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皮尔伯格的杀手锏

在AFI于2003年评选的美国电影百大英雄与反派榜单上,排名第一的英雄人物是《杀死一只知更鸟》里的芬奇律师,而紧随其后的就是印第安纳·琼斯博士和大名鼎鼎的007特工詹姆斯·邦德。

斯皮尔伯格在《第三类接触》之后拍摄了一部票房不太成功的战争喜剧《一九四一》,为了重振自己商业上的辉煌,斯皮尔伯格有意执导一部007电影,但他的想法却遭到了回绝。

此时,好友乔治·卢卡斯告诉斯皮尔伯格他有一些比詹姆斯·邦德更有趣的东西——一个富有冒险精神的考古学家,他学识渊博,而且身手了得,身穿皮夹克,戴着一顶西部牛仔的帽子,手里常拿的武器是一条皮鞭......卢卡斯的有趣的东西就是这么一位主人公,除此之外,故事还八字没一撇。

但事后证明,有了这位魅力十足的主人公便已足够,一位伟大的银幕英雄就此诞生,卢卡斯将其命名为印第安纳·琼斯,用的是他的爱犬的名字。

故事的背景被设定在二战期间,希特勒正在世界各地召集考古学家寻找“失落的约柜”——装有上帝赐给希伯来人“十诫”的一块石板,是《圣经》中提到的圣物。它可以显现出上帝的无穷力量,既能保佑一方,也能摧毁一切,希特勒希望借助圣物的神力(关于希特勒的此类传说一直不绝于耳)来支持他疯狂的战争。为了阻止纳粹的邪恶野心,印第安纳·琼斯博士(哈里森·福特饰)被美国军方派往尼泊尔,寻找约柜的踪迹。

他一边要费尽心思找到约柜的所在,一边还要与无孔不入的纳粹分子斗智斗勇不断周旋。最终在罗马找到了指示约柜位置的太阳手杖,继而发现了约柜。然而就在大功告成之际,纳粹军队却抢走了这件圣物,还将琼斯等人留在了蛇穴中。

约柜被纳粹打开,德国人却没有看到他们期待的神力,而是上帝的愤怒。所有在场的纳粹统统都丢了性命!紧闭双眼的琼斯逃过一劫。最终,约柜被交给了美国军方,得以妥善保存。

全片充斥着跌宕起伏的剧情、一刻不停的动作场面和机智俏皮的台词对白。哈里森·福特饰演了这个头脑复杂、四肢发达的英雄形象,只不过他的英雄主义已经与传统概念下的英雄主义大相径庭,在他的身上,充分体现着6、70年代的叛逆和颠覆精神。

《法柜奇兵》在全球收获了3.8亿美金的票房,的确如斯皮尔伯格所愿,重振了他商业上的辉煌。而且,它还开创了一种全新的冒险电影类型,从此以后,类似的以寻宝为目的,一路上夹杂着紧张与轻松的动作冒险片成为了好莱坞大量生产的亚类型影片。

后来热卖的《木乃伊》系列、《国家宝藏》系列、《达芬奇密码》系列、《博物馆之夜》等影片都是师从《夺宝奇兵》的典型代表。

斯皮尔伯格自己也把《夺宝奇兵》拍成了一个系列,在《法柜奇兵》之后不久他便拍摄了续集《魔宫骑兵》(Indiana Jones and the Temple of Doom,1984),其中加入了更多黑暗的元素,包括大量令人恶心的虫豸与充满邪性的巫术和祭典。

后来,每当斯皮尔伯格在事业上陷入困境之时,他就会拍摄一部《夺宝奇兵》,因为他知道美国观众永远会买印第安纳·琼斯的账,这一招也成为了他屡试不爽的灵丹妙药。1989年,斯皮尔伯格为了将第三集《圣战骑兵》(Indiana Jones and the Last Crusade,1989)拍出新意,还拉来了肖恩·康纳利和里弗·菲尼克斯新老两位明星与哈里森·福特搭台唱戏,前者饰演琼斯博士的父亲与他一道追寻神秘的圣杯。

2008年,斯皮尔伯格又一次祭出了这招杀手锏,此时已经年届66岁的福特时隔19年后披挂上阵,再度挥舞起了皮鞭。《水晶头骨王国》( Indiana Jones and the Kingdom of the Crystal Skull,2008)的故事与前三集相比其实毫无新意,依然是在与邪恶势力(这次是邪恶的苏联间谍)的较量中寻找某些带有神秘力量的圣器。

但却轻易在全球席卷了近8亿美元的票房。现在,第五集《纹章使者》已经被提上了斯皮尔伯格的日程表,如果不出意外,2014年上映的该片又将以无甚惊喜的姿态再次轻松地拿下几亿美元的票房。

正如詹姆斯·邦德已经走过半个世纪,前后换了六任,每隔几年就要推出一部新作一样,印第安纳·琼斯作为人们热爱的英雄,也将一直在银幕上存在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