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人民军队的作风,最早的解放战士曹福海烈士

所谓解放战士,简单说就是刚才还拿着枪对着我们的敌人,通过政治思想工作,立刻变成我们的英勇战士,调转枪口打敌人。淮海战场上有个战士,俘虏了一名广东籍的国民党士兵,经过思想教育,小伙子明白了为谁扛枪,为谁打仗的道理,按照老战士的要求,胳膊上缠上白毛巾,就算自己人了。

两人临时组织了个战斗小组,瞅准机会杀入敌群,结果冲散了。不久隔壁部队接收了一批俘虏,是我军一名战士俘虏的,可这位同志,除了胳膊上的白毛巾,身上既无我军符号,军帽还是国民党的,甚至狗牙徽都忘了摘。但却能说清楚自己在解放军部队的番号,那边打电话才过来查对。从我军建军伊始,大量的敌军士兵,经过政治教育的思想洗礼,在二十八画生俘虏政策的感召下,弃暗投明,加入我军。

日本八路前田繁光说过:“当了俘虏以后,八路军一贯人道主义的态度,细心的照顾打动了我们的心。八路军是举世无双的、完全不可想象的军队,一旦加入了这个军队,就会感到它的作风令人感动,再也不愿意离开它。”这就是我军,由党领导,由二十八画生同志缔造,而具有的特质。

1928年6月,红军打江西永新的时候,俘虏了一个大个子敌军。这家伙不但不投降,不缴枪,还跟我军拼刺刀,国民党军跟我军拼刺刀,在当时是极其罕见的事情,这家伙吃错药了吗?直到俘虏之后,大个子才说:“我们长官说了,红军抓了我们,是要剥皮抽筋、点天灯的!”

说完噗通跪地,磕头如捣蒜:“长官饶命,千万别杀我,您积德行善,饶了我,就是救了我全家,我全家都靠我过活。”一问也是个苦出身,于是基层指挥员想把他拉过去当红军,可任你咋说,人家就是不答应,说红军太穷,我还是走吧。。。。。。就这样,发足路费,好吃好喝好招待,开完欢送会,就给放了。

没多久,大个子又被俘虏了,这次他没反抗,很顺溜就缴枪过来了,见了我们的同志,还笑着说:

“做人不能没义气,这次我就冲天开了两枪。”如此三擒三纵,大个子最后带着十几个兄弟一起参加了红军,撵也撵不走,并由于优秀的军事素质,很快提升班长、排长。他叫曹福海,应该是我军第一位著名的“解放战士”,他的故事由杨至诚上将记录下来,保存在《星火燎原》里。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无数个曹福海参加到人民军队里,和我们一起打倒了日本侵略者,撵走了蒋匪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