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胡子:故意“投黄”举报竞争对手,千聊创始人不只蠢和坏

与竞争对手竞争,最兵不血刃的方式,就是对手跌入国家法律与社会道德不能容忍的大坑。

不过,这种方式的竞争,一般都是对手自己作死,干出恶劣之事,然后通过举报推一把,让对手自己跌入自己挖的坑。

但千聊创始人薛竣升却不一样,决定自己帮对手荔枝挖这样的坑,于是在2016年两度制作“涉黄”内容投放到对手平台,然后再通过水军举报对手,意图让对手陷入法律与道德不能容忍之地,从而为自己赢得市场身位。

谁知IP不饶人,最终暴露了薛竣升的恶劣行径,并被对手告上法庭。该案近日开庭,成为业界笑话。

如此无下限竞争,从个人来说,看起来是蠢,其实是坏;从公司来说,看起来是坏,其实很蠢。

本质上,千聊创始人的行为,是希望通过此举扼杀对手的竞争力,为自己腾出市场空间。但在真实的商业逻辑里,市场空间不是通过这样的捷径获得的,而是需要通过技术的集成与创新、资源的整合与运用、模式的建构与迭代,一步一个脚印,通过提升核心竞争力来扩大市场,赢得用户,从而让对手处于下风。

因此,退一步说,这样的行为即使没有被对手发现,真的得逞,也并不一定意味着自己的市场可以因此扩大,最多为自己赢得市场的一些喘息之机。

对对手用无下限手段,对自己的用户呢?很难想象这种骨子里流淌着邪味的企业创始人基因,不会体现在对用户的产品与行为中。

而这超出了蠢和坏,不仅对自己是自杀性行为,在行业中属于恶劣示范,也是对商业生态的恶意破坏。

当然,市场本身基于“一切企业都应该服务于社会”的大逻辑,也会为这样作恶的商业基因做出修正,要么让它活的难受,要么在某一天让它直接去死。

即是那句古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作者:张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