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玺临摹:一方战国齐玺——汉字,本来就很美

中国的篆刻艺术,独立于世界艺术之林,世界上其他国家没有篆刻艺术,日本以及东南亚的篆刻,实际上还是中国的篆刻,不能单列,因为他们使用的还是中国的汉字。我们学习篆刻日渐深入,就会接触到战国古玺的临摹,在古留玺的临摹过程中,我们会越来越感受到汉字之美,从而理解为什么只有中国有篆刻艺术。

本文介绍的是一方战国齐玺。印文是“阳都邑聚徒盟之玺”,阳都,齐地名,在春秋时有“阳国”,位置在山东沂水县西南。《春秋·闵公二年》有记载:“二年春王正月,齐人迁阳。”齐人逼徙阳国之民而取其地为齐邑。到汉代,称“阳都县”。

(《春秋左氏传》的记载)

战国齐是中国历史上从西周延续到春秋战国时期的一个诸侯国,按其历史,又有姜齐和田齐之分,西周初,周武王封吕尚于齐(也叫姜尚),故以吕为氏,这之后的齐国均在姜姓统治之下,简称姜齐。

(姜尚就是大名鼎鼎的姜子牙)

大概公元前391年(这时已进入战国时期),田成子四世孙田和废齐康公自立为国君,很快周天子(安王)册命他为齐侯,这之后的齐国被称为田齐,齐国因地理位置和国力的原因,是六国中最后一个被秦国灭掉的国家,从货币等角度看,齐国也是受秦系文化影响最小的国家(因为地理距离远),当然,玺印也较为另类。

(齐的位置)

比如,我们很少在战国齐玺里看到有田字界格的白文齐玺,齐玺最多是中间一竖线将印文分成左右两半,如果加了十字界格,齐人就会省去外面的边框,相对来说,齐人更粗犷一些,秦人更规矩一些,所以有这样的结果。

再比如,齐人还有曲尺形玺,还有多出凸榫的玺,这是其他国家玺印里所没有的玺印样式,比如本文要介绍的这一方:

(齐玺独有的样式)

这个多出来的凸榫同样用于钤盖,因为它在同一个水平面上,如图:

(阳都邑聚盟之玺)

先不要管文字是不是正确(我们说过,现存的古玺,文字常常争论不定),先看样式,这种样式格外个性,甚至还有更厉害的,上下都有凸榫一个,如:

(齐玺独有的样式)

这个凸出的榫是做什么用的,现代说法不一,很可能是为了在钤盖时辨别印玺的方向用的标记。

说回这方印,在这方印里,我们能看到更多的汉字天然之美:

1、突出的疏密对比之美

这是其他字母文字所不具备的天然之美,篆刻之美,首在章法之美,而篆刻的章法之美,又首先是疏密对比,对于疏密,汉字有天然的优势。这方印里,有三个天然字形较为疏散的文字:阳、邑、之。因此印面也就天然有了疏密对比之美。

(天然的疏密之美)

由于字形疏散,这三个字所在的区域,都形成了大片红地,与其他字形繁密的字形所成大块白字组成强烈的红白对比之美。

2、呆萌呆萌的象形之美

汉字最早的造字法,肯定是象形和会意,人们在自然界所看到的东西,想要表达它,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画出来它的样子,汉字就是这样,在汉字中有大量的象形字,这些字,基本可以望文生义,看到文字,就能知道意思,这也是汉字的天然优势,也是其他字母文字所不具备的。在这方印里,“都”字像城防坚固的都城(与“邑”相比,它是多么宏伟壮观,而“邑”又是多么小);“徒”字像小人(门徒)在讲台下或者小屋子里汇聚排队(当然也可以看作是,一只大鸟在拉屎);“盟”像是做出了承诺坚定站立的人……见到字,就大致能“猜”出个大概,这很特别,也很神秘,但也很神奇,这也是汉字独有的美(当然,或许不同的人还有不同的理解)。

(呆萌的象形)

3、重复线条的排叠之美

汉字里,较为繁复的字,通常会有相同笔画,这些笔画,放在一起,会形成突出的排叠之美,增强了韵律,突出了节奏,并形成视觉汇聚点。这也是其它字母文字所不具备的。放在篆刻里则格外明显,比如这方印里的相同笔画:

(排叠增加韵律和视觉重点)

当然,临摹古玺时,我们还要看到匠人们在汉字的天然之美外,并没有什么事情也没有做,比如:1、这方印是八个字,匠人安排八个字,为“三二三”分布,使印面配比达成平衡;2、“邑”字太简单,如果不加特别处理,它就有可能被独立在印面文字之外,失去了整体性,但匠人让“都”和“徒”都伸出了笔画,突入“邑”字空间,使“邑”字与其他字之间建立了联系。3、“之”字也简单,匠人将它与“玺”字连在一起,建立联系。

当然,这方印里的方圆对比之美也值得一提:“邑”字的圆是明显的,“盟”字的上部的圆也是明显的,而“徒”部的框,明显是方的,“盟”字的下部也明显是方的。

其实,方圆对比之美,也是汉字独有的美!

(【篆刻作业】之231,部分图片引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