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新能源汽车扎堆上市背后:资本很热,春天很远

字数 3388

阅读约 7 分钟

作者丨猪九诫

美国时间7月30日,国产新能源汽车品牌理想汽车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上市首日股价收涨43.13%,最高涨幅超过52%,当日市值一度达到148亿美元,超过了此前在美股上市的蔚来汽车。

理想汽车股价,图源:雪球

理想汽车由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于2015年创立,前身为“车和家”,于2019年更名为理想汽车。2019年11月,理想汽车开始量产首款混动SUV“理想ONE”,截止今年6月30日,该车型已交付超过1.04万辆。

2014年特斯拉公开其技术专利以后,国内兴起了一轮电动车创业风潮,众多互联网创业者转型造车,被称作是“造车新势力”,与传统车企相对应。经过几年来的洗牌、重塑和出局之后,国内存活下来的新造车企业自2018年开始量产交付。

今年上半年,随着特斯拉连续四个季度盈利,资本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的追捧迎来高峰,特斯拉市值一度超越3000亿美元,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企业。此前陷入低迷状态的蔚来股价也从年初的2美元左右上涨至目前的12美元左右。

蔚来近期股价走势,图源:雪球

行业风口之下,国内新造车企业纷纷开始冲击资本市场。理想汽车从7月11日提交招股书到昨日正式挂牌上市,间隔不到一个月。据路透社旗下IFR最新报道透露,另一家新能源汽车品牌小鹏汽车也计划8月赴美国上市。

但是资本市场的热捧并不能掩盖新造车企业的困局。和特斯拉相比,目前国内的新能源车企在量产和盈利能力上仍极大受限。随着国内政策的开放,除了上海以外,特斯拉未来还可能在重庆建立另一家超级工厂。

除此之外,传统车企的围剿、疫情以来的经济衰退、全球汽车市场的萎缩,都是新造车企业未来需要应对的挑战。对于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来说,整个行业爆发的窗口期还未到来,新造车企业们的黎明尚远。

星光璀璨的“造车新势力”

国内的造车新势力,目前最具代表性的四家企业分别是蔚来、小鹏、理想和威马,除了威马汽车的沈晖以外其他三人都是互联网人转型再创业,此前已经通过互联网行业实现了财富自由。

其中理想汽车的李想为汽车之家创始人,是国内最早的一批创业者之一,十九岁就开始自己运营泡泡网,24岁便创建了汽车之家,并成长为全球访问量最大的汽车网站。

蔚来的李斌除了是易车网的创始人兼董事长以外,还曾是摩拜单车的早期投资人和董事长 ,当年胡玮炜创立摩拜单车的最早建议便是来自李斌。

小鹏汽车的何小鹏则为UC优视联合创始人,在2014年UC优视被阿里收购以后,何小鹏曾先后担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董事长、土豆总裁,直到2017年才正式从阿里离职加入自己联合创立的小鹏汽车担任董事长。

何小鹏、李斌和李想,图源:何小鹏微博

由于早期互联网人的身份和人脉积累,这三家造车企业背后都有知名投资人、大型投资机构和互联网巨头站台。造车新势力的“新”,一定程度上也指互联网行业和汽车行业的融合。

其中李斌的蔚来背后有腾讯的大力投资、合肥市当地国资站台,还获得了安徽六家国有大银行的104亿授信支持。今年年初蔚来被曝出资金紧张,随后便与合肥市政府签订了超过100亿元的融资框架协议。但以蔚来去年和前年的亏损速度来看,这笔钱能支撑的时间不超过一年。

小鹏汽车的何小鹏背后则有雷军和阿里站台,还有IDG资本、鸿海精密(富士康)、高瓴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的支持。就在7月20日刚刚完成的C+轮融资中,小鹏汽车继续获得老股东高瓴资本和红杉资本的支持,完成近5亿美元融资。

理想汽车的李想背后同样有大股东美团和王兴的全力押注,还有字节跳动和经纬创投的支持。公开数据显示,王兴和美团目前合计持有理想汽车股份达24%,是李想汽车的第一大股东,股权比例超过了创始人李想。从6月底开始,美团创始人王兴更是在其饭否账号上发了将近30条动态为理想汽车站台。

毫无疑问,和传统车企比起来,互联网出身的造车新势力们在造势、营销方面有着很大优势,天然自带流量和曝光,自创业以来就吸引了资本圈的极大关注,也因此获得了大量融资,目前国内洗牌之后幸存的几大新势力车企都是烧钱大户。

在资本市场,造车新势力也吸引到更多关注,获得了和传统车企完全不同的估值逻辑,目前上市的蔚来和理想汽车市值都在百亿美元以上,与部分传统汽车品牌比肩。但是大部分新造车企业目前交付的汽车数量却与其市值/估值存在极大不相称,市值好看融资顺利的新造车们,身上似乎始终缺了点什么。

新造车们少了什么?

