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剧《暗黑3》:循环宇宙下的“烧脑”盛宴

如果你惊叹于《纸牌屋》的权谋,惊艳于《纸钞屋》的智斗,惊奇于《怪奇物语》的脑洞……那么一定不能错过黑色科幻片《暗黑》这部集大成之作。在前段时间烂番茄观众的“Netflix最佳原创剧”票选中,《暗黑》经过层层PK荣登榜首,且碾压式地战胜了品质、口碑双高的热门剧集《怪奇物语》。

作为Netflix第一部德语原创剧集,《暗黑》可谓首战告捷。2017年首季播出时,豆瓣评分8.8,得到了绝大部分影评人的认可;2019年推出的第二季,更上一层楼,豆瓣评分9.3;第三季开播后也亮出了耀眼的成绩——豆瓣评分9.4。不止豆瓣,至截稿日,第三季烂番茄新鲜度仍维持在95%,观众好评率96%;一贯严苛的IMDb,更是罕见地出现了平均9.4的高分。这部被网友誉为“史上最烧脑”的剧集,到底有何迷人之处?

《暗黑》讲述了由德国温登小镇的一起儿童失踪案件而引发的四个家族成员之间的爱恨情仇。该剧之所以烧脑,不仅是因为故事中的线索和细节繁多,更主要的是剧中角色穿插在不同时空而导致人物关系错综复杂。编剧强大的哲学知识体系以及严谨的逻辑思维令人惊叹,故事不仅涵盖物理学、宇宙学、宗教、符号学以及神秘学等知识体系,还以尼采“时间永恒轮回”的理念,构建了一个以量子叠加、量子纠缠为理论基础,过去、现在、未来首尾相连的循环宇宙。

第三季中,中年的克劳迪娅通过多年的时间旅行,以及反复推敲四个家族人物之间的关系,发现一些关键人物,不需要通过时间旅行也同时存在于两个世界,并由此发现破解这一循环的关键点——一定是正常世界的某个时间点发生了什么事,导致分裂出两个循环世界。剧中反复出现的两个图形也隐喻了这一点:一个是莫比乌斯环图形,它意味着如果要打破这种循环往复的混乱悲剧,就要找到那个粘合的交叉点;一个是凯尔特三角,被刻在山洞石门上的它,不仅代表着33年的循环周期,还可以理解为在两个镜像世界之外,仍存在一个原世界。就像克劳迪娅说的:“这个世界并非只有黑与白,它是三维的。”这才是第三季的核心。

为了让观众更容易区分两个世界,导演在镜头表达上做了镜像处理,如时间字幕的正反、树倾斜的方向、沙发摆放的位置,两个玛莎脸上的伤疤等。

必须要提及的,还有编剧那缜密的填坑。如首季中老年伊根是一个酒鬼的梗。第二季第7集,汉娜从2020年穿越至1954年。在第三季第4集,汉娜假扮成卡特琳娜去找乌希利,与1954年的伊根·蒂德曼勾搭在一起,并且怀孕了。伊根给汉娜一笔钱让她堕胎,随后向妻子多丽丝坦白,寻求和解。多丽丝决定离婚,伊根伤心欲绝,自此借酒消愁。

此外,第三季首集,一段用斯坦尼康拍摄的长达1分多钟的360度旋转长镜头也令笔者印象深刻。玛莎、弟弟米凯尔、妈妈卡特琳娜三人的早餐互动,镜头设计得流畅、稳定且不枯燥,三人环形的走位似乎也呼应了《暗黑》的中心思想:时间如闭环一般流淌,循环往复。

在《暗黑》这部剧中,能开发的细节实在太多,甚至众多影迷吐槽的“脸盲”问题,也许都是导演的故意安排。看到最后你会发现,两个镜像世界的四大家族,其实归根结底都是一家人。当约拿和玛莎成功去往原世界,阻止了分裂的起源后,那些和循环有关的人都随风而逝,留下来的才是真正在循环之外的。

爱因斯坦说:“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区别只是执着的幻觉。”也许,剧中人深藏的想要改变既定事实的执念,才是悲剧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