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眼视力纳入中考指标?这样真的可以有效防控近视吗?

本文作者:Crippled Rider

最近,许多平台上赫然出现了许多标题相似的文章《教育部:裸眼视力纳入中考评价指标,近视学生将吃大亏!》。

这样的内容被广泛传播,参与首发、修改转载的单位包括知名的眼科医疗连锁集团、地方性眼科专科医院、业务涉及验光配镜、眼健康管理等的企业。

事关孩子升学,家长们都很紧张,文章被纷纷转载,多篇 10 万+ 也应运而生。

视力差的孩子,中考真的要吃亏了吗?

新瓶装旧酒:真有政策,还是借机营销?

追根溯源,出台这个「政策」的所谓发布会,其实发生在去年 11 月。

教育部官网截图

彼时,教育部在山西省长治市举行的新闻发布活动,而这场活动的目的,包括解读中央文件、「介绍山西长治深化基础教育改革十大行动成效」。

所谓「裸眼视力纳入中考指标」其实仅仅是陕西省长治市当地的规划,拟于 2022 年实行,而非教育部出台的全国性规定。

教育部官网截图

眼视光从业者都知道的一个事实是,暑期是业务的爆发点,眼科门诊门庭若市,视光科的专家一号难求。

其中的缘由也很好理解:学生放假,有充裕的时间到医院排队检查;一大批刚刚高考结束的学子有屈光矫正的迫切需求。

在这个暑期刚刚开始的时间点,一则去年旧闻中的地方性政策,被冠以教育部之名,配以惊爆的标题,适时地传播出来,背后的深层动机实在是惹人联想。

在那场一年前的发布会上,长治市将裸眼视力和体重作为身体素质的主要评价指标,在中考的 900 分总分中各占 10 分,希望「向社会释放一个强烈的信号,小眼镜、小胖墩在中考中是要吃亏的。」

根据这一说法不难看出,长治市出台这一措施的目标,主要是为了近视防控。

撇开这场营销风波不谈,我们来聊聊这个当地拟出台的「裸眼视力」指标,从医学的专业角度来看,到底合不合理?

裸眼视力,适合作为近视控制的指标吗?

长久以来,我国的眼部健康调查使用的都是「视力」这一标准。

以教育部为例,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发布的《2010 年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结果》、《2014 年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结果》中,均将「视力不良率」作为眼部健康的指标。在 2019 年启动的「第八次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工作」中,眼部检查部分也只有「视力」这一指标。

视力检测其实是一种典型的主观检查项目。

所谓主观检查,指的是主要依靠「患者的陈述和感受」作为判断标准的检查手段。视力检查需要依赖患者对视标清晰度的感受来进行评价。

由于个体的主观感受差异大,难免有某种程度的夸大或减少,检查结果波动较大。有的人可能比较「挑剔」,认为要看得很清楚才算是看到视标;有的人看视标其实是模糊的但可以凭第一印象猜,而且猜的准确率还很高……

但纯粹从视力评价结果来看,得到的都是同一个数字,如1.0。这就是为什么有人查视力1.0(甚至是1.2),还会觉得「视物模糊」。

此外,裸眼视力甚至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视知觉训练暂时性地提高(但不能真正改变近视度数)。

事实上,裸眼视力和近视程度之间并没有严格的一一对应关系,我们并不能以裸眼视力的高低来评价近视的程度。

临床上不乏近视程度低,裸眼视力却很差的例子,也不乏近视程度较高,裸眼视力却仅有轻度下降的例子。

此外,裸眼视力还会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从眼表环境、屈光系统,到视觉信号传送通路,任何一个环节有问题,都可能导致裸眼视力低下。

具体而言,散光、远视、近视同属屈光不正,均可导致裸眼视力较差。此外,罹患先天性视网膜发育异常、视神经发育异常、青光眼等多种眼病的孩子,也可能裸眼视力不良。甚至干眼症、过敏性结膜炎这样患病率较高的眼表疾病,也会影响裸眼视力的检查结果。

这样一来,许多不是近视的孩子都会被「误伤」,无法获取这宝贵的 10 分。

如何评估近视程度?临床的核心指标是「屈光度」,「裸眼视力」仅仅是一个相对次要的指标。

既然如此裸眼视力无法很好地评估近视水平,为什么这个指标被一直沿用呢?

要进行近视防控,就需要获取真实的近视患病率,这个数值又建立在真实「屈光度」的基础上,这就需要对孩子进行「睫状肌麻痹验光」(俗称散瞳验光)。

对于学龄期儿童来说,这一检查耗时约 1 小时,并且会导致孩子有 6 小时左右视近模糊,无法进行课业活动。如果要在体检中对大量儿童进行这一检查,需要配备大量的眼科专业人员和更大的场地空间。这确实比较难实现。

这样看来,视力指标可能是一个基于现状的妥协之举。

直到 2019 年,在八部门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之后,才有真正的基于「屈光度」的近视患病率调查结果:总体近视率为 53.6%,其中,6 岁儿童为 14.5%,小学生为 36.0%,初中生为 71.6%,高中生为 81.0%。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调查是在「非睫状肌麻痹」下进行的,因此仍然具有不可忽视的偏差。

把分数作为导向工具,可以有效防控近视吗?

