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的幕后,伍秀文化瞄准“视频物料”的细分市场

文 | 肖晓

这个七月,《三十而已》成为投注在市场的一枚重磅炸弹,引发的微博热搜话题超130个,王漫妮、顾佳、钟晓芹等剧中人物更是成了当下最热门的“新型社交货币”。值得注意的是,该剧独具创意的片头,尤其是对剧情重新解构、道具的引用和隐喻的意义也成为网友津津乐道的话题。

“张晓波导演说想做一款与众不同的片头。”沙发对面首次面对媒体的郑吕楠回忆道,他创始的伍秀文化正是《三十而已》片头的创作者。他还承制了该剧的多支预告片和制作特辑。

承接《三十而已》时,郑吕楠刚跨过而立之年的门槛。2017年,他从拥有稳定客户群的成熟公司离职,因为“还想踏踏实实做自己的作品和事业”,他成立了伍秀文化——取“五秀:五行秀异之气,代指仁义礼知信五种品质”之意,同时伍”取自幸运数字“五”,“秀”来源于女朋友的名字。公司主攻影视剧的预告片、MV、片头片尾制作以及电影全片剪辑。

虽然碰上了影视寒冬,也遭遇了疫情侵袭,但是并不影响迈向第四年的伍秀文化正在迎来它的爆发期:当下热播的付费网络电影《征途》、都市话题剧《三十而已》《二十不惑》、网剧《愿我如星君如月》背后,都有它的身影。如此也将这家甚少在公众视角中露面的初创公司推至了大众目光下。

“希望能让业内人士看到,有这么一家公司一直不忘初心、踏实做事”,坐在【娱乐独角兽】面前的他坦承。至于过往参与过的百余部国内外电影大片的预告剪辑,郑吕楠并不愿意过多渲染这段履历,在他看来“这都是为前公司创造的业绩”。

90秒20多个道具,“细节控”的片头怎么做出来的

今年的剧集市场,品质爆款迭出,与之对应的,是从业者们屡屡掀起的创新浪潮,以《三十而已》为代表的创意片头便是讨论度颇高的一种“全新艺术”。谓之“全新”主要是在于其打破了以往以剪辑手法为主,选择合适的电视素材进行拼接的“工业操作”,该剧片头以细节满满和强烈的隐喻为观众所喜。

这并不是伍秀文化第一次制作电视剧片头片尾,但却是创意片头的“初体验”。90秒、20多个道具组成的片头背后,是郑吕楠和团队历时近半年时间,从研读剧本、写分镜头脚本,到筛选道具,再到拍摄制作,一点点推进完成的。

据郑吕楠回忆,拿到这个项目进入前期筹备大概是在去年10月左右,彼时正剧的拍摄刚进行到一半,这也意味着并没有太多具像化的影像资料能给到他们。“我们只能通过看剧本去了解故事的脉络,然后带领团队去想创意,打磨到导演认可的版本,基本上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可能大家在正片中也会看到这些元素,但片头更能体现导演想要表达的一些想法。我们作为承制方也需要跟导演组互通有无,详细讨论每个镜头的寓意和拍摄手法,得到导演的认可”。

去片场寻找与主线人物相关的道具,也是重要的一环。“导演组会给到我们一个道具清单,我们会依次进行筛选,主要是这些道具要蕴含着深刻含义。然后就是实地去拍摄现场考察了。”最终他们为主线人物选择了一些关键道具。

片头真正投入制作已经是在一月份了,疫情的突袭打乱了拍摄计划。“我们本来想的是把陈屿家里的鱼缸从片场运回北京,进行实拍,但是正好赶上疫情就需要把原来的拍摄方式全部推翻再次构思”。最终他们只能打破之前设定实景制作和CG制作相结合的方式,为了保证作品质量,根据现场实景照片在CG中复刻复原道具,并重新构思镜头运动、以及镜头的虚实等,然后重新打磨。这也意味着制作难度和制作成本的双重升级,所幸最终创意片头投注市场后效果有目共睹。

不过相比市场一味追求的好莱坞质感,初入局的郑吕楠却有着自己的想法与坚持:“我们既要赶超国外制作水准,还要展现国产电视剧的核心内容。在创意高级、制作精良的同时,也不能过于抽象写意,而忽略了观众的感受”。

包揽《征途》《二十不惑》等“爆款”,“剪辑”的艺术出圈

《三十而已》《二十不惑》的出圈,也让市场对这家年轻的创业型公司感到了一份好奇。其实据不完全统计,从成立至今三年多的时间,伍秀文化承接的影视项目包含了《密战》《前任3:再见前任》《西游记女儿国》《英伦对决》《小Q》《机械画皮》《远大前程》《九州缥缈录》《将夜》等超20部,主要分为预告片制作、电影全片剪辑、定制MV、影视剧片头尾制作,以及参与制作多部《VougeFilm》时装电影项目。

究竟这家初创型公司有着怎样的魔力呢?2017年,郑吕楠凭借着《密战》和《抢红》剪辑指导的工作拿到了创业的第一桶金。“成立公司然后一步步扩展到现在这个规模。我所做的一点一滴印证着伍秀的成长过程”。而在公司刚成立的时期,支撑他走下来的便是用一个个的优质作品去打动客户。能够在自己喜爱的事业上有所成就、受到认可,无疑是最大的源动力。

