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没有独立女性,只有物欲横流和阶级固化

作者丨余雅琴

全文共 2779 字,阅读大约需要 6 分钟

女人三十,是一个敏感的话题。过了三十岁,仿佛就意味着青春不再,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在热门电视剧《三十而已》触及的就是这样一个话题。不仅如此,该剧讲述了三位背景不同,但以各自方式在上海打拼的三十岁女性的感情和事业,狠狠戳中了都市女性的痛点。

该剧涉及到不少微博热搜话题:诸如阶级跃升、房产焦虑、家庭主妇的劳动价值甚至奢侈品店员的月收入……由此塑造出的精明能干的顾佳、乐天知命的钟晓芹;野心满满的王漫妮都很能代表当下都市女性的某些面向。

01////

独立女性与消费主义陷阱

30+的女性应该是什么样子?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给了我们一种想象。不管遭遇到什么样的艰难,30+的女性似乎都可以打赢一场又一场的挑战。

《三十而已》延续了这种设定:三位女主角都拥有不俗的外貌,可以进行代表中产品味的消费,还有帅气的追求者。看上去她们拥有着“独立女性”应该有的资本,但背后衡量的却不是个人的价值,而是她们的消费水平。某种程度上,这部剧宣扬了一种只有不断抬升自己阶级地位才可以拥有更好人生的价值观。

而对于真实世界的普通女性来说,应对生活和工作中的一地鸡毛就已经耗费了大部分精力,哪里还有可能时时刻刻保持精致的妆容和完美的身材呢?因为有网友认为看了这部剧感觉更焦虑了,毕竟电视剧的顾佳已经拥有了千万级别的豪宅,而自己还在合租的出租屋苦苦挣扎。

《三十而已》对都市女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仅要思想独立,内心强大,还要经济优渥,貌美如花。这样的都市丽人新样板不是人人都可以企及的,因此电视剧成为了一种关于女性的都市奇观,供女性观众投射自己在日常中完成不了的欲望。

这部剧一方面它用戏剧化的方式展现出一个物欲横流的上海,有一定的真实基础;一方面又把独立女性的概念用极端的消费主义包装,制造了一个中产阶级女性的幻梦。

电视剧的确有三条不同女性的成长线,但这三位女性的成长全部由她们的消费观念的改变来推动。顾佳需要豪宅、名包证明自己的实力;钟晓芹则需要化妆烫发、添置新衣等表面文章来完成对前夫的“宣战”,王漫妮更要通过富豪男友见识更广阔的世界……

其中最让人咋舌的可能就是顾佳和“太太圈”的交往,这个圈子里比拼的是丈夫的实力和爱马仕的价格,仿佛一个女性只要买得起更高的手提包就可以拥有更好的人生。尽管后半段电视剧开始逐一颠覆这样的设定,但其本质依然是消费主义的价值标准。在《三十而已》为“独立女性”设定的价值观里,所谓“独立女性”就是要有买买买的能力和吸引帅气多金男友的本领。

因此,尽管该剧的一些台词反映出新时代女性的声音,表达出她们不满足单纯的家庭内部的成就,还需要社会意义的肯定。却将消费能力作为评价女性的一个重要标准,无疑还是变相地将女性物化。

该剧看似打破了某种对女性的规训,却建立了新的更严苛的规训。这意味着女性即使冲破了家庭,依然还是置身于资本主义父权制的阴影。

顾佳和太太圈

02////

资本主义父权制的召唤

作为一部都市爱情剧,该剧最吸引人的部分还是三位女主角的爱情线。可以说,三个人在婚恋上的选择代表了三种不同的价值取向。遗憾的是,这三段爱情的最终指向最终还是落脚在女性的价值由男性来实现的窠臼。

