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的无间道:曾顶着雾霾在北京跑步,学中文都是表演

文 | AI财经社 董雨晴

编 |嵇国华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美国国会让美国科技四巨头罕见地共聚一堂。它们分别是苹果、亚马逊、Alphabet(谷歌母公司)和Facebook,正面临关于反垄断的审查。

美东时间7月29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召开反垄断调查听证会,苹果CEO蒂姆·库克、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和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以远程视频的形式参与了会议。

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大卫·西西里尼认为,这些巨头是“关键的商业和通讯枢纽”,苹果把握着iOS手机操作系统和应用程序商店,谷歌在搜索领域有绝对的统领地位,亚马逊提供了电商基础设施却也在经营自营品牌,Facebook则垄断了社交媒体。

在各自领域,他们都必须接受有关垄断的拷问。据《纽约时报》统计,扎克伯格成为当场被提问最多的CEO,众议院的众多议员们合计对他提出了62个问题。

然而,听证会结束后,大洋彼岸的中国人民只关心其中一个问题:扎克伯格,为何把矛头指向了中国?这位曾经“友好”的美国科技巨头掌舵者,为何在垄断调查中掺杂着政治因素,以期得到庇护。

在关于“是否认为中国政府窃取美国技术”的提问中。其他三位CEO分别表示,“从我掌握的一手资料,苹果没有发生过此类事件”、“据我所知,谷歌也没有发生过”、“亚马逊没发生过”,然而轮到扎克伯格时,他却坚定地表示肯定,“这是证据确凿的”。

在这份截然不同的回答中,人们不禁感到疑惑,仅仅几年时间,扎克伯格为何成为了人们所不齿的“渣男”?

无疑,中美互联网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新局势,两地互联网科技企业正在走向分裂,但除去官方的论调,扎克伯格却是唯一以美国科技企业身份打压中国科技企业的一方。

渣,就渣在,几年前,他还是那个卖力学习中文、频繁造访中国、顶着重度雾霾在天安门前跑步的小扎。

扎克伯格的中国往事

那是2010年末,扎克伯格PK掉美国当红流行歌手Lady Gaga、维基百科创始人阿桑奇,荣登《时代》杂志2010年度人物。一周后,扎克伯格和他的华裔女友首度秘密访华。在12月20日踏入中国之后,他先后见了百度CEO李彦宏、新浪CEO曹国伟,以及扎克伯格女友在中国的家人。

他们还去游览了雍和宫,一位在百度食堂目睹扎克伯格与李彦宏共进午餐的员工称,扎克伯格对中国市场非常向往,他看上去和李彦宏私交甚好。

拜访新浪是在第三天,扎克伯格从东边出发前往新浪所在的西二旗,担心堵车迟到,他早出来了一些,结果9点出头就到了,担心早到不礼貌,他就在楼下的咖啡厅坐着,有人认出了他求合影,他爽快地答应了。

这是一次美好的初体验,仅过了半年,Facebook COO谢丽尔·桑德伯格便对媒体表示,扎克伯格预备再度造访中国,为此,扎克伯格正苦练中文,她说,“扎克伯格很喜欢中国的科技企业家”。

不过,再次踏入中国,已经是Facebook上市后。2012至2016年间,扎克伯格四度到访中国。2014年,扎克伯格去了清华大学,在那里他用中文做了20分钟的演讲,还增添了一个新身份——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并声称Facebook将招聘中国员工。

2016年,博鳌亚洲论坛、G20峰会相继在中国召开,来自全球的顶级精英持续造访中国,扎克伯格也是其中之一,这一次已经以华裔女婿(2012年扎克伯格和普莉希拉·陈完婚)的身份。此行扎克伯格特别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张图片,图中他正在天安门城楼前跑步,当天北京重度雾霾。两天前,他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刚参加了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并与马云进行了对话。

