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界的神雕侠侣:夫妻俩一人仅凭一首诗,便千古留名

唐诗界的神雕侠侣:夫妻俩一人仅凭一首诗,便千古留名

五千年的华夏文化史卷帙浩繁,但想在其中留下一个名字,何其艰难,许多人笔耕不缀,终其一生,却只能随尘土飞烟消失在虚无之中,而有些人,可能凭着只言片语,或许是一首小诗,便留名千古,为世人所铭记。

古代由于种种限制条件以及社会环境,那些极少部分有机会能够读书写字的,多半是男性,所以古代的诗人也多是男性。六朝隋唐,宋元明清,为世人所熟知的女性诗人,寥寥无几,然而在唐朝,却有一位女诗人,凭着一首七绝,流传于世,她的名字叫做陈玉兰。

这个名字可能大家印象比较模糊,毕竟当年我们背诗,很少记得题目和名字,不过她的那首七绝,即便是在名家如云的唐朝,也广受赞誉,此诗名为《寄外征衣》:

夫戍边关妾在吴,西风吹妾妾忧夫。

一行书信千行泪,寒到君边衣到无。

通过题目和诗意,读者便能大概勾勒这首诗的创作背景。妾是古代妇女的自称,首句是说,女子的丈夫在国家的边关驻守,而她却在吴地,辽水无极,雁山参云,二人相爱相思却不能相见。

闺中西风吹过,院中落叶萧萧,女子感到一丝的秋凉,不过这位女子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自己的丈夫。他在遥远荒凉的边关,定然是更加寒冷,妻子担忧不已,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最后摊开纸笔,写下了一封信。

信中每一行字,都凝聚着这位妻子的千行泪水和无尽的思念,当然,还有担忧,担忧寒风已经袭来,也吹到了边关,却不知道她早前寄的寒衣,到了没有。

古代科技不发达,通信极为不便,等到这封充满担忧的书信到了丈夫手中,寒衣也应该到了,而若要等到丈夫回信,答复寒衣到否,恐怕寒冷的天气已经过了大半,知道到没到也无多大意义。

可即便是这样,妻子要寄这封书信,因为她想要的,不是寒衣到否的答案,而是安抚自己担忧、排遣相思的一种方式,其中也透露着对丈夫深深的爱。

陈玉兰的丈夫,大家可能一时想不起,但她丈夫一首七绝,说了上句,很多人都能接下句:

雨晴

雨前初见花间蕊,雨后全无叶底花。

蜂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

诗中描绘的雨后初晴的景象。下雨之前,鲜艳的花朵还展露着鲜嫩的花蕊,春意盎然、春色撩人,春在这花间肆意。忽然春雨倾落,花儿如何经得起这般摧残,风雨一阵,只有残枝落叶,不见花儿。

云朵逐渐洁白,阳光温暖起来,慵懒地洒在庭院,一群蜂蝶纷纷飞来,却没有在院中的花枝上停留,而是径直越过了围墙,飞到了邻家。诗人不禁怀疑起来,难不成,盎然的春色,都在邻家?

一群飞越围墙的蜂蝶,引起了诗人无限的遐想,也勾起了读者无尽的想象。这种手法,就如《沧浪诗话》所言:

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故其妙处,透彻玲珑……水中之月,镜中之像,言有尽而意无穷。

此诗受到后世一致好评,王安石甚至将诗改了几个字,放在自己的诗集中。《唐诗摘钞》认为这首诗是讥讽那些趋炎附势之辈,不知道算不算过度解读。其实有没有这层意思,都不影响此诗的艺术成就。

诗的作者,叫做王驾,也就是陈玉兰的丈夫。王驾大顺元年进士及第,官至礼部员外郎,后来弃官归隐。他们夫妻二人一人一首诗,流传千古,后来又归隐,就像金庸小说中的神雕侠侣一般,在江湖流传着不小的名声,最后又隐居终南山下。真可谓是诗坛一段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