近几十年,我国的近视患病率强势攀升,与几个东亚邻国一起冠居全球前列。在年轻群体中,眼镜人士的人群比例从绝对少数变成了绝对多数。

2015 年,Nature的一篇文章把这种情况形象地称为「近视大爆炸」(The myopia boom)。[1]

据估算,近视严重影响劳动人口的平均素质,2015 年在东亚地区导致的经济损失相当于 GDP 的 1.27%。若代入我国 2015 年的 GDP 689052 亿元,则近视当年造成的损失是 8751 亿元。

东亚地区「一枝独秀」(参考文献 1)

无论是从 GDP 损失比例,还是从 GDP 体量来看,我国都是全球近视相关经济损失最严重的国家。

我国的近视态势严峻,而近视的防控需要多方参与,相关成员包括孩子和父母、学校、政府。

首先看孩子和父母。

近视是一种遗传、环境同时起效的疾病。

在所有被分析过的因素中,最实用准确的近视预测指标是父母近视史,存在这一危险因素的孩子,近视风险是普通孩子的 1.44~2.96 倍。[2]

中国的家长们普遍认为手机电视是近视的罪魁祸首,但这一因素并没有得到既往研究的普遍认可。

真正有证据支持的近视预防措施,是增加户外活动时间,建议剂量为每天 2 小时。[3]

每周 10 小时的户外活动,大约可将近视风险降低一半(参考文献 3)

在教育资源紧张,学习「军备竞赛」日趋激烈的今天,要在满满当当的学习日程表中挤出 2 小时进行户外活动,对于孩子和家长来说,可能有些过于奢侈了。

是保近视的度数,还是保分数?多数人的选择不言而喻。

所幸,相关研究认为可以将这 2 小时分散实现,这就对学校提出了要求——能否保证课间 10 分钟的户外活动?能否保证体育课不被其他「主课」挤占?

此外,户外活动的作用机制可能和眼部接收光线的强度有关。根据一项 2019 年的研究,户外的光照强度大约为 11,000~18,000 lux,而照明良好的室内仅为 100~150 lux,两者差距高达百倍。[4]

这点同样是学校的责任范畴——是否能对教室进行相应的改造,使尽量多的自然光线进入教室?同时淘汰不合格的照明设备?这很可能需要一笔巨大的费用。

最后,第三个环节,政府。

在弥漫的近视焦虑中,家长们能接触到许多千奇百怪、价格不菲的近视疗法。家长不具备专业的眼科知识,无力去一一甄别近视疗法的真假,极易上当受骗。

网络购物平台的视力诈骗产品

这就需要政府从源头进行监管,打击相关的医疗诈骗行为,同时坚持科学理念,废除无效的措施,推广科学的防控手段。

回到「裸眼视力」和中考分数——家长和孩子、学校、政府,它能真正改变的是哪个环节呢?在这场综合性的战役中,它可能只是一个相当微小的部分。

在去年那场新闻发布会中,长治市领导对中考政策也做了较为谨慎的解读。

「裸眼视力的最高分和最低分之间的分差一般控制在 2 分之内……我们把裸眼视力和体重作为中考身体素质评价指标这个信号已经放出去了,全市都知道了,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就是向社会传递一个强烈的信号,树了一个导向,让家长们、学校关注孩子的身体健康。」

写在最后

风波过去,参与这场「裸眼视力纳入中考指标」的营销机构们已经纷纷删除文章,除了上涨的公众号粉丝以及业务量以外,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而新一代的孩子们,还是要继续迎接他们的人生挑战——来自近视的挑战,来自中考的挑战。

他们能突出重围吗?(策划:gyouza)

致谢:本文经 中山大学眼科学硕士、杭州卓正医疗眼科医生 罗荃,上海新虹桥国际医学园区美视美景眼科中心业务院长、上海眼视光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 梅颖 副主任医师 专业审核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参考文献:

1.Naidoo KS, Fricke TR, Frick KD, et al. Potential Lost Productivity Resulting from the Global Burden of Myopia: Systematic Review, Meta-analysis, and Modeling. Ophthalmology. 2019;126(3):338-346. doi:10.1016/j.ophtha.2018.10.029

2.Zhang X, Qu X, Zhou X. Association between parental myopia and the risk of myopia in a child. Exp Ther Med. 2015;9:2420–2428

3.Xiong S, Sankaridurg P, Naduvilath T, et al. Time spent in outdoor activities in relation to myopia prevention and control: a meta-analysis and systematic review. Acta Ophthalmol. 2017;95(6):551-566. doi:10.1111/aos.13403

4.Lanca C, Teo A, Vivagandan A, et al. The Effects of Different Outdoor Environments, Sunglasses and Hats on Light Levels: Implications for Myopia Prevention. Transl Vis Sci Technol. 2019;8(4):7. Published 2019 Jul 18. doi:10.1167/tvst.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