创业的每一天,对于郑吕楠来讲都是人生履历的创新项。2018年,摆在他面前的第一个挑战就是担任台湾电影《有一种喜欢》的后期导演。

或许机会总是分外眷顾有准备、有实力的人,从台湾回北京的飞机落地的那一刻,他接到了《西游记女儿国》的项目,但是由于时间紧迫需要在三天内完成一支终极预告。“夜里12点赶到导演工作室,看完片子已经是凌晨3点钟”,郑吕楠回忆道。

“那会儿其实还挺艰辛,各种奔波忙碌。还接过一些定制MV,需要不断在北上广之间奔波。”公司成立之初,郑吕楠就承接了《前任3:再见前任》主题曲《说散就散》的制作,来自市场的高度认可也照亮了公司的MV制作之路,接连制作了多个电影电视剧主题曲。

让他回忆起来略微感慨的,是虽然他们也会在制作MV的时候,向客户介绍公司同样可以承接预告片制作,但是大部分客户还是会选择之前合作过的大公司,“创业真的比想象的还要难的”。

所幸如今的伍秀文化,正在以优质作品得到业内外认可,今年由其担任全片剪辑的网络电影《机械画皮》、提供预告片服务的付费电影《征途》先后上线播出,“伍秀制作“也正在被关注。

电影业务有序开展的同时,伍秀文化的电视剧业务的拓展更加有条不紊。2017年制作了电视剧《远大前程》的多支预告及MV后,2018年《九州缥缈录》《将夜》等剧集也先后找到了郑吕楠。这是他比较忙碌的一年,承接《九州缥缈录》终极预告时,他更是赶往襄阳拍摄地连夜看素材,最终制作完成首支预告,并得到导演和制片方的高度认可。

2019年播出的电视剧《神探柯晨》,郑吕楠在提供预告片全案制作的同时,还担任了该剧播出版的剪辑指导,这也是他在继电影《密战》《抢红》全片剪辑后,首度挑战电视剧的全片剪辑。不断挑战自我,以优质的作品为客户提供最佳的服务,2020年的伍秀文化迎来了爆发期,《三十而已》《二十不惑》《愿我如星君如月》也将其推到了大众视野下。

当下的郑吕楠和他的伍秀文化,正在用一部部作品搭建起属于他的业务版图,而这依托的,正是郑吕楠口中“把我们最好的创意、最高的制作水准展现出来,同时也能够得到甲方认可”的作品,甚至于对于甲方来讲是有惊喜的作品。

影视复工大潮将起,初创公司如何平稳“过冬”?

在创业这条路上,郑吕楠和他的伍秀文化并不是天生的宠儿,2018年至今的影视寒冬、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即使是头部影视公司也大面积出现亏损,更遑论是无数徘徊在倒闭边缘的初创型公司。饶是如此,伍秀文化仍然“平稳”走过了三年,郑吕楠总结其原因在于“认真对待每一个项目,专注于自己的作品质量,用作品说话”。

“我只想踏踏实实做事”,这种“平稳”在郑吕楠身上尤为明显。他没有很多创业者谈及梦想时的高谈阔论,而是更加朴实:谈及做公司,他考虑的是需要一个可以全身心投入的工作环境,“维持稳定持续的发展状态”。从打工族到创业者的转变,让他坚信,人不应该是为了活着而工作,工作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享受生活也享受工作。

作为公司创始人,他全方位努力,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公司最高水平或最佳状态的作品;作为公司老板,他也开始享受这份忙碌和成长,“之前我的工作就是纯粹的剪辑,现在我需要跟客户不断沟通,争取项目,也达成客户的需求,实质性的工作内容增加了不少,我觉得很有意思”。

(郑吕楠:公司创始人)

在对待公司员工上,他也秉持这一份“同理心”。曾经因为剪辑《催眠大师》《追凶者也》《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等预告片备受老板和片方认可的他,深谙“工作中的一些认可会更加激发对行业的热情”;他也会鼓励员工学习好莱坞的制作水平,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和视觉审美。

更重要的是,曾经因为是本地人即使在节假日也保持“随叫随到”全年无休状态的他,更加信奉要给到真正认真干活的员工“适当的个人时间”。在伍秀文化中,奉行工作时间弹性灵活,员工工作也秉持着劳逸结合的原则,只有享受生活才能更好的激发灵感、更好的服务于客户。

相互学习、共同成长,是郑吕楠口中志同道合的伙伴最重要的条件。虽然现在作为“老板”的他仍然是公司业务的主力担当,往往在对接完客户需求后还要回到剪辑台上继续工作,亲自把关每一个为客户制作的视频物料,但他仍然乐在其中,而未来他也希望能够有更多对视频物料制作情有独钟、有想法想学习的小伙伴加入。

“目前我们合作的项目还没有完全推翻重新来过的,基本都属于合作比较愉快的”,这也是郑吕楠比较欣慰的一点。值得注意的是,隐藏在初创公司的背景下,是伍秀文化在制作上的硬核实力和解决突发问题的能力。因为疫情和排播影响,伍秀文化需要在时间不充裕的情况下,同时制作《征途》《三十而已》《二十不惑》《愿我如星君如月》等多项目近20支视频物料,最终他们以多个保质保量的作品,向行业展示了其在多项目并行上的把控力和执行力。

站在电影市场复工复产的当下,郑吕楠和伍秀文化渴望追赶这波浪潮,带给市场优质的作品,但也有条不紊走好每一步,“做好每一支片子就好了”。如今的伍秀文化,已然投身《怒水西流》《西游记之再世妖王》《三生有幸遇到你》《烽烟尽处》等全新的项目合作中,我们也坚信,不远的未来,以作品打响市场突围战的伍秀文化,会带给市场更多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