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未见其人,先闻其名之人

名声分美名与恶名,暂且不论好坏,均为受人议论之人。

从古至今,有人以睿智出名如孔明;有人以成就出名如嬴政;有人以凶悍出名如白起;有人以奸恶出名如秦侩。名人数不胜数,但不可否认的是,被历史记住的人都是能人。

一个人的价值体现在他是否能被人记住,因为人都是自私的,越是对自己有利的东西人们会记得越牢固,而当今,除了利益相关之人,又有何人会引发关注呢?

第一种人为深陷舆论与流量之人,这类人成为了现代青年追逐的对象,他们大多无德无能,但却因为受到关注获取利润,可谓时代之悲。

第二种人为掌权与富有之人,这类人掌握着绝大多数人的命运,虽并非利益相关,但间接影响不可为不大,同时,这类人也是工薪阶层挤破头都想挤进去的人群之一。

第三种人则为有德有才之人,这类人是真正的社会栋梁,他们掌握着技术,拥有着思想,决定着世界的未来发展方向。这类人虽不被人推崇,却被人需要,他们养活了无数企业与单位,推动了无数科学技术的发展,他们才是真正应当声名远扬的人,也被称为文人。

前两者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遥不可及,甚至被很多有识之士所不齿,但成为满腹经纶之人受人尊重却并非难事,因为学习是一条捷径。

文人之所以被冠以文人,正是因为他们在大众眼中的刻板印象。而未见其人,先闻其名则更是如同附加了神韵让人向往。

他们无需抛头露面,深藏功与名隐于市,他们在各自的领域成就着自己,同时催促着社会的推动。而这份超然的思想,来源于素质与学识,追根溯源,来自于教育。

教育是成之根本,是名之根基,是任何人都无法腹诽的闻名之道。

受教育熏陶,成就自身,亦是名垂千古的最佳方式。而名垂千古,便是人生的最大追求,与此相比,钱权佳人不过云烟尔尔。

接受教育提高学识,接受教育提升素质,接受教育树立人格,接受教育闻名于世,远比沉迷幻想,沉迷功名,要有意义的多。作为教育的最后一道城墙,成人教育之路,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