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男童不幸成活死人,九旬抗日老兵抱憾辞世,遗言:救救我重孙子

八一建军节前夕,36岁的谷成财再次接到沈阳市儿童康复医院医生的电话,对方督促他尽早带儿子回医院进行康复治疗,并语重心长地说:“孩子不能再耽误了,再耽误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真正醒来了……”此时,谷成财看到墙壁上爷爷的照片不由得潸然泪下,他再次想起身为抗日老兵的爷爷临终前那句遗言:“一定要想方设法救活我重孙子,等他好了,也送他当兵保家卫国去!”(图/文 企鹅跑跑跑 部分图片由患儿父母提供)

谷成财介绍,爷爷谷作贤是从革命老区沂蒙山区山东沂南县走出来的一名抗日老兵。1944年,抗日战争进入最艰难阶段后,19岁的谷作贤胸怀“没有国,哪儿有家”的信念毅然参军,从后方走入了抗日战争的前沿阵地,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八路军。1958年,已退役的谷作贤带领家眷闯关东来到吉林省桦甸县桦树公社务农,一生育有一儿六女。不幸的是,当重孙子小希一病不起成“活死人”后,谷作贤老人晚年因一时着急上火而患病抱憾辞世。

如果您想帮助这位令人尊敬的抗战老兵完成心愿,可进入腾讯乐捐进行了解帮助:救救抗战老兵重孙子

2017年11月19日,9岁的小希突然胸闷恶心不适,浑身无力走不动路,在县医院就医两天后非但不见好转反而更严重了。此时,医生建议他们前往长春白求恩医科大学医院就诊。5个多小时的路程中,小希因喘不上来气一直哭喊着“爸爸,给我捶捶,我疼……”到医院后,小希被紧急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儿子进去时我没顾上和他说句话,当时天真地以为孩子进了大医院花点钱就好了,没想到这成了我一辈子最后悔的……”谷成财悔不当初地自责道。图为小希患病前和父亲的合影。

短短两个小时后,小希就被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谷成财怎么也没想到一天前还活蹦乱跳的儿子一夜之间就命悬一线了,被吓得脸色苍白六神无主。更出乎他意料的是,短短几个小时内儿子就经历了4次病危,医生告诉他随时做好心理准备。又过了两个小时,当听到医生说“孩子得的是爆发性心肌炎,病情发展太快,我们已尽力了,90%救不过来了……”时,谷成财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最后一道防线立马溃败了,瘫坐在地上嚎声大哭。

当医生征求意见问是否放弃时,谷成财抹着眼泪倔强地说:“不,绝不!我儿子还有10%的希望……”经过反复研究讨论后,主治医生想到了一种叫“膜肺”的先进治疗手段,只不过费用高,治愈率为50%,还有容易血栓的风险,栓到哪就要截哪,头血栓了就没救了。对此,谷成财十分坚决地回答:“治,就算再危险我们也治,无论如何都不放弃……”随后,医院联系了北京陆军总医院,当晚专家们带着医疗设备连夜乘机从北京飞到了长春。图为2019年11月11日,小希在沈阳住院期间,父母正在照顾他。

所谓膜肺,就是在患者脖子大动脉外科手术插进一根管路,在大腿根部插进另一根管路,用机器代替患者心脏功能运转。庆幸的是,两个小时后小希被上了膜肺后暂时保住了命,专家们考虑到医疗条件和小希的病情,建议前往北京治疗。此时,谷成财犹豫了,因为他带来的7万块钱已经花光了。“你们可以先凑着钱,我们可以先救孩子,救命大于一切……”当谷成财听到专家这样说时,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当场就给对方跪下了。

11月24日,小希住进了北京陆军总医院,十天后居然奇迹般出现了好转,膜肺也顺利撤了。当谷成财以为儿子不久就能出院时,医生告诉他“孩子因大脑缺氧时间太长,大小脑严重受损,脚踝也外翻了”,这意味着小希需要继续接受治疗。面对每天两万多元的费用,谷成财来时东拼西凑的20多万元很快又花光了,无奈下只好再次让家人到处借钱。为省钱,他坚持一天只吃两顿饭,顿顿都是馒头配咸菜,每晚都住在重症监护门口的椅子上。图为小希在北京求医时,父亲谷成财正在照顾他。

一位好心医生看谷成财太可怜,告诉他小希还没苏醒,可以半夜进重症室和他说说话,说这样对大脑恢复有帮助。“当时,我激动地哭个不停,来北京30多天了终于能看一眼儿子了……”谷成财进去后瞬间就懵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以前白白胖胖的儿子会变得又黑又瘦,连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儿子,爸爸看你来了,你一定要坚持呀……”当谷成财这样呼唤时,小希的眼角突然流出了眼泪,嘴巴还一张一合地像在说着什么,此时谷成财心疼的泣不成声。图为2019年11月11日,小希在沈阳住院期间,父母正在照顾他。

