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汉献帝刘协一生中错过的重掌权力的几次机会

汉家江山四百载,邦来开国协来献

辛酸苦泪委曹营,三请三让携玺迎

这是我所作的一首打油诗可以简单的描绘出刘协的辛酸和无奈,下面就让我们深入的去了解一下这位大汉末代天子是如何被迫一步一步的步入深渊的吧。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从黄巾起义直到西晋司马炎一统三国这96年里,可谓是英雄辈出各大英雄、枭雄、名将、谋臣数不胜数,关注三国历史的朋友们很多都忽略了一个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天下之主的男人,他就是汉献帝刘协,虽说他没有实权但是名义上他在位的31年里他始终是天下共主,今天我就来为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悲情的末代帝王。

据《后汉书》等史书记载刘协出于公元181年,卒于公元234年,字伯和,河南洛阳人(189-220年在位),是汉灵帝刘宏的次子,汉少帝刘辩的弟弟,生母为灵怀皇后王荣,自小被董太后抚养,先后被封为渤海王和陈留王。

后来少帝死后被立为帝年号永汉,一生颠沛流离,本是董卓手下的傀儡皇帝,董卓被杀后又被李U郭U二人掳走,后又被曹操迎回挟天子以令诸侯,曹操死后曹丕即位便逼迫其禅让帝位,后被封为山阳郡公和曹魏的末代君主曹奂相比也算得上善终了,《后汉书》、《三国志》、以及后世各文人雅士对刘协的评价大多都是可惜可怜同情和赞美的语态,例如《后汉书》中写到:"献生不辰,身播国屯,终我四百,永作虞宾。"

纵观刘协的一生,确实是有很多机会能让其重掌汉室,夺回实权的,但都错失良机,例如司徒王允联合吕布杀死董卓,这本是刘协最好的一次夺回权力的机会,因为当时天下人心所向大多为汉室,就连当时的曹操心中所想也是复兴汉室,董卓一死,司徒王允也并没有挟天子以令诸侯的野心,就算他有以他当时的年纪也不足为虑,假以时日刘协长大成人必定是可以掌握大权成就一番事业的。

但由于一系列愚蠢而自大的决定,在公元192年拒绝当时手握西凉铁骑的李傕郭戡二将的投降,不但导致自己身死,还连累的刘协错失未来掌权的绝佳机会,随后刘协被李郭二人裹挟,幸亏有杨奉、董承趁李郭二人内乱之际,趁夜护送刘协和一众大臣逃离了长安。

最后来到了洛阳,但是没有料到的是洛阳城早已被董卓烧杀抢掠,已经破败不堪了,甚至连食物都成了问题,可以看出当时的刘协是有一定威严和话语权的,否则也不会有手握兵权的杨奉和董承还有一众大臣跟随于他,其实这时刘协还是有可以重掌天下的机会的。

可惜命运和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据《三国志》书中记载建安元年也就是公元196年,献帝刘协在洛阳的皇宫之中和一众大臣商讨决定给临近的诸侯传去消息,让他们前来护佑,袁绍和曹操当时离刘协都很近,可惜袁绍没有听从谋士的建议,认为迎接天子他的权力会受制约,于是乎最后来的是野心最大权谋最厉害的曹操,试想一下如果以袁绍的性格和权谋,刘协未必不能再之后徐徐图之重掌权力,当然这都是后话,随着曹操迎还天子之后,据《后汉书》记载在建安元年八月,刘协封曹操为司隶校尉,三个月后又封其为司空,可见刘协和大臣对他还是寄予厚望的。

本来刘协认为曹操是可以帮助他兴复汉室的肱骨之臣,但随后发生的事情却让他又一次陷入绝望之中,随着曹操权力的日益增长,他开始渐渐的把他视为傀儡,刘协又从中回忆起了当时被董卓胁迫的不堪岁月,于是下定决心要除掉曹操,其实这次机会也是成功几率非常大的,因为当时朝中大臣心向汉室的不计其数,他一旦诛杀了曹操,是很有可能重掌大权,随后复兴汉室的。

据《三国志》和《资治通鉴》中记载建安四年(公元199年)刘协遣董妃将诏书藏在玉带之中,也就是著名的衣带诏事件,将其带给当时的国舅大将军董承,董承联系刘备、王子服、种辑、吴硕,吴子兰六人密谋要诛杀曹操,可惜事情败露,三国演义里记载是他的家奴秦庆童心胸狭隘因被董承斥责,于是向曹操告密,正史里其实是因为董承举棋不定,建安四年开始密谋,直到建安五年初还没有决定,才是导致其失败的真正原因,六人最后也只剩刘备逃脱。

随着董承等人的失败也就给刘协的命运真正画上了句号,忠于汉室的大臣悉数被曹操处死或流放,最终刘协只能在不甘中继续当他的傀儡皇帝了。

之后的日子曹操将他的三个女儿都嫁给了刘协,并将曹节立为了皇后,意为监视他刘协心里也清楚,无论他有再多的雄才伟略也不能在曹操手中夺回权力了,但万幸的是曹操对待献帝还算不错,衣食住行都按最高规格满足他,并且终曹操一生也没有逼迫刘协退位,做了一辈子的汉臣直到公元220年曹操去世,曹丕继承魏王的爵位才将刘协赶下了皇位,根据古代二王后三恪的规律曹丕并没有亏待于他,封刘协为山阳郡公让他终于不用再做傀儡,算得上待遇最好的废帝了。

据史书以及野史杂谈中描述刘协退位之后在其封地上还当起了郎中,看诊他自己去挖药材不要百姓的钱财,皇后曹节也就是后来的山阳公夫人也是平易近人经常帮助百姓,山阳的老百姓管刘协称之为大人,管曹节称之为美人,直到今日当年的山阳(今河南焦作)当地也是称父亲叫大,称母亲为美,也称得上一段佳话。

结语:

历史上对刘协的评价不计其数,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下本人最喜欢的南朝范晔先生在《后汉书》中的那句:"传称鼎之为器,虽小而重,故神之所宝,不可夺移。至令负而驱者,此亦穷运之归乎!天厌汉德久矣,山阳其何诛焉!"

参考文献:《资治通鉴》、《后汉书》、《三国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