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治APP侵害用户权益行为 促进移动互联网环境监控发展

本报实习生董思岐报道

按照2020年信息通信行业行风建设暨纠风工作部署,为切实加强用户个人信息保护,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安全、更健康、更干净的信息环境,工业和信息化部决定开展纵深推进APP侵害用户权益专项整治行动。

依据《网络安全法》《电信条例》《规范互联网信息服务市场秩序若干规定》(工业和信息化部令第20号)《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工业和信息化部令第24号)和《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工信部信管〔2016〕407号)等规定,深入推进技管结合,加强监督检查,督促相关企业强化APP个人信息保护,及时整改消除违规收集、使用用户个人信息和骚扰用户、欺骗误导用户、应用分发平台管理责任落实不到位等突出问题,净化APP应用空间。

有关专家表示,这次整治行动,能促进整个移动互联网环境监控发展,维护群众的合法权利,加强风险宣传,从群众的根本认知上解决趋利问题。

整治行动促进互联网健康发展

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关于APP侵害用户权益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明确,8月底前上线运行全国APP技术检测平台管理系统,12月10日前完成覆盖40万主流APP检测工作。

笔者梳理了解到,工业和信息化部已于2019年11月就发布过重点针对违规收集个人信息、违规使用个人信息、不合理索取用户权限、为用户注销账号设置障碍四个方面的8类问题开展规范整治工作.其中8类问题包括:私自收集个人信息、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私自共享给第三方用户信息、强制用户使用定向推送功能、不给权限不让用、频繁申请权限、过度索取权限、为用户账号注销设置障碍。

互联网APP侵害用户权益,尤其是侵犯用户隐私的行为屡禁不止。通信高级工程师、互联网规划专家杨波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这个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对严肃我国APP的开发行为,保护公民的个人隐私权有非常积极的影响。一方面藉由这个整治行动,可以防止一些恶性APP在市场上的流行;另一方面也会督促各大互联网企业尊重和保护公民个人隐私,净化网络环境,促进整个移动互联网环境监控发展。

整治任务中提到,整治欺骗误导用户下载与误导用户提供个人信息APP。重点整治非服务所必需或无合理场景,通过积分、奖励、优惠等方式欺骗误导用户提供身份证号码以及个人生物特征信息的行为。某幼儿园家长周女士对笔者表示,幼儿园开学前,老师让家长下载某款APP方便家长实时可以和老师沟通了解自家孩子情况;但是后期发现自己家庭内部信息存在泄漏情况,还多次接到中介电话推销等活动,很受困扰。

整改行动中明确,整改设置障碍、频繁骚扰用户方面APP。APP强制、频繁、过度索取权限。重点整治APP安装、运行和使用相关功能时,非服务所必需或无合理应用场景下,用户拒绝相关授权申请后,应用自动退出或关闭的行为。重点整治短时长、高频次,在用户明确拒绝权限申请后,频繁弹窗、反复申请与当前服务场景无关权限的行为。重点整治未及时明确告知用户索取权限的目的和用途,提前申请超出其业务功能等权限的行为。

杨波表示,APP泄露用户的隐私这种行为肯定是有损用户权益的。如果是在欧洲,欧盟的GPDR有严格的个人数据保护要求,不管是未经允许窃听个人隐私,还是未经允许将个人的隐私数据挪为他用,涉事企业都会承担严重的责任,可能被罚得倾家荡产。可见,中国的监管,还应该更加趋严管理。

对于一些互联网贷款理财企业蹭明星热度虚假宣传,杨波表示,一些互联网贷款公司借用明星热度虚假宣传,违反了用户的知情权。这个和任何商品的虚假宣传是一样的,明星作为公众人物,应该加强自身对广告的审核,一方面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另一方面也避免误导消费者产生连带责任。

加强宣传从认知上解决趋利问题

整治行动提出,应用分发平台管理责任落实不到位。重点整治APP上架审核不严格、违法违规软件处理不及时和APP提供者、运营者、开发者身份信息不真实、联系方式虚假失效等问题。日前,许多互联网贷款、理财、返利APP频频被曝虚假诈骗行为,许多出借人无法得以兑付,回款被截留,相关企业的套路贷、非法集资问题亟待解决。

我国在抵制非法贷款、集资的宣传已经深入到了基层,然而依然有人因为高额的利息诱惑上钩从而倾家荡产,这是一件令人深思的问题。杨波认为,首先要从监管上防止相关APP上线,加强各大应用市场的审核,从工商管理上加强对这类公司的监管;其次还是要加强风险宣传,从群众的根本认知上解决趋利的问题,甚至可以强制这类金融APP在下载或者购买时设置一些防欺骗的提示来警醒消费者。

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投资人程宇对笔者表示,许多金融中介机构本身在从事金融产品销售时,并没有做到替投资人进行风险识别、风险预警、风险管理工作。就移动互联网平台而言,他们其实只是一个中介,非法集资的未必是他们自己,所以从法律责任来讲,一般非法集资这种罪名很难作用到互联网平台上去。因此程宇对投资者提出建议:一是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过高的收益率一定是对应着过高的风险,正如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所言如果收益率超过6%,就要考虑自己损失的风险;二是在购买相关理财产品和投资品时,需要注意平台中介是否充分及时披露底层资产的详细信息,包括但不限于财务报表和重大经营信息等等。

谈起平台如何更好发挥作用避免群众利益损失时,程宇认为,就金融业的本质而言,金融业是一种资产中介行业,不管是平台还是合法持牌者,金融机构都是要对投资者履行风险管理的责任。就风险管理而言,一方面金融机构可以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直接替投资人管理风险。例如银行实际上是存款与贷款的中介,那么银行自己的经营管理和投贷管理实际上就是对存款投资人的一种风险隔离和风险管理手段。另一方面,部分金融中介机构可以通过提供及时充分的信息披露方式来给投资人提供风险管理的可靠依据,由投资人自身来进行风险管理。例如证券交易所。

“金融业的本质是资产中介,但是它的价值是在于给投资人提供风险管理的手段。因此在投资人使用移动互联网平台时,必须要注重平台在这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因为平台需要也应该发挥作用,也是其价值所在。如果没有做好,那么他们所推介的金融产品,就是不值得投资的产品。”程宇进一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