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是一支球队最需要被灌输的东西

作者 | Kevin Ding

翻译 | VE

凯文·丁是一个独立的体育作家,他的言论和观点不代表洛杉矶湖人的观点。

即使库兹马被视为球队中最年轻的球员之一,他的羽翼也足够丰满,我们能感受到他想接管比赛的渴望。

时间回到12月22日,作出改变的正是库兹马,他摇身一变,成为沃格尔和湖人在这整个赛季中能够有所依赖的人。

那一晚,勒布朗·詹姆斯赛季因胸廓肌拉伤首次缺席,只能坐在替补席观战。

最后湖人输给了掘金。

“看起来想要成为勒布朗的后继者很难。”库兹马在赛后说道。

毫不夸张的说,“后继者”这一概念在这支队伍中根深蒂固。它完美的契合了球队的特质——以詹姆斯为领导、戴维斯为核心。

尽管其他球员知道外界会说他们都是可以被替代的,但是他们始终怀着自己就是独一无二的信心。

(Photo by Jim Poorten/NBAE via Getty Images)

这是沃格尔重用角色球员以及佩林卡构建出的阵容之间碰撞出的信心火花。

当然,这一切都基于詹姆斯和戴维斯一直以来都被人们视为联盟中最佳超巨的基础上发生的。

这所带来的结果就是球队中的球员都感到了自身的价值,这是因为他们在这个49胜14负的赛季中有机会去逐一地去证明自己的不可替代。

也许在某一晚霍华德的篮板和护框表现要好于麦基;也许杜德利的智慧要比丹尼·格林的关键球更好。

谁会是那个站出来的人呢?

也许明天,那个人就是你。

所以相比于“站出来”或“融入进去”这样的纸上谈兵,“后继者”的这种氛围对于球队来说似乎更实质些。

“并且这种氛围会一直保持下去。”卡鲁索说道。

这是一个掷地有声,重点鲜明的逻辑。

也解释了为什么湖人拥有着这样的思想建树——所有体育领域的任何球队的球员受伤或者缺席时所发表的言论是类似的。

(Photo by Jesse D. Garrabrant/NBAE via Getty Images)

湖人坚信他们有数不清的方法去赢得比赛。

这取决于特定的一天当中这个驶向海岸的巨轮的船长勒布朗、大副戴维斯需要哪种特定的帮助。

现在,如果我们是在讨论詹姆斯和戴维斯退出复赛而不是布拉德利和隆多的话,那去说湖人可以继续夺冠之路简直是痴人说梦。

但是,在布拉德利选择退出剩余比赛和隆多拇指受伤的情况下,全世界的人都十分相信其他人也可以起到他们两个的作用。

湖人如此相信这样的言论是因为他们“后继者”的另一项测试——由于阵容的多变性以及勒布朗迟早会在季后赛更多持球,他们可以展现出自身的闪光点。

“我当然充满自信,我知道我的队友们都相信我。”库克说道,他是目前可能会打更多时间的后卫之一。

“显然,我们都希望隆多和布拉德利都可以在这里,但这就是后继者精神。正是它让我们这支球队变得如此特殊。我的教练,我的队友们,所有人都彼此信任着。当然,前提是我们都相信着我们这个团队。”

(Photo by Jesse D. Garrabrant/NBAE via Getty Images)

其实从最真实的感觉出发,后继者是迪昂·维特斯和JR·史密斯。

这两个球员甚至都还没有在常规赛正式亮相。

属于他们的时刻即将要来临了。

湖人在佛罗里达州的混战和常规赛将会囊括维特斯和史密斯。他们将作为布拉德利和隆多的替代者出现在这暗潮涌动的情景当中。

毫无疑问,时间方面是有些压力的,但是从一个新颖的角度来看,阔别联盟多年最终与湖人签约的维特斯和史密斯迎来的正是后继者的机会。

“显然,只有在机会消失过后,你才知道你失去了什么。”史密斯说。

就像湖人其他球员对有机会为冲击冠军的这个赛季做些事情而感激那样,维特斯和史密斯可以从板凳席中站出来,做一些热身并且尝试着去当后继者。

在疫情之前,这些离他们有着很远很远的距离。

(Photo by Jesse D. Garrabrant/NBAE via Getty Images)

现在,他们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又得到了一次机会...