看到儿子还有意识,谷成财悬着的心也就慢慢放下了,他坚定地认为自己的坚持是正确的。就这样,谷成财每天凌晨边和儿子聊天边给他按摩,憧憬着儿子能早日醒来,带他逛逛大北京城。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2018年1月底,医生说小希的脑电图显示已是植物人状态,再也没办法了,建议转院或放弃。此时,谷成财又一次倔强地选择了坚持。2月5日,谷成财拿着家人卖房子和地的钱,带着儿子转院到北大医疗康复医院。一个月后再也筹不到钱了,谷成财只好带着儿子回东北老家了,此时他们家已光掉了100多万。

谷成财家住吉林省桦甸市二道甸子镇噶河村,全家都是地道的农民。自小希命悬一线后,爷爷一夜之间白了头,本来性格开朗的奶奶也因天天发愁医疗费而患上了抑郁症;无助的妈妈天天在家里哭泣,吃不好睡不好奶水都断了,也没心情照顾才几个月的二宝了;爸爸长期精神压力过大也抑郁了,实在撑不住时曾想过一死了之。“数次想轻生时,我都想到了家人和孩子,心想死都不怕了还怕活着吗?想着想着心结也就打开了……”谷成财这样说道。图为图为2019年11月11日,面对迟迟不能康复的儿子,谷成财妻子难过的潸然泪下。

谷成财介绍,最让他们全家人难受的是爷爷谷作贤的去世。“我爷爷是一名抗日老兵,当年在战场上多次击毙侵华日军,要不是让日本人打伤了腿,也就和他无数牺牲的战友一起在四平战役中牺牲了……”提及爷爷的抗战经历,谷成财眉宇间露出难得的欣喜,他说因为爷爷的缘故,自己也非常喜欢军队和军人,他认为自己也算军属,并以此引以为傲。谷成财说爷爷最令他们全家肃然起敬的缘由还有一个,那就是家风严。图为全家拍合影照时,患病前的小希在太爷爷谷作贤怀里。

“我爷爷一辈子都很要强,再困难也从不给国家添麻烦,他常教导我们要懂得感恩和知足,不要怨天尤人,要懂得靠自己的双手赢得幸福,而不是指望着国家补助……”谷成财说即便是儿子小希患病后,爷爷虽然很疼爱这个重孙子,但也从未向组织要过一分钱。谷作贤老人生前有两个心愿,一个是期盼着能看到小希康复,另外一个就是死后不想穿寿衣,想穿着那件自己视为珍宝的老军装去见马克思。临终前,老人身着军装迟迟不愿意走,直到听到那句“小希快好了”的善意谎言才闭上了双眼。

爷爷走后,谷成财不甘心一个好好的家说垮就垮了,于是和妻子决定约定无论多难都不放弃儿子。从那以后,他们夫妻俩白天一个晚上一个24小时不断地给小希按摩、聊天。欣慰的是,半年后小希居然奇迹般好转了,脑电图恢复正常了,医生说其基本清醒了,建议到大医院做康复治疗。2019年4月5日,小希住进了沈阳市儿童康复医院,主任医师看完检查报告后好心地埋怨他们来晚了,说如果再来早一点对小希的康复会更好一些。

为减少开支,谷成财夫妇和医生商量要亲自给儿子按摩、护理、换药,令他们感动的是医院答应了。小希每天除接受针灸和电疗的专业康复治疗外,就是父母轮流给他按摩。欣慰的是,五个月后小希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恢复到能吃饭、看懂动画片了,这令所有人都欣喜若狂。不幸的是,小希还不会说话,四肢软摊不能动,医生说康复治疗能够持续,小希未来就一定能站起来。然而,坚持到今年年初后,因实在再也借不到钱了,小希再次被出院了。

两年多来,谷成财和家人花费了130多万元,早已负债累累,但为小希赢得了一次又一次的生机,他们也见证了一个个医学都无法解释的奇迹在小希身上发生。“只要能够得到专业的康复治疗,孩子就一定能站起来,如今我做梦都想听到儿子再叫我一声爸爸,上一次还是他病发入院时,我已等了快1000个日日夜夜了,就连医生都说不能再耽误了,再耽误就真的没希望了……”谷成财无助地说,他好渴望有好心人能帮帮他,救救小希,他们家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如果您想帮助孩子,敬请点击腾讯公益捐助链接:救救抗战老兵重孙子或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救救抗战老兵重孙子”,善良没有卑微,助人必得福报。(图/文 企鹅跑跑跑工作室 )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