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少年的玩伴,都如欧阳修笔下的宋词:“渐行渐远渐无书”

在时光的流逝中寻求永恒的东西,向来都是文人们文学创作的主旨。他们用尽全身的力量,用自己的人生经历,书写一篇篇温柔的篇章,旨在寻找那些永恒而经久打动人心的瞬间。

而那些瞬间,多存留在记忆的深处。

时光流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光阴转眼间就不复存在。和光阴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些不经意的瞬间,不经意的情意悠悠。

无论你如今有多大,问自己一个问题,还记得小时候身边的那些玩伴吗?恐怕我们即便是记得,也只是记得而已。就如同当年鲁迅在《故乡》中所描述的那样,即便是想念,但是再相见之时,或许只剩下心与心之间厚重的隔膜了。

而这种人生的感慨与伤感,欧阳修有句宋词说得最为贴切:“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人生是一场孤独的旅程,你在旅途当中会遇到很多人,也会与他们结伴而行一段时间。但是在这一段时间过去之后,余下的你们都会慢慢面临“渐行渐远渐无书”,到最终“水阔鱼沉何处问”。

这句宋词出自他的一首精彩词作: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故攲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这就是宋代文学家欧阳修的《玉楼春·别后不知君远近》,原本写的是女子的相思苦恋。词人继承了五代词乃至花间词的传统,但是又将这种诗词的韵味进一步发扬光大。词人从女子“别后不知君远近”说起,想到两人“渐行渐远渐无书”,表达出了“万叶千声皆是恨”的深情婉约之感,分外动人。

今天我们读这样的宋词,已经不仅限于对于爱情和相思主题的理解,而是扩展为对整个人生的感慨。时光流逝,很容易让我们想起过往,而想起过往,难免又让人存有物是人非之感。这种物是人非之感的到来,就源于这句“渐行渐远渐无书”。

少年的玩伴都离开了,代之以另外的人际关系。一切正如晏殊的小词:即便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但同样会有“似曾相识燕归来”。花开花落无力阻止,而那些围绕在身边的燕子,在你人生中似乎从未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