顾佳其人如她的名字,十分的顾家,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贤妻,她既要帮助打理丈夫的生意,还要时时刻刻提防婚姻中的第三者,更要做一个好的母亲。顾佳看上去现代的理念背后原始传统妇女的价值观:爱情就是要进入婚姻、孩子就是要上名校、丈夫就是一家之主……这样一位英语流利、事业能力一流的女性甘愿留在家中,靠着制服丈夫来征服世界,把家庭打理得像一个公司。某种程度上,顾佳把家庭当做了职场,而自己也更像是宫斗剧中的女主。

至于备受争议的王漫妮,她出生在小城市,渴望在上海立足。她喜欢上海市中心的繁华,搬去郊区就感到沮丧。一边拼命省钱,一边攒钱购买奢侈品,愿意为了游轮上的豪华舱透支信用卡。后来认识了有钱的男友,又一边害怕对方只是玩玩而已,一边又主动迎合这段感情。有趣的是,当得知男友真的有一位正牌女友,王漫妮又无法接受,说出了“真爱是不可以分享的”这样的台词。整个恋爱过程看下来,两个人的爱情并没有除了物质宠爱之外的内容。两个人的矛盾无非是女方希望得到承认,而男方以物质替代承诺……最后女主无法成为正宫,才开始所谓的“独立”。

至于小家碧玉钟晓芹,剧本设定这个角色各方面都比较平凡,这样的故事主线似乎是可以代表大多数女性状况,但人为的戏剧化反而让这条线也充满了童话色彩。她和感情木讷的丈夫离婚,又被公司的“小奶狗”追求,展开了一段姐弟恋。晓芹虽然在物质上并不依赖男人,但在感情上却无法自立。电视剧后半段给她安排了一个体贴入微的“富二代”男友,其用心足见一斑。

综上,尽管《三十而已》以“独立女性”为核心,但所谓独立只是一种新的女性魅力的体现,背后的逻辑依然是和父权制绑定在一起的。在电视剧世界里,女性的眼界与她的伴侣有关,即使是痛定思痛的进步,也需要男性的助推,她们并没有真正的主体性。在这部电视剧中,爱情更多承载的是一种实用功能罢了。

03////

作为隐喻的大厦:阶级跃升的欲望幻像

《三十而已》的故事发生在上海CBD的高楼中,这里阶级分明,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社会地位。如果想要僭越,则需要遭受非一般的打击。

顾佳是第一个想要改变自己处境的人,因此她不断地逼迫丈夫做违背自己本心的努力。在象征着地位的大楼里,一个人的价值似乎是与他们所处的位置决定。处在大楼中间的顾佳要受制于大楼顶层的王太太,而大楼底层还有打工的王漫妮和大楼的管理者钟晓芹。她们的位置被无形的力量所安排,如果想要突破自己的阶层,就会受到不一般的磨难。

这几乎就是一个近乎于粗暴的社会阶级的模型,上一层人决定下一层人的命运,因此顾佳等三人的友谊似乎是电视剧主创想象出来唯一的阶级弥合。这种弥合和现实对应,显得十分虚幻。

钟晓芹和丈夫离婚

当顾佳想要攀爬到大楼顶层的时候,遭到了“太太圈”集体抵制,在她们眼中这只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僭越者,但顾佳能做的只能是继续努力迎合这套法则;至于王漫妮,尽管找到了有钱的男友暂时获得了某种安全感,最后只能是被现实打击,社会地位不同的男女无法真正的结合;电视剧把更多的厚爱给了上海本地人钟晓芹,似乎只有她不用那么努力就可以过得不错,她嫁给了颇有能力但家境一般的陈屿。离婚后,又遇到了深爱自己的小男友。这部电视剧看上去鼓励女性建立自我,其实也是有限度的,当她们的野心大到一定程度就一定会被打压。

可以说,所有的女性角色都围绕着这个具有男性阳具象征的大楼生存,她们的欲望法则需要迎合大楼的欲望规训。她们的存在只能是让大楼更稳固而不是相反,至于所谓权力的中心“太太圈”的背后是她们位高权重的丈夫。

《三十而已》中的三位女性各自精彩,但看来看去,真正牵动她们的东西依然是物质和情感,这些东西交织在一起,构建出一个父权制的阴影,何来真正的独立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