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找粉丝私联要钱,明星这行为low到爆了!

【存照第687期】

(文/Flora)不得不说,潘玮柏宣布结婚的代价也太高了吧!

宣布第一天,妻子宣云被网友扒了个底掉,和吴昕的cp粉无尾熊后援会也宣布关闭不再运营。

最受打击的就是,过了两天,无尾熊后援会还脱粉回踩了,送上实锤证明潘玮柏主动私联粉丝。

先是潘玮柏的工作人员主动加了后援会会长的朋友圈,时间是今年的5月11日,7月官宣结婚,5月私联,明显就是要捞最后一笔的节奏啊!

私联当然并无目的,要求是带动cp粉扩散“潘玮柏世界巡回演唱会live”碟片的购买信息。说是扩散,但无非就是靠着后援会来带动粉丝增加销量,基本上可以理解为“伸手要钱”。

之后后援会还上传来cp粉应援的明细账单,一共花费了205万。结果两个月后等来的是男方和小女友结婚的消息...此时求下粉丝的心理阴影面积。

既然说到潘玮柏,那就再细聊一下他的明星之路好了,他算是80后、90后回忆里的偶像歌手,大火过但幸运指数大于实力,出道是在华语乐坛鼎盛的千禧年,和周杰伦一样擅长hiphop,甚至有网友在多年之后还讨论过“他算不算得上是和周董并肩的歌手?”

但答案很显然是no,周董纯原创,而潘玮柏,坦白来讲,他只是占了当初信息还未全球化,国内外音乐不流通的好时候。

几首最出名的歌都是靠“抄”,好听点叫翻唱啦,《快乐崇拜》是来自韩国乌龟组合的《come on》、《不得不爱》的原唱则是韩国FREE STYLE组合,这也就难怪那么火都得不到金曲奖了。

后来音乐市场越发不景气了,潘玮柏也就开始成为尝试其他副业,开潮牌店,演电视剧,但这其中他也算没有失去初心,依旧出专辑,不过等到可以完全原创的时候,传唱度也就完全不及他之前翻唱的那些歌。

至此,潘玮柏的地位也就注定了,从原先的到要与周董比肩,到后来的渐行渐远,总之一句火是火过,但是已经flop,甚至到了要找cp粉要专辑销量的境地,哎!

不过说到娱乐圈的艺人,只要尝过了火的滋味,就很难接受“过气”的现实,如果粉丝逐渐流失,那干脆撕下脸皮直接要钱也是大有人在。

举个例子,韩国歌手黄致列当初在限寒令前参加《歌手》,在大陆一炮走红,因为实力强+会营业,吸到了不少粉丝,而且他的粉丝年龄段都很广,甚至有很多奶奶粉都愿意不远万里见他一面。

但限寒+油腻笔芯+在韩国综艺吐槽中国空气不好之后,黄致列的人气也犹如泡沫,瞬间消失,甚至立即返水。

而就是年初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相比其他国外艺人金在中,矢野浩二自己掏腰包捐献物资,黄致列竟然呼吁粉丝打款给自己,当然不是以粉丝团的名义捐给灾区,而是自己来当这个好人。

所以,在黄致列晒出相关的物料之后,国内网友们却没有因此感动,反而认为黄致列这样的行为无异于是“在线乞讨”。

而说到现实版的“在线乞讨”,那当然就指的是日本女星酒井法子。

作为90年代在全亚洲红遍半边天的人,这位姐的人生也是传奇。玉女时代,她影视歌三栖爆红,1993年她出演了首部华语作品——中日合拍电视剧《我爱美人鱼》,饰演了善良纯真又可爱的美人鱼“美美”,给中国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然而,要知道娱乐圈爆红的人年年有,但最难做的就是常青树。2009年婚后的酒井法子她因吸d被捕,形象破灭不说还直接被日本娱乐圈封杀。

之后离婚,只能在邮轮上做驻唱歌手讨生活。2019年开年,就出现了她的“在线乞讨”新闻,当时她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动态。前脚刚说完感谢粉丝希望来年继续关照,文案内容突然话锋一转,生硬直白地插入了两个收款链接,收款链接上还非常“贴心”地标明了不同渠道的支付方式。

这种直接扫码要钱的手法真的直接震惊我等吃瓜群众的三观,这都不是割韭菜,就是直接要钱啊!

之后,尽管酒井法子发文道歉,但也挽救不了国内网友对她的印象,只能说,她与其背后的团队,似乎太小看了中国的市场。整个过程也只是给网友们徒添笑柄罢了。

不过说回到,flop的明星和管粉丝要钱这事,只能感叹娱乐圈的确是个漂泊不定的地方,人气决定一切,毕竟老话讲,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