从2014年特斯拉公开专利至今,国内造车新势力们大部分起步仅五六年的时间,不管是和传统车企相比,还是和行业龙头相比,在技术储备和量产经验上都存在很大不足。

首先是量产能力上的缺陷。

从2018年开始,国内的新造车先后宣布量产交付,但是截至目前交付数量最多的蔚来累计也才达到五万辆,四大造车新势力累计交付量还不及特斯拉今年一个季度的交付数量。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1-5月全球插电式电动车品牌销量排行榜中,特斯拉、宝马、大众、比亚迪等车企位居前列,而国内知名的新造车企业没有一家进入前十。

2020年1-5月插电式电动车厂商排行

以新造车中交付数量最多的蔚来汽车为例,蔚来今年第二季度交付数量超过一万辆,而作为所有国产新造车共同的对手,特斯拉今年第二季度实现90650辆交付。

其次则是盈利能力的不足。

据理想汽车招股书显示,其2018年和2019年分别亏损了15.3亿元、24.3亿元,这还是在李想被公认为“抠门”的情况下达成的结果。

蔚来汽车作为国内新造车的代表,更是直接将互联网烧钱扩张的模式复制到了汽车行业,仅2019年就亏损了112.9亿,成立以来累计亏损超过了400亿元以上,亏损总额相当于老干妈四年的营业收入,或A股股王茅台一年的净利润 。

特斯拉作为电动汽车的先驱,虽然也曾长期亏损十几年,但是却积累了大量的技术经验,最近几年全球新能源汽车创业的技术专利均来源于特斯拉的专利公开,并且特斯拉自去年以来已经开始连续盈利,其商业模式已初步得到验证。

随着特斯拉国内工厂的建立,人力成本骤降之下,其成本优势还将进一步扩大,对比国内新造车企业将在技术和价格方面占据双重优势。

最后,则是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所存在的泡沫危机。

今年以来,特斯拉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企业,超过了此前市值第一的丰田汽车。但是丰田2019年的汽车销量超过1000万台,而特斯拉去年销量仅36.75万台,特斯拉以不到丰田二十分之一的销量获得了将近三千亿美元的市值。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国内造车新势力上,国内新能源汽车的龙头比亚迪去年销量超过45万台,当前市值为2329.56亿人民币(约334亿美元),其销量是理想、蔚来等新造车企业的十倍以上,市值却只有两倍有余。

除此之外,国内几大造车新势力还分别面临着不同的问题。

例如对蔚来来说,目前依旧没有自己的工厂,量产车型仍旧只能依赖江淮汽车代工,自建工厂迟迟未能落地。与此同时,其大举烧钱的政策让蔚来的量产车型卖一台亏一台,其长期现金流依旧面临极大考验。

蔚来汽车敲钟上市

而对理想汽车来说,其采用的混动路线一直不被行业看好,导致前期融资颇为不顺。2019年,理想汽车融资困难,李想找了一百多个机构仍旧无疾而终,最后只能在经纬创投张颖的建议下求助于他“比较铁并且有钱的哥们儿”王兴和张一鸣,这才解了燃眉之急。

“我们的每轮融资都不容易,即便是王兴领投的C轮融资,也是先去找了大量机构。”理想汽车投资人黄明明在接受36氪采访时曾提到。

除此之外,目前国内的补贴政策也只针对纯电动汽车,理想汽车每辆车还得额外花费8000多元为用户进行补贴 ,进一步增加了成本压力。而据理想汽车透露,其首款纯电SUV要等到2022年才会推出。

理想汽车首款量产车型“理想ONE”

当然,有问题不代表没机会,尤其是当对手犯错的情况下,新造车们同样有不小的机会成功突围。

自2019年国产特斯拉在国内交付以来,其先后曝出减配和做工问题,在部分消费者心中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与此同时,特斯拉后期的多次降价也引起部分用户不满。

作为国内自主品牌,新造车企业在本土化和用户口碑维护方面无疑更具优势,这给了它们弯道超车的机会,但是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解决量产问题和盈利问题的基础上。

中国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和传统汽车市场,无疑是完全可以养活多家新能源汽车厂商的。但是在特斯拉和传统车企的联合围剿下,新造车企业们将如何摆脱产能危机和亏损难题,实现正向的商业模式循环,这仍是一个值得全行业共同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