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洞庭湖最精彩的宋词,当属“满载一船秋色,平铺十里湖光”

洞庭湖,向来是诗人们笔下的宠儿。君不见杜甫笔下的唐诗,一句“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气象宏大,心胸壮阔,把千里洞庭展现在我们的眼前。再看孟浩然,一句“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更是把其中的波澜壮阔描绘到了极致。

宋词笔下,多是儿女情长,婉约表达层次丰富,内蕴丰厚。范仲淹、苏东坡赋予宋词以充足的硬朗气概,这才有了豪放词的别有天地。后人继承东坡词传统,将才华倾倒在千里洞庭之上,才有了这篇无与伦比的精彩词作:

满载一船秋色,平铺十里湖光。波神留我看斜阳,放起鳞鳞细浪。

明日风回更好,今宵露宿何妨?水晶宫里奏霓裳,准拟岳阳楼上。

这就是宋代词人张孝祥的《西江月·阻风山峰下》。这个词人之前没怎么入选过中学语文教材,说来有点陌生,但是其继承了东坡词传统,将豪放注入到诗词之中,使得他笔下的宋词别有风味。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那首《念奴娇·过洞庭》也得以入选部编版语文课本。

在今天我们探讨的这首词中,“满载一船秋色,平铺十里湖光”,开篇12字向来为人称道。诗词就是如此,每个字都简单无比,但是组合在一起,却能够迸发出强大的力量,勾勒出美轮美奂的意境。

遥想当年的词人,在一个秋色宜人的季节,乘坐一叶扁舟,行走在千里湖面之上。湖面上倒映着岸边的树木,已经渐渐有了秋天的气息。船在走,水流也在走。但是无论如何走,那眼中的秋色烂漫,却从未离开,从未远走。

正因为此,词人觉得是这一叶扁舟“满载一船秋色”,一同走在旅途之中。而岸边的满眼秋色,更是令人神往。

目光所及之处,看得到湖面的平静。湖面广阔,却静若一面镜子。词人乘船行到此处,因为风阻太大无法前行,却能在此避风处得到如此平静湖面,当真是幸运的了。

而且,这十个字之下,词人宛若画中游。古人所说诗中有画,宋词当中,也有如此精致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