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一2岁男孩坐个板凳不小心摔进ICU,婆婆用鞋底怒抽儿媳脸

我这样抱着儿子去上学已经6年时间了,每天往返学校14次,每两节课去给他换一次纸尿裤。在班级的那张桌子上,我已经给儿子换了6年的纸尿裤,从起初的尴尬到如今的习以为常。我期望儿子像其他孩子一样正常生活,否则我死也不甘心,因为我欠他太多太多。

【点击视频了解详情 爱心捐款链接救救截瘫9年的梓豪】或者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救救截瘫9年的梓豪。

我叫吕秀红,今年32岁,家住安徽省滁州市来安县,儿子杜梓豪今年11岁。我的家庭曾经也是幸福的,儿子的到来让这个家充满快乐。可是就在梓豪两周岁生日的前一天,不小心从凳子上摔了下来,屁股着地,造成血肿压迫骨髓,直接进了医院ICU,医生的一张病危通知单让我整个人都懵了。婆婆脱下鞋就抽我的脸,说我是个无能的女人,看个孩子都看不好。我握着笔久久签不下自己的名字,我承认都怪我,豆大的汗珠夹杂着眼泪打湿了单子。

梓豪好像知道妈妈是多无辜,特别坚强,也曾多次在生死边缘挣扎,总算活了下来,却被无情的诊断为:脊髓损伤高位截瘫。我当时的心情无法言说,恨不得拿头去撞墙。这些年,是医生的话,给了我坚持活下去的动力。医生告诉我说:“孩子还小容易恢复,有很大的希望可以重新站起来,一定不要放弃。”

随后,我独自带着梓豪踏上了漫漫求医之路,这一走就是9年。丈夫杜俊杰为了赚钱给梓豪治病,常年在外打拼,我只能一个人带着已经瘫痪的梓豪。

我们母子辗转上海、南京、安徽等各大医院,只要听到一点点希望,我就带着他赶过去。因为我们没钱,康复治疗从起初的坚持,变成现在的断断续续。我们过起了借到钱就继续治疗,没有钱就回家的日子。尽管如此,梓豪的病情却有了很大改善。

我永远记得,梓豪受伤后第一次尝试自己翻身时的那份喜悦。那段时间治疗了很久,没有一点起色,当我就要失去希望和信心的时候,梓豪突然坚强翻身给了我惊喜,压抑很久的我,抱着孩子放声大哭。

针灸、按摩、电疗,孩子经历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这些苦没有白费,梓豪在一点点好转。一直没有痛感的梓豪突然委屈地喊疼,我头一次因为儿子喊疼而开心到流眼泪。曾经大小便失禁的梓豪,现在小便也偶尔可以控制,我似乎等来了希望。一开始看着孩子瘫痪,自己的内心一直在滴血,现在也接受了,这是我的孩子,作为母亲,我本该承受所有的一切。

转眼梓豪到了上学的年纪,我想让他上学,不管他以后会怎样,我都要让他跟其他孩子一样的读书认字。在我的恳求之下,当地学校同意了梓豪入学。从此,这段抱着儿子求学的道路,我一走就是6年。尽管梓豪不会走路,可体重一直在长,我抱着他也越来越吃力,可是为了心里的那个希望,我咬着牙坚持着。

每天我都是学校和家里两头跑,掐着时间赶到学校,趁着课间十分钟给他换个纸尿裤。这些年,我每天盼着老师准时下课,哪怕能给我留三五分钟也好。

我深知梓豪渴望和其他孩子一样能跑能跳,他多次呆呆地望着学校操场的方向出神,回过神来想继续写作业,可是笔掉在地上都捡不起来,落寞和无助写在脸上,我看在心里很不是滋味。后来的体育课,我都尽量赶过去,推着他在操场上看着大家做运动。梓豪的眼睛闪着光,随着同学们的奔跑,时不时嘴角上扬。我知道,他是多想站起来啊。

现在梓豪中断治疗差不多一年时间了,腿部由于长时间缺乏康复治疗,已经严重变形。最近,我又借到了2万块钱,带着梓豪入了院,可是面对高昂的治疗费用,我知道坚持不了多久,钱花完了我们就又要回家了。

医生的忠告就在耳边:“随着孩子年龄越来越大,康复效果也会越来越差,如果再拖下去,别说想站起来,这腿能不能保得住都难说。”现在,我特别害怕,害怕我曾经答应过儿子让他重新站起来的承诺,没办法实现。

如果你愿救助孩子,请您点击捐款链接:【救救截瘫9年的梓豪】 ,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为孩子献上一点爱心。或者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救救截瘫9年的梓豪。(图文/许丽沙 编辑/黑土影像工作室 毕大鹏)更多详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黑土影像。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