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仁藏品《山间听涛图》赏析

提起唐寅,人们往往最先想到的恐怕就是“唐伯虎点秋香”了,众多民间传说故事和影视作品突出了其放浪孤傲性格和才华横溢形象的塑造,又因其善于画画的名声广为流传,以至于在人们头脑中留下了他洒脱狂放、擅长画画的深刻印象。

其实,出生于江苏苏州的唐寅(1470~1523),自幼天赋非常,聪明伶俐,但少不更事。后家遭不幸衰败,听从好友相劝,励志发奋读书,29岁就中了“解元”。其后,面对世态炎凉、命运坎坷,甚至卖画糊口,仍以乐观的态度,玩世不恭,娱乐人生。仅从其诸多自称的“号”和“笑舞狂歌五十年。花中行乐月中眠”诗句中,就足见其顽主儿的性格。恰是这般聪明伶俐与超群才华完美结合,使他在绘画、诗文等多方面成就斐然,不仅成为明代的大名家,也以其将中国古代绘画“院体”与“文人”两种画体相融合、促进明代绘画发展的有益尝试,成为中国画坛上的杰出画家、书法家和文学家。

唐寅之所以能在山水、人物、花鸟绘画上超越同时代其他画家,这应与他自由而无拘束的豪放性格有关。他敢越雷池,冲出藩篱,豪放地用睿智演绎着笔墨与情韵并茂的挥洒。使他的山水画作,场面宏大而气势磅礴,笔墨隽秀而神韵灵动。眼前这幅李成仁先生收藏的唐寅山水画作《山间听涛图》,融绘画、书法和诗词于一体,就生动体现出他的绘画风格和才艺,既有吴门诗画家的柔美隽秀,又有独特雄浑清幽之气。

这幅山水画立轴,承袭宋代绘画遗风,画面采用了巨嶂式山水构图,严谨有序,开朗清旷。遒劲流畅的笔法,加石青墨色渲染,使峰峦叠嶂不失雄伟壮丽的气势,又有细润淡雅的清新。灵活变化的画技,把青松丹枫表现的远近有别、疏密有致,富有层次感。寥寥数笔的小桥人家和静水倒影,衬托出山野茅舍的简约安逸,蕴含着淡雅安逸的生活气氛。简笔勾勒出的桥边策杖老翁,仰望峻岭松间,仿佛在倾听着松涛和流瀑美妙之音,形神兼备,奇哉!妙哉!人物本是画中的点缀,却因展现出寄兴于山水的高雅情趣,而成为整个画面的趣味点。山水松树等采用偏淡着色,更显得清韵高雅,柔美和谐。虽然用墨浓淡明暗变化而有立体感,但就整体而言,此画谈不上笔法变化多端,却以恰到好处的笔墨色彩营造出清新靓丽的景色和气息,使画面上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桥一人,都投射出高雅和神圣的韵味,让观者感到舒畅惬意,恐怕这就是绘画佳作的根本或说“魂”的体现。可惜的是多才多艺的唐寅,却因人生数遭重大挫折,晚年贫病交加,于嘉靖二年十二月初二病逝,享年只有五十四岁。

传世书画常见题写自作诗文,用诗与画结合的方式来抒发作者的寓意和情怀。在这幅画作的右上方,唐寅题写了“牡丹庭院又春深,一寸光阴万两金。拂曙起来浑不解,只曰难放惜花心”的诗句。这首诗应该说是符合作者心性和言行的,虽算不上贴切的诗情画意,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活跃画面和增添情趣的作用。他的画作配上俊逸秀挺、韵味悠远的书法,挥洒出的是作者的浪漫和心声。祝允明《唐子畏墓志并铭》谓之曰:“其奇趣時发,或寄于画,下筆辄追唐宋名匠”。

印章是中国书画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古书画上的钤印既是作者自己留下的亮点,又因历代印迹叠加而形成独特的靓丽“风景”,也是后人品赏足迹的延伸。在这幅画作上作者在落款处加盖的私印,因印油污染印迹不清楚。历代鉴赏名家加盖的钤印集中在画面的上部,共有七枚。其中有“乾隆御览之宝”椭圆印、“乾隆御览之宝”方印、“宝笈三编”、“御书房鉴藏宝”、“乾隆宸翰”、“天恩十全”、“乾隆鉴赏”和乾隆联珠章印迹等。钤印都是清代的,这符合时间传承。画作自面世后,可能会辗转于藏家之间,但最终还是到了宫廷,作为酷爱古书画鉴藏和喜欢附庸风雅的乾隆皇帝自然不会放过鉴赏。

经量子年代检测仪检测鉴定,此画作于1520年,私印为同年所盖。“乾隆御览之宝”印章加盖于1742年。收藏家本来就是慧眼识珠,再有科学仪器“掌眼”,更会让人心里踏实。

据收藏家李成仁先生介绍,他在收藏爱好中,对古书画情有独钟,所以把相当多的资金和精力用在中国历代古书画的收集上。苍天不负有心之人,仿佛作为一种回报,让他得以接触并收藏了数量可观的古代和近现代众多名家力作。他说:“会陆续通过各种媒介,分别让更多的古代和近现代“十大绘画名家”的画作面世,惠及众人。也将在何时的时间和地点,举办自己的藏品画展,服务社会和广大爱好中国古书画的观众。

著名收藏家李成仁先生的善言善行,代表着中国广大收藏爱好者们的心声和情怀,他们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伟大复兴而摇旗呐喊,同时又为保护千千万万的珍贵文化遗存而默默奉献着,真是令人可爱又可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