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第一古村落祝家楼,走读大别山

大别山,我的故乡!一个与生俱来就有传奇故事的地方,山峦峻秀,百舸争流!

这是一片绿色的沃土,也是一片红色的赤地!这里曾是红色革命的摇篮,红四方面军的诞生地,著名的"柏举之战”、"黄麻起义"、"千里跃进大别山”、"将军故里"的故事传唱乡间,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留下了浓墨重彩辉煌的一笔!

随着时代的车轮,新时代和平安康的来之不易,大别山硝烟远去,开始平静富足,大京九横贯山间。

气笛响彻山谷,给山村的林野增添了别样的风景,这也是那个改革开放初期"春潮涌动”"北上南下”的重要枢纽,记录了一代人奋斗的轨迹。

和许多70,80后同龄人一样,有着不堪回首的曾经,和千金不换的金色年华,我们在大山里长大,在大都市里奋斗,在小城镇里生活,在人生路上寻找属于自己梦想的方向,书写属于自己不一样的人生。

在上海工作十多年,从一个初入尘世的青涩职员,到公司主力,以大山赤子的品性通过自己艰辛实诚的学习与奋斗,有了较为理想安定的工作,可那份对大山的眷恋,却随着年龄漫延,越发清晰!

2016年金秋,一个阳光清爽明亮的季节,如同一个回家的游子,我受邀返乡,开始创办属于本土自己的文创品牌"品匠文创"开始用自己的方式,追寻先靠的足迹,开始在风雨阳光中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开始在大山的怀里,穿行于山林与河堤,往来于乡村与县城,尽其所学,成其所业,在汗水与笑声中,描绘着别样的风景,一程山水一程歌,感恩一路同行,那是我人生中的贵遇。

我们开始以自己的角度去寻找大别山最真的人文风貌,最深的历史印记,最亲的血脉传承,最亮的感人故事,和最红的先辈足迹!以自己的方式再现这片土地的精神风骨,留住乡愁,印见自己。

刚入夏,阴雨连夭,忙完手上几个案例之余,受邀进入荆楚第一古村落,华河祝楼村进行文化探寻与部分主题文创,这是一个被时光遗忘的古村落,却因此保留了最真实的历史残页!

我们选择了一个梅雨初歇的清晨,驱车而往,希望能在这样的洗礼之后有所新的发现,一路青山渐远,夏草茫茫,白鹭齐飞,山风送爽。

路经的边陲小镇,依水而居的村民,被雨后的山风吹得似若明镜的河面,映着苍穹白云,辽远安逸,烟火依稀。

到了晌午,我们才到达村部,吃完饭后,村负责人开始带我们实地采风,航拍取景,沟通探讨。

这可能是我见过保存最完整的大别山古村落了,独特的荆楚结构,工整的石堤砖墙,灵动,古朴而不失庄重。

筑墙为舍,面水而居,仿佛一位饱经风霜的老者,从尘封中走来,站立历史的河畔,静然而立,慰然起敬。

秦砖汉瓦,太原宗祠,装满了一方生灵的前世今生,烈祖烈宗,血脉传承,这是我们华夏子孙生生不息的精神归宿。

祥龙瑞兽,风墙跷首,跷头上的灰瓦,一如千年的兰指,指向那遥远的蓝天,白云之下,千年已过,岁月如梭。

那些门前曾经过往的人与物,生旦净丑,喜乐哀愁,苦辣酸甜,几经花开叶落,在岁月的长河里,在这个安静的午后,惟有庭门依旧,不见故人。

一方完整的小院,古朴书香,入堂的四方天井,一个真实的人间戏场,出将入相,演尽悲欢,而此刻,锣消鼓远,粉墨退尽,我只是一个来晚的看客。

小院幽静,正中四方天井,白晰的阳光洒落院中,黑暗的角落,藏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久无人住,芳草漫过台阶,只有回廊的木柱下,台凳刻满苍桑。

仰望天空,苍穹如洗,天穹如幕,见证寒来暑往,唐风宋雨中风云尽过。

一条后屋厢房的回廊,两侧的睡房,曾经多少个红烛西窗,满月如霜。

侧门

后院一条青石巷与其它厢房副屋相连,贯穿整个家族群居。

穿堂的凉风,拂门而入,荫湿清凉的青苔自由自在地爬满高墙,在这样入暑三伏的午后,安静幽长,只有暗沟里的流水叮当,足以见证先人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心境。

平整的青墙,像那望舒的雨巷。

我们像一个漫游于历史河流的行者,在古与今之间,人与物之外寻找时光的印迹与生命的至真。

每一片瓦片,如同残卷,写着不为人知的曾经。

每一堵青墙,如同古镜,印见一个年代的过往。

站在时空之门下,与世无言,千言难尽。

那坐在院落中年迈的长者,相伴一生,坐在浓荫下,共阅着半本《西游》,在更古老的文言故事里,与世无争。

后面,是他们相依一生的家,遮风挡雨,温暖安闲。

忙完一天的工作,返程的路上路经生态园,一群白鹭在蓝天下青山水田间自由飞翔。

远山的风在暮色苍茫中多了一份灵动

仿佛,我们此程穿越时空,走出时光的另一面,远山无言,都市依稀灯火珊阑

崔敏

空间設計师/摄影师

湖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中国室内装饰协会会员

走读大别山

品匠空间設計 创办人

其摄影旅行作品曾被各大媒体转载推介

文字丨崔敏

摄影丨陈平 崔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