“这就是篮球,我一辈子都在做这件事情。”维特斯说,“所以我要做的就是当我被叫到时,做好准备,投入战斗,尝试去影响比赛。”

总而言之,成为一个成功的后继者的精髓在于:充满渴望的同时不要忧虑;充满斗志的同时不要变得贪婪。

做你自己,但要服务于你的球队。

这是一个平衡的过程,意味着当你没上场时,你必须去接受和适应。

比如:隆多可以在季后赛的某一阶段回归,湖人知道有些对手——尤其是快船的贝弗利——会通过全场领防詹姆斯,不让他接球并且迫使他运球或者仅仅让他组织进攻,用这些作为对布拉德利和隆多缺阵的回应。

(Photo by Jim Poorten/NBAE via Getty Images)

这意味着卡鲁索会打更多的时间,可能戴维斯和库兹马会承担更多的运球任务。

虽然史密斯在克里夫兰骑士与詹姆斯一起时有着高光表现,并且提供了已证明过的接球就投能力,但请记住,湖人在三月份先签了维特斯而不是史密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前者的持球能力,这是球队目前更需要的。

此外,维特斯上赛季在热火场均出场26分钟,场均可以拿到12分。

在对阵不试着给詹姆斯持球压力的球队时,卡鲁索仍然会得到重用,但库克也会有更多的机会——虽然波普会更适合这点。

沃格尔已经说了波普会出现在他的首发名单中,因为在之前布拉德利的受伤使球队最棒的对球防守消失时,波普表现得很好。

甚至在艾弗里重新变得健康后,沃格尔仍会感慨道:“波普所做的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他做的太棒了,真的很棒。”

(Photo by Jesse D. Garrabrant/NBAE via Getty Images)

在这个赛季,波普以39.4%的三分球命中率引领全队(不考虑霍华德,麦基和杜德利受限的出手次数)。

波普拼尽全力的防守组成了本赛季这支防守为先的球队,并且波普(场均出场26.4分钟)已经比布拉德利(24.2分钟)出场的更多了。

联盟中许多人都认同在季后赛中,比起拥有一个有高度的侧翼防守者要比有一个对球防守的防守者更迫切。

因为小一些的控球后卫用设计好的包夹计划来应对会让比赛变得更简单。

2015-16赛季,波普第一次以一名杰出的侧翼防守者引起了大众的注意——然后他进入了生涯唯一一次季后赛:场均15.8分,1.8个抢断。

同时三分球命中率高达44.4%,每场比赛出场超过40分钟。

请注意,当时季后赛的压力和现在相比是完全不同的:波普的活塞在东部分区是八号种子并且被人们预测在第一轮会被詹姆斯带领的最终夺冠的克里夫兰骑士受困横扫。

(Photo by Jim Poorten/NBAE via Getty Images)

“我的比赛进一步延伸了。”波普说,“在空间方面我已经进步许多了,这是我一直需要改善的地方,我认为我已经为这次机会准备好了。”

即使没有伤病或者缺席为湖人铺垫了出场时间,后继者的信念仍会被应用起来。

不仅仅是沃格尔鼓励着在戴维斯和詹姆斯背后得分的任何一个人——“我真的相信我们的第三进攻选择,我们有着足够的火力。”沃格尔说,——但是轮换最终将会制定下来。

每场比赛的最后三到四分钟对于沃格尔来说就是阅读比赛情形和决定如何最好的使用戴维斯和詹姆斯,从而将胜利带回家。

一个额外的防守者的需求往往意味着需要霍华德,而不是库兹马。

面对包夹詹姆斯的球队时,在外线投射方面要重用波普多于卡鲁索。这取决于比赛中的个人表现,也许会是手感滚烫的那位。

(Photo by Jesse D. Garrabrant/NBAE via Getty Images)

一部分是科学,一部分是直觉。

不管是哪一种选择,沃格尔都必须要让特定的事情或者特定的球员在关键时刻完成他们的任务——现在就要去考虑季后赛所带来的压力了。

这就是为什么说沃格尔认为维特斯和史密斯的加盟为球队带来了“硬”和“跩”。

自信是一支球队最需要被灌输的东西。

同时,我们也很需要将“季后赛隆多”那样强硬的态度注入那些已经受伤的球员中。

隆多有着目前他的一些队友们急需培养的季后赛经验。

但是这也使得见证哪位湖人球员以那种方式成为后继者变得更有趣:谁可以在第一次进入如此重要的季后赛中证明自己的价值?

又有哪位已经在季后赛证明过自己的球员会以湖人球员的身份在湖人季后赛历史上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呢?

(Photo by Jeff Gross/Allsport via Getty Images)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