扎克伯格最喜欢的城市是北京,他喜欢北京胡同小吃,也喜欢北京烤鸭。显然如今看来,扎克伯格曾为进入中国市场进行的表演太过卖力。

渣男进化史

事态如今看来飞速变化。

2018年4月,美国参议院针对Facebook举行了一次联合听证会,这场听证会后来被人们调侃为扎克伯格人生最重要的一次答辩。向来以灰色T恤示人的他甚至还换上了深蓝色的西装,表情严肃得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因为这次,全美上下对他以及他的公司提出了前所未有的严厉指控,事关Facebook是否利用用户资料,定向推送政治广告,影响美国大选和英国脱欧等重大政治事件。

在这场听证会上,有议员问到扎克伯格,“Facebook从大学宿舍一路走到现在的全球巨头,这个梦只能在美国实现,而不是中国对吧?”当时,扎克伯格的回答是,“中国也有一些实力强劲的互联网巨头”。这位参议员愣了两秒后表示:“这个问题,你就应该直接回答是的”。

这曾经是Facebook的至暗时刻,得益于扎克伯格的良好表现,此后Facebook股价大涨,度过危机,重拾用户信任。

当时字节跳动已经花重金买下了TikTok的前身Musical.ly,并在几个月后,TikTok的装机量就超过了Facebook,跃居美国市场第一。

扎克伯格迎来了个人生涯里最强劲的对手,在与TikTok形成的短视频战场中,Facebook节节败退。与此同时,美国针对TikTok的调查已然开始。

和2018年那场世纪对话中表达的不同。2019年,扎克伯格在乔治城大学演讲时,开始公开表达对TikTok的不满,他认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崛起,是对美国言论自由的威胁。尽管TikTok已经多次声明其独立性。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扎克伯格企图通过攻击中国企业,以转嫁美国监管层对其施加的压力。在2019年,面对美国对其加密货币业务Libra的审查时,扎克伯格就曾拿中国企业当挡箭牌。核心观点是,互联网领域从曾经由一堆美国公司构成的局面,演变为中国互联网公司也开始有许多不错的产品。Facebook应该得到庇护以面对竞争。

矛盾是在不知不觉间爆发的,扎克伯格开始频繁攻击中国互联网企业,TikTok首当其冲。这场与美国四大科技巨头并列而行的听证会,让扎克伯格的虚伪面具彻底撕裂。

尽管美国社会对华为、TikTok企业在美国市场形成的影响力普遍感到担忧,但将中国互联网与美国互联网看作是全然对立的两张网,这样的观点目前仅有扎克伯格个人。在听证会中,扎克伯格强调中国科技企业正在向其他国家输出价值观。这一观点也被认为针对TikTok。

或许我们更应该质疑的是,扎克伯格是何时变成渣男的。答案可能是——他一直就是。

2020年,Facebook遭遇到了广告主的集体抵制,问题出在不久前发生在美国的黑人运动,特朗普先后在Twitter和Facebook发表评论,并发出了“军队上路警告”。随后Twitter送了一张注意暴力言论的标签给他,并把特朗普的推文折叠了。同时,Facebook仅仅是由扎克伯格个人登场,表示“我强烈不同意总统的讲话方式,但我认为人们应该能够亲眼看到它……”,最后保留了这个帖子。

质疑与批评在Facebook上蔓延开来,与此前所面临的监管压力不同,这是一次巨大的民意翻车事件,广告主非常担心,他们希望Facebook做出改变。包括微软、星巴克在内的数百家广告主宣布撤下其社交媒体广告,要求Facebook等公司对于平台上仇恨和骚扰的言论负责。

扎克伯格不以为意,他对内部人士称,这些广告主很快会回来,还说小企业构成了Facebook广告收入的绝大多数。毕竟,他是Facebook的绝对统治者,在全球拥有27亿月活用户后,扎克伯格开始频繁访问世界各个国家。除了中国,他也会去印度,其与白宫的关系越发紧密。

也许,渣或不渣只是外界的感知,扎克伯格其实从未变过。无论是此前讨好中国的可爱模样,还是参加听证会时的恭顺形象,还是如今翻脸无情的表态,都是站在Facebook利益最大化立场所作出的理性选择。

不必惋惜,也不必愤怒,扎克伯格从来不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摘下过于好客的情感滤镜,扎克伯格一直是那个穿灰T的理工男、毫无感情的答辩机器。或许,我们还可以再送他一个头衔,那就是马克·渣爆·伯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