沿环绕着壕沟,防步兵地雷和照明汽油弹密布其中,铁丝网间设有梅花形拉雷群网,内外安装有照明弹装置,并在便于接近的地段泼水结冰,制造了难以攀爬的冰区。

各阵地之间的接合部全部以M16高射机枪和坦克作为游动火力严密封锁。环形阵地内配备了6门155mm榴弹炮、18门105mm榴弹炮、一个连的高射武器、20辆坦克和51门迫击炮。各阵地之间有可通吉普车的公路,并修建了可降落小型飞机的军用机场。

美军炮兵

驻守砥平里的部队包括美军1个步兵团、1个炮兵营、1个坦克中队以及法军1个营。为了增加一线兵力,弗里曼把预备队减少到最少程度,各团只留1个连,各连只留1个排。

尽管存在着预备队少和完全没有纵深等不足,但砥平里的环形防御阵地已经相当完备。对于严重缺乏重火力的志愿军来说,要想依靠单纯的步兵,用近战夜战的传统战法突破如此完备的现代化防御阵地,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空前绝后的恶战

战斗从2月13日晚10时开始打响。志愿军炮兵第42团在之前的行军过程中遭到空袭,无法投入作战,导致志愿军从战斗一开始就失去了炮火支援。

由于收缩了防御区域,美军兵力密度之大前所未有,火力之凶狠令人骇然。在望美山防区内,美军1辆M19双管高炮在1个半小时内发射了580发炮弹,2挺4管M16高射机枪发射了2200发子弹。在美军火网面前,志愿军步兵如同飞蛾扑火。357团一个晚上三次进攻全部失败,其中3营7连基本拼光,连长指导员全部阵亡。

描绘砥平里战斗的作品

在所有的进攻部队中,只有376团取得了一定战果,他们在7门山炮和23门轻重迫击炮的支援下突破了法国营的部分阵地。不过,天亮之后他们不得不停止攻击。

战斗于当晚12时再次打响。美军每5分钟就密集发射一批带降落伞的照明弹,可以长时间悬挂在空中,照亮整个战场。

经过惨烈的白刃战,志愿军连续攻下了3个小山头。美军残存兵力在团预备队和几辆坦克的增援下发起反冲击。激战至午夜时分,美军伤亡越来越大,弗里曼也受了伤,其环形防线终出现了很大的缺口。

海盗攻击机

面临绝境的美军表现得相当顽强,他们用坦克作机动火力点拼死抵抗。4架「海盗」式攻击机也赶来助战,先投下500磅集束炸弹,又发射了被美国大兵称为「大脑袋」的火箭弹。志愿军在美军猛烈的空中打击下出现严重伤亡,进攻再次失败。

鉴于北上增援的38团遭到顽强阻击无法前进,李奇微只得把增援砥平里的希望寄托在骑兵第1师第5团,他命令团长马塞尔 柯姆贝茨上校无论如何也要突进砥平里,哪怕只进去1坦克。

由23辆坦克组成的坦克分队搭载着160名步兵不顾一切地向砥平里冲去。在损失了4辆坦克后,他们总算是冲开了志愿军的阻击线。15日下午17时,十几辆坦克和二、三十名步兵终于冲进了砥平里。尽管增加的力量有限,但极大地振奋了美军的士气。

美军坦克发动突袭

当天晚上,围攻砥平里的志愿军39军、40军、42军全线撤退,这场朝鲜战争中空前绝后的恶战落下了帷幕。

美军取胜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李奇微认为,「给中国人带来无法承受的人员伤亡,是美军夺取胜利的关键。」美军能够靠1个团击退志愿军8个团的围攻,最主要的原因是充分发挥了武器装备的优势。

战斗中,美军步兵、炮兵、坦克、空军密切协同,配合熟练,最大限度地发挥了火力优势,照明弹的大量运用解决了其不擅夜战的问题。野战机场频繁起降的运输机源源不断送去弹药食品,及时接走伤员,使得被困部队在几天持续不断的战斗中从未中断火力,始终保持旺盛的斗志,后勤补给能力之强令人惊叹。

财大气粗的美国是永远不缺武器弹药的,而志愿军携带的重武器是极其有限的,因此在美国立体化的地空火力打击下只能被动挨打。美军的航空兵和炮兵火力给志愿军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这也是志愿军最终放弃继续攻击的主要原因。

和国内一贯宣传的美国大兵形象完全不同,在本次战斗中美军体现出了十分顽强的战斗意志。例如骑兵第1师第5团在发动坦克冲击时,不仅反映出美军运用机械化装备的超强能力,也反映出美军官兵在关键时刻照样能豁得出去。

不过,美军能够守住砥平里,很大程度上源于志愿军领导层在情报和指挥上出现了严重的失误,不仅对美军的力量估计错得离谱,而且在作战兵力上抽调了互不隶属的8个团,结果打成了一场没有统一指挥的乱仗。

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

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认为,先打横城再打砥平里,是造成砥平里战斗失利的原因。历史不能假设,尽管打砥平里失利了,但并不能说明先打砥平里就一定能够成功。

假设志愿军选择首战砥平里,那么美第9军、10军必定全力增援,到时极有可能陷入两面夹击之中,战局如何发展难以预料。况且,横城之战确实取得了重大战果,如果处置得当,志愿军夺取砥平里并不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