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花样实习生》看懂现在的B站

网视导读:如今的B站依然热爱年轻观众,但在隐藏“年轻人限定”标签方面也从未停止脚步。

作者:九元

编辑:青梧、王册

不只是B站入门指南

《花样实习生》是一档由蔡明、吕良伟、韩乔生三位老师以实习生身份接触Z时代(即95后年轻人)职场生活的真人秀。三位老师中最年轻的是59岁的蔡明,高龄实习生与95后年轻人横跨40年左右的代际沟通问题给节目增添不少看点。

这种大龄实习生的设定与美国电影《实习生》中的情节有异曲同工之妙:年近70岁的主人公Ben不甘心就这样沦为普通退休老人中的一员,毅然决定再次进入职场,跟在一位年轻女上司身后做实习生。本在女上司的帮助下学习年轻人的新知识,女上司也在Ben丰富的生活经历和睿智的谈吐中找回自信的自己。

影片上映之后,很多网友评价说:“在这里找到了和长辈交流沟通的新方式”。其实从芒果台《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主打的妈系闺蜜大获好评,到《三十而立》网友为王漫妮和母亲的“交锋”而备受感触,都可以看出年轻人同样希望与长辈的关系更加密切。因此减少甚至破除代际沟通间的壁垒其实是两代人共同的心愿。

但是影片中的高龄实习生在现实生活中很难见到,两代人彼此学习互相进步的也不过是影片传递出来的“理想主义”画面,真正能付诸实践的点不多。

B站此次拍摄《花样实习生》,从节目表面来看是对电影人物的一次场景重塑,但是看过这档节目后会发现,B站也并非是简单的将电影设定复刻到综艺节目当中。

早在3个月前,B站推出的演讲视频《后浪》就有为两代人寻求破解之道的想法,但是视频发出后却被许多年轻人吐槽“爹味儿”十足。虽然《后浪》所表达的内容无不是对当下年轻人的肯定与赞美,但是这段溢美之词却并没有在它所赞美的群体中收获认同与称赞。

从《后浪》所引发巨大争议不难发现,在两个不同年龄层之间存在很深的代际壁垒,想要突破这个代际壁垒搭建起可以进行沟通的桥梁,就像是从2G跨越到5G,中间所需要的不仅仅是基础设施的升级,更重要的是思想观念更新。

《花样实习生》中有一段情节是蔡明对宅舞区的一位UP主提出舞台修改意见,拥有28年春晚舞台经验的蔡明非常精准的指出表演中所存在的问题,并给出可行性修改建议,UP主最后也采纳了蔡明的修改意见,这段画面全程飘满“专业”的弹幕。

可是就在UP主离开后,负责对接UP主的B站工作人员却跟蔡明指出了刚才在跟对方沟通过程中的说法方式太过于像是一个长辈在说教,不像同龄人之间应有的平等探讨模式,刚与UP结束愉快对话的蔡明听到负责人这么说后却十分委屈的说道:“我这是为她好。”

其实无论是《后浪》里的何冰还是《花样实习生》里的蔡明,可以发现这一代人对于融入年轻人的世界并不是十分抵抗,相反还抱以极大的积极性和热情,但是横亘在两代人之间的沟通模式壁垒,总是让他们经常陷入“道士进庙”的尴尬境遇。

这时候就需要有人在他们身边提醒他们“打开方式”发生错误。

B站的对外印象中,“年轻人最喜爱的App”是很多人对于平台的第一认识,但是从局座到戴建业这些大龄UP主在B站上的走红,可这个平台上的年轻网友对于年龄层包容性也可见一斑。

现在回过头再来看,《后浪》的不被理解和爸妈想要了解年轻人但没能找到年轻人感兴趣的点是一个原理。两个年龄圈层如何做到互相融合、互相理解或许也是节目弱化年龄标签之外想表达的更深一层的含义。

电影《实习生》中,主人公Ben对新生事物的追求,也体现出老年人对新文化的求知欲,如何让年轻人理解老年人不想被时代抛弃的这种欲望或许就是节目想要做到的一种人文关怀。

就《花样实习生》已播内容而言,节目中能引年轻人发笑的沙雕内容比例不大,占时更多的是对三位老师具体表现的铺陈直叙,以及对一些弹幕词汇的理解、B站发展历史的介绍等等,这些让老师们大费脑筋的“挑战”对于年轻人而言,几乎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但是三位老师几近笨拙的去挑战B站各项工作的画面,似乎每个人都能从中都看到自己家里努力学使用智能手机的长辈们的身影。

“去”年轻化有必要,但仍需谨慎

虽然“年轻人最喜欢的App”是B站出圈道路上最重要的一大品牌特色,但是对于一家已经走过11年的互联网公司,已经走到了需要“转型”的关键阶段。起初,年轻化的标签是B站最好的广告牌,是将自身标签由ACG转向全部流行时尚的重要标语,但随着年轻用户的增加、市场饱和度的进一步提升,年轻受众的增幅渐渐不足以满足B站对用户量的需求。

而解决这一现象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再次从年龄出发,通过不断拓展其他年龄层次的用户,并将原有标签概念模糊化来获得更多的用户。

不管是实习生年龄还是环节设定,B站都通过《花样实习生》表达了希望可以吸纳更多年龄受众的想法。当然,这不是B站第一次为“去”年轻化做出的努力。之前,B站就在首页推荐内容增设ACG区之外的其他板块,引进多元化的UP主。

淡化年轻标签是B站拓展之路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但热衷平台多元化的不只有B站一家,西瓜视频就是其中之一。同类型平台之间在竞争的同时,最需要注意的还是内容同质化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西瓜视频和B站之间的流量争夺已经从最初的视频模仿、模式雷同转战到头部KOL之争。两大平台对独家优质内容的重视与日俱增的现象,也恰恰显露出个人特色在框架相似时的重要之处。

因此就算要减轻年轻化给B站带来的外界对于平台用户年龄层定位,年轻化的关键词依然不能被完全抛弃,毕竟这可能会成为B站完全实现多元化后的平台特点之一。

但在今年1月份,B站入选的百大UP主中,生活区UP主足足有34位,而动漫区的UP主数量只有生活区的零头。

就算B站自身没有削弱原始ACG区的打算,生活区和其他类型区域在B站的崛起还是或多或少的影响到ACG区的分流。

随之而来的老用户选择成了一种不确定因素,在B站大刀阔斧的改革之下,固然有老用户坚定不移地陪在B站身边,但也难免有老用户因为ACG区的失真而失望,离开并去寻找新的年轻化土壤。这对新生平台的发展而言是一个机会,对于B站来说却不是一个太好的消息。

两种人群的人数占比虽暂不可知,就目前而言,去年轻化战略方针虽然对B站的冲击目前来说不算太显著,但是这些可能出现的变故却仍不能不被考虑进去。

年轻人在消费者中占了很大比例,中老年人的市场同样不可小觑。依靠“年轻”标签C位出道的B站,也到了要“隐藏”年轻化标签的时候。《花样实习生》不是B站摘掉标签的第一个举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未来,如何在新入局“萌新”与平台原住民之间找到平衡点,或许比扩张吸纳新用户更令B站“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