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农“桑拿房”里收西瓜,一天干14小时,怕中暑到30度高温中风凉

7月末的午后,刚摘下的数百个大西瓜堆放在大棚里。在辽宁凤城的大堡蒙古族乡,瓜农常常会把盛夏时节的西瓜大棚戏称为“桑拿房”:梅花香自苦寒来,西瓜甜出桑拿房。

他自称赫小儿,大名赫韵凯,是这个350米“桑拿房”的主人。下午1点多,赫韵凯正在“桑拿房”里装西瓜。“夏天吧,6月份还行,到了七八月,下午一两点多外面最高气温都是30度以上,棚里的温度50度以上,不动都是一身汗,就跟蒸桑拿一样。”装西瓜的赫韵凯气喘吁吁地介绍“桑拿房”的来历。

在“桑拿房”里,不动都是一身汗,动了,就是挥汗如雨。将一车西瓜装满运走,瓜农得赶快去“桑拿房”外30多度的高温中凉快透气。“如果一直待着瓜棚里,中暑晕倒都是可能的,也是发生过的。”正在30多度高温中凉快的瓜农说。

350米“桑拿房”,仅仅是赫韵凯30亩瓜地的一部分;而30亩,在整个大堡蒙古族乡约5000亩西瓜地的体量中,则显得微不足道——但是,围绕着“桑拿房”的内热外凉,赫韵凯跟所有瓜农都要同样面对。

在辽东地区,凤城大堡的西瓜还是有一号的。近20年来,西瓜为大堡赢得了口碑,也为瓜农带来了不错的效益,除了个别年份出现过滞销,大多数年份,种西瓜还是有赚头。然而,今年6月第一茬西瓜上市,就出师不利。赫韵凯说:这在意料之中,但还是难以接受。

在大堡,头茬西瓜不愁卖是个大概率。但包括赫韵凯在内,没人否认今年是个小概率年:6月份,曾经出现了头茬瓜2毛一斤的尴尬价格。但坚强的瓜农并没有气馁,他们在等待七八月份西瓜“刚需季”的价格反弹。

“刚需”7月如约而至。至少在凤城及周边地区,西瓜是盛夏时节消暑水果的首选。每一天,大车小车从不同地方汇集到大堡,“桑拿房”内外,每天都有万八千人在5000亩的西瓜地上忙碌着。早上4点多上工,傍晚六七点收工,其中,他们有一半的时间被“蒸”在“桑拿房”里。“我们适应了还行,生人来了10分钟都熬不住,得赶快出来,否则很危险。”正在给“桑拿房”掀帘的瓜农说。

因为处在刚需季,西瓜断然不会卖到6月份的2毛“尬价”,但与瓜农期望仍有较大距离。这位被赫韵凯雇来专门装瓜的师傅说:都是四五毛上车,长途运输西瓜,装车有技巧,西瓜要匀称,太大太小都得刷下来,否则,车行路上颠簸起伏,瓜落瓜碎,买主可就赔大发了。而那些被淘汰下来不能上车的西瓜,就更卖不上价了,是瓜农的损失。

那么瓜农的价位底线在哪里?赫韵凯说,年大年小一平均,种西瓜的利润其实很薄。“一小时工钱15,一天干12小时到14小时,雇10人就得2000元打底儿,我得卖4万斤瓜才能把工钱卖出来,事实上我一天根本卖不上4万斤,都对不住俺们在‘桑拿房’遭的那份罪。”眼下,8月已经开始,随着大堡当地西瓜存量逐渐减少,价格注定会逐渐攀升。希望,8月份的收入能对得起瓜农在“桑拿房”里遭的那份罪。(棋簿紫/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