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匆匆 汽车产经

理想的每一步都显得被动,且行色匆匆。

文 | 赵玲伟

离开媒体行业后的李想,似乎不再喜欢利用媒体渠道发声,只是在微博上发发广告和观点,就像温和版本的马斯克。

就算这一阶段很重要的IPO时刻,也几乎没有找媒体做报道,甚至都没有提前官宣上市时间。

“上市也没有度过最难的时候,更难的在后面。”一些有限的资料记录了李想在上市庆祝现场的言辞。相比之前李想放话要将理想汽车做成市值千亿的公司,李想又低调了不少。

与理想整体低调的画风不符,理想的投资人似乎迎来了一场集体“颅内高潮”。先是美团王兴在社交平台上频繁为理想ONE带货,再是IPO之后,相关投资人都出来为理想站台——漫天的采访稿中,投资人最积极。

1

投资人笑得好大声

IPO之前,理想汽车已经完成了9轮投资。截至目前,理想汽车背后站着美团、王兴、字节跳动、经纬中国、明势资本、利欧集团等投资方。在最近一笔融资后,理想汽车的估值达到40.5亿美元。

造车是个大资本的生意,当产品规模化后才有盈利的可能,在起步初期需要承担很长一段时间的亏损。在盈利也遥遥无期的情况下,一级市场已经难以为之供血。

但李想今年为自己立了一个“抠门”的人设,一副并不为钱着急的模样。在其4月发布的一篇微博中,大谈疫情对于全球经济造成的危机巨大,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但在回复网友评论时,又淡定地表示理想有未来36个月的资金储备可以应急。

如果李想不急,那么是谁在急着IPO?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12月,理想汽车的运营主体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由原来约9.15亿人民币变更为6.83亿人民币。同时,多位投资人退出,两位董事卸任。

2020年1月,网传理想汽车聘请了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进驻,负责IPO财务审计工作。

从今年5月中旬开始,理想汽车再次进行组织架构的大调整,多位股东退出,注册资本再减少至4.3亿元。随后的6月,美团、中金资本和李想本人再次参与D轮融资,而有些早期股东确定在IPO前已离场。

实际上,早在2016年,利欧股份与理想汽车签订的投资协议中就规定,如果6年内不能上市,理想汽车就需要回购股份。所以,理想的上市早已开启了倒计时模式。

7月30日晚,理想汽车以11.5美元/股的价格首次公开募股,现有股东同意购买3.8亿美元的A类普通股。其中,美团认购3亿美元,字节跳动认购3000万美元,王兴认股3000万美元。此外,高瓴资本将参与理想汽车的IPO发行,拟认购其中3亿美元。

前期较小股东推出、大型资本入场,目前,李想本人拥有25.1%的股份和70.3%的投票权;第二大股东王兴以及其关联方拥有23.5%的股份和9.3%的投票权。

自从成为理想汽车的第二大股东,王兴对其的宣传力度大过李想本人。根据新浪科技的统计,从7月1日到30日,王兴的饭否总共发布37条关于汽车、电动车的动态,平均每天超过1条。在特别活跃的7月3日,王兴一天发布了6条关于理想ONE的饭否。

2

“工具人”理想ONE

王兴极力推荐的那台理想ONE,交付时间是2019年11月。在这之前,理想汽车遇到了太多的沟沟坎坎。

2015年理想汽车成立之初,规划了微型电动车SEV和中大型电动SUV两条产品线,李想笃定地认为“小而美”的SEV是新能源与都市出行需求的完美结合,也相信低俗电动车政策将会放开。

两年后,现实啪啪打脸。国家政策始终不支持这类车型的发展,SEV生存希望破灭。

原本的step 2不得不紧急上线。2017年,李想曾表示,这台SUV是理想汽车的最后一张牌,这张牌打不响,大家就可以回家了。

迅速调整转向SUV后,生产资质又成了一个问题。2018年12月,理想以6.5亿元收购力帆汽车以获得乘用车生产资质。但没想到的是,力帆遗留下的一批合同纠纷找上门来。

逼得理想汽车官方发布声明,“今年以来,理想智造三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所涉诉讼均为力帆集团持有并经营力帆汽车期间发生的债务,诉讼案件发生后,均由力帆集团与相关债权人对接并寻求解决方案,后期案件的处理也由力帆集团负责。”

2019年4月,理想ONE终于到了预售的时候,2小时获得了4万订单。11月,理想ONE正式开始交付,12月交付量超过1000辆。谁也无法预料的是,两个月之后,全球性的严重肺炎疫情即将阻止刚刚迈出的脚步。

4月,市场重启。但补贴新政又给理想汽车泼了一盆冷水——30万以上(除可换电车型外)没有补贴。增程式不被新能源补贴政策偏爱,理想汽车不得不自掏腰包,为每辆车多付出8500元左右的成本,自行为用户补贴。而且,在电动车消费大户北京市,增程式电动车只能使用燃油车牌照,没有补贴的理想ONE在于燃油车的竞争中仍处于下风。

在这之后,李想宣布不再纠结于“增程式”的叫法,直接改称“混合动力”。

政策之下,SEV凉了,增程式也凉了。李想的想法避开了行业内的竞争,也把自己送出了政策鼓励的安全圈。

雪上加霜的是,理想汽车目前的月销量已开始下滑。公开数据显示,理想汽车在2020年4月销量为2600辆,5月下滑至2148辆,而6月的销量已不足2000辆。以目前的1万交付量来看,这还是理想上市前的粉丝基础在发挥作用。

当传说中的4万订单消耗完之后,理想的月销量还能维持吗?

另一方面,理想汽车汽车的核心技术是什么?其在过去两年内,研发费用为20亿元。相比之下,特斯拉在技术上的投入每年早已超过十亿美元,蔚来在过去三年半的时间里,研发费用也超过了百亿人民币。

如果是理想汽车的核心技术是增程式的话,李想又曾说过未来会做纯电车型,但现在还不是时候。那么作为过渡的增程式,对纯电架构的技术贡献实在有限,可能还不如PHEV。理想兜了个圈子,只为了做个“特别的车企”?

3

写在最后

理想的每一步都感觉匆匆忙忙,财务上被投资人催促,产品上为判断失误买单。

不得不承认,理想的IPO时间点正好乘上了“美股牛市”加之特斯拉拉升“智能汽车概念股”的东风,李想终于体验到了一次“顺势而为”的快感。

这样的机遇谁甘愿错过呢,就在理想IPO的第二天,7月31日中午,网传小鹏汽车也将在8月份上市。

如果顺利的话,蔚来、小鹏和理想在资本层面很快又将站上同一条起跑线。蔚来的第三款量产车将在9月交付;小鹏的第二款产品P7已经开启交付,这也是造车新势力中第一款量产交付的轿跑车型;而理想不仅驱动模式不同,产品策略上也坚持三年内不推新车型,也不做理想ONE的纯电版本。

不远处还有另外一个庞然大物蓄势待发。大众的首款MEB平台纯电车型ID.4将在今年年底亮相;丰田的E-TNGA平台上下线的C-HR EV和奕泽EV也在上半年相继上市;本田在中国与广汽联合研发VE-1,还与宁德时代达成了从资本到产品层面的全面合作……

2022年之前,理想ONE如何单枪匹马面对几乎所有其他车企的攻势?

2022年之后,李想能为理想汽车找到一个让自己舒服的节奏吗?

这么想来,确实应了李想所说的——“上市也没有度过最难的时候,更难的在后面。”

【易境思营销学院】

【昊昊下午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