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风暴》,谍战里的扫地僧

电影《窃听风暴》,原名《他人的生活》。

相较于《他人的生活》这个略显文艺的名字,《窃听风暴》所表达的惊险刺激,自带爽感,显然卖相更好。

国内能在引进这部片子的时候翻译成《窃听风暴》,明显是了解电影市场的行家里手在操刀。

然而原名《他人的生活》也只有其贴切和深刻之处。

主角卫斯勒是一位窃听专家。

这一点电影开篇便通过卫斯勒在秘密警察授课的片段,展现了他教科书级别的窃听技术。

是真的“教科书级别”,卫斯勒在讲台上讲述审讯模板,所用“教材”正是他自己主导的审讯案例。

此时,他是倍受尊敬的专家教授,上司是自己多年的同窗好友,在他面前不吝称赞。

哪怕他不善言谈,孤独挂在脸上,也只是增加了这位专业人士的神秘感。

这样成功人士的站位,跟电影结尾处,那个被发配到地下收发室多年,刨除专业高光,孤寂地走在大街上的身影形成鲜明对比。

然而,相较于身处高位时,代行权利之威的国家机器,那个身披人性之光被抛进社会底层的他更加迷人。

他经过书店,一抬头发现那位久负盛名的“故人”作家出新书,他看了几眼便选择进去翻看。

一番之下,竟意外发现自己的名字被郑重地放在扉页。

他拿起这本书走向收银台,因为他如今的身份和职业养出的“小人物”气息,收银员甚至不觉得他会读书。

收银员:请问您要送给谁?

卫斯勒:我自己看。

接下来便是昏黄灯光下,定格在卫斯勒躺在沙发上翻看这本书的画面。

看电影的时候,其实他被发配去收发室,拖着信件走在大街上的时候,突然就给我一种“扫地僧”的感觉。

扫地僧,在世俗狭窄的定义里,曾经的辉煌不再,但在内心格局和本领上,他代表了一个人的最高标准。

在我们的武侠世界里,“扫地僧”一般都以主角助攻手方式存在。像流星般划过,闪耀而短暂,好像我们从来也不太关心他的过往。

倒是在《窃听风暴》,我们能够窥探到卫斯勒从所谓的“一代宗师”变成扫地僧的过程。

还是要回到电影原名《他人的故事》

卫斯勒为了拯救艺术家情侣,而甘愿承担事业和人生上的滑铁卢。

被救下的德瑞曼,整个“风暴”过程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处在危险中。当多年后风暴过去,往事尘埃落定,他得知真相,感动、震撼,在堆叠如小山一样的资料里认识了解卫斯勒,在自己的回忆录里郑重地写下感谢卫斯勒。

但他终究也没有打破次元,跟卫斯勒相见。

这大概就是彼此格局上的遥相呼应。

以此为出发点,卫斯勒在“观看”德瑞曼和他的朋友们时,一步步被他们的真情和信仰所触动。

最先唤醒卫斯勒的,是他对一流艺术家,德瑞曼的演员女朋友西兰的仰慕,或说欲望。

这也造成了机器一样的卫斯勒,唯一一次失控。他甚至当面去跟西兰搭讪。

不知道西兰的礼貌回应在多大程度上骚动了卫斯勒的心,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刻,卫斯勒被真正唤醒了。这种仰慕,也在最后西兰死的时候得到了升华。

卫斯勒对德瑞曼则是被压迫者在正义上的共鸣。

德瑞曼写在文章里的那些反抗和争取,让卫斯勒心甘情愿加入弱者的阵营,散发出天使般的人性光辉。

德瑞曼的生活,感情,朋友,信仰,卫斯勒一点点被打开和拥抱,并在最终拥抱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