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亿大动作!巴菲特又出手了,连续9天买入一只股票

自7月20日至7月30日,巴菲特连续大手笔加仓美国银行股票,共斥资约17.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0亿元),持股比例由一季度末的略超10%上升至11.8%。

中国基金报 安曼

巴菲特继续增持他的“真爱”!

即便美国的科技股涨飞了天,巴菲特仍然选择持续加仓美国银行。

7月31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文件显示,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7月28-30日期间,增持美国银行2120万股股份,增持价格为每股24.32美元至25.24美元。

此前,伯克希尔在7月20-22日和7月23日-27日期间,分别买入3390万股和1640万股美国银行股份。

加上这次的增持,巴菲特已经连续9天买入美国银行,共计7150万股,耗资1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0亿元)。

连续9天出手

巴菲特耗资120亿增持美国银行

此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于7月27日公布的文件,透露了巴菲特旗下公司伯克希尔的最新加仓动向。

具体来看,伯克希尔在当地时间7月23日、24日、27日分别以24.348美元、24.3664美元、24.073美元的价格增持“最大重仓”银行股——美国银行股票,期间合计买入数量1640万股,斥资约3.98亿美元。经过该笔增持后,伯克希尔在美国银行的持股达到约9.98亿股。

而7月20日至22日,伯克希尔已经以平均每股24美元的价格买入3390万股美国银行股票,花费了大约8.133亿美元。

也就是说,自7月20日至7月30日,巴菲特连续大手笔加仓美国银行股票,共斥资约17.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0亿元),持股比例由一季度末的略超10%上升至11.8%。

美国银行年初至今已经下跌超28%

连续9天被巴菲特增持的美国银行股价表现如何呢?

美东时间周四收盘,美国银行下跌1.7%,收盘价为24.84美元,总市值2155亿美元。这意味着伯克希尔目前拥有的美国银行股票价值已经超过250亿美元。

截至目前,巴菲特增持的美国银行的股票盈亏平衡。

Wind数据显示,7月20日到7月30日之间,美国银行的股价小幅上涨6.98%。然而仍然据年初的股价下跌了28.53%。

对此精准抄底

巴菲特为何对美国银行情有独钟?

巴菲特曾说,“Be greedy when others are fearful”(别人恐惧时,你贪婪)。在美国银行的投资上,巴菲特就亲自做了示范。

2011年,在美国金融业一蹶不振的时候,巴菲特决定入股美国银行:

1. 伯克希尔购入价值50亿美元的美银的优先股,获得每年6%的固定分红。

2. 伯克希尔获得认购权证,在2021年前,可以以7.14美元的价格买入美银7亿股普通股。

当年,美国银行的普通股股价已经近乎腰斩,巴菲特入股后继续向下跌了近5美元。

虽然在2011年的股东信里,巴菲特表达了对美银新任的管理层的信任,但大多数人仍然怀疑美银能不能活下来。

但是2012年以后,美国银行全面反弹,仅在2012年就反弹100%, 截止到今年年初,美国银行的股价已经上涨了600%。

在这期间,巴菲特一直没有 减持美国银行。如果不算分红,巴菲特在美国银行身上也赚了超200亿美元。

此外,巴菲特还多次精准抄底美国银行。

财报披露的持仓数据显示,2018年3季度,伯克希尔增持美国银行1.98亿股,此外还增持纽约梅隆银行1300万股,同时增持高盛500万股。接下来的一个季度,伯克希尔再次加仓1891.9万股,2019年2季度则加仓3108.1万股。

2018年4季度期间,美国银行股价下跌近16%,但之后迅速迎来反弹,2019年期间美强势反弹近50%。

早在2011年8月,巴菲特执掌的伯克希尔公司斥资50亿美元买入5万份美国银行累积优先股,该优先股每年股息收益为6%,并可在任意时点以5%的溢价赎回。此外伯克希尔公司还获得7亿份美国银行认股权证,以每股7.14美元的价格购入后者股票。

自2011年8月到2019年底股价高点35.74美元/股,美国银行累计实现3倍涨幅,而截至目前,该股累计涨幅也已达到1.8倍以上。

巴菲特:美国银行终将从疫情中恢复

财务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美国银行实现净利润35.3亿美元,同比下跌52%。

虽然净利润腰斩,美国银行的财报中还是有一些亮点。具体来看,美银二季度总营收为223亿美元,比预期的220亿美元要高一些;美银的每股收益为37美分,超出市场预期的25美分,上年同期74美分;其投行业务也表现亮眼,实现22亿美元营收,激增57%。

据了解,美国银行自身还有一些优点,比如银行的按揭危机已得到解决,贷款组合的质量和流动性也都大幅改善。在过去十年里,美国银行大刀阔斧不断关闭分行,减少非利息支出。今年二季度,美国银行的非利息支出下降了5%,创两年来最大降幅。

同时,美国银行将业务重心转向数字银行和手机应用程式,因此吸引年轻一代银行客户,在处理消费者交易时,整体成本也得以降低。

巴菲特预计该银行将最终从疫情中完全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