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草原雄鹰到鬼畜萌叔,腾格尔的再走红

“小黑鸭、小白鸭、小黄鸭、北京烤鸭,你们喜不喜欢我鸭?”谁能想到,这句土味情话竟然是出自著名歌唱家腾格尔口中?

没错,你的腾叔再次用反差萌俘获了一众年轻人的芳心。

近日,腾格尔与邮储银行腾讯联名卡合作翻唱神曲《下山》。该案例在沿袭了腾式钢铁唱法与歌曲本身的洗脑同时,配以鬼畜的MV画面,加入闪光邮储卡的产品特质,利用欢乐的歌曲形式给年轻人们来了一波硬核宣传。

尽管是一首广告曲,但该MV目前在B站和微博的播放量已分别达到41万和100万以上,评论也纷纷表示“必须得支持腾叔”、“我办,办还不行吗”。由此,腾格尔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和带货能力可见一斑。

在大部分品牌宣传、代言都被年轻偶像明星悉数承包了的今天,“大叔”腾格尔却频频受到品牌方的青睐。而在这背后,与腾格尔近几年的“画风突变”不无关系。

1

“草原雄鹰”腾格尔

腾格尔1960年出生于内蒙古鄂尔多斯,“腾格尔”是蒙语中“蓝天”的意思。

多年前,他在姐姐的推荐下,参加艺考,成功进入内蒙古艺术学校。大学毕业后,腾格尔被分配到中央民族歌舞团,担任三弦演奏员,演出的机会没那么多,常常没事干,生活境况也不理想。

直到1986年,腾格参加东方歌舞团主办的第一届“孔雀杯”青年歌手大赛,演唱了自己作词、作曲的《蒙古人》。这首饱含对故乡滚烫的热恋,又带着一丝隐隐伤感,蒙古长调悠扬广阔的歌曲,让腾格尔一举成名。

但腾格尔并未满足于此,因民族特色的作品成名后,他又在1993年玩起了摇滚,组建了苍狼乐队,成员有张全胜、刘晓光、那日苏、范俊义、荒井十一郎等人。

在中国摇滚乐的黄金年代,腾格尔带领乐队以民族唱法唱摇滚,开创了自己的音乐风格。后来,独具特色的《天堂》大火,腾格尔还推出了《天堂》的英文版,将内蒙古大草原的音乐带向了世界舞台。

2007年,腾格尔四岁的女儿嘎吉尔被查出患有严重的先天性疾病,得知这个消息的腾格尔放下了一切工作,专心在家陪伴女儿治疗。之后的两年时间里,腾格尔渐渐淡出公众的视线。然而,父母的悉心照料还是没能留住小嘎吉尔。2010年,年仅六岁的嘎吉尔离开了这个世界。腾格尔也因此剃去了代表性的长发,鲜少出现在公众面前。

待到腾格尔再一次回到演艺界,呈现出来的却是一个与之前“德高望重老艺术家”截然不同的“萌叔”形象——在2013年新歌《桃花源》MV中,腾格尔化身渔翁,与一群姑娘嬉戏打闹,手持长剑大玩摇滚。

后来,真正让腾格尔二次翻红的机会是在2017年,他在综艺节目《不凡的改变》中翻唱张韶涵的经典励志曲目《隐形的翅膀》,欢快的雷鬼节奏配上独特的腾式唱法,观众纷纷调侃这怕是“隐形的战斗机”。

自此,腾格尔便入了翻唱的坑,正式走上了翻红之路。

之后,他先后将《日不落》唱成“日不敢落”,《卡路里》唱成“卡沟里”,《可能否》唱成了“必须能”,以及对《丑八怪》、《芒种》等歌曲的翻唱也使得他的曲风自此没有了任何限制。

此外,除了翻唱神曲,向花泽香菜讨教《恋爱循环》,与杨幂合唱《野狼disco》,陌陌惊喜夜与《燃烧吧!少女》美女主播的合作,还让腾格尔打开了“少女与大叔”的大门,屡屡呈现反差萌的腾格尔,成功因此吸引了一众年轻人的眼球。

2

“中老年界顶流”腾格尔

当然,任何吸引年轻人目光聚集的地方,都难逃品牌的敏锐嗅觉。

每次表演都自带热度与话题性的腾格尔,让品牌方们看到了这位年过花甲的大叔身上潜藏的商业价值。

在与邮储银行合作《下山》之前,伊利在今年五月就邀请了腾格尔,联手B站知名舞见欣小萌,推出葫芦娃+黑猫警长+齐天大圣童年三部曲版谷粒多宣传曲《钢铁萌心DISCO》。片中腾格尔不仅三首神曲联唱,还加上了自己的舞蹈动作,使得整个宣传片魔性又洗脑。

不仅如此,腾格尔还进军演艺界,不仅为《飞驰人生》《日不落酒店》《爱我就别想太多》等多部电影、电视剧献唱,本人还亲自上阵,在《飞驰人生》《黑骏马》《大赢家》中都进行了客串表演,为作品增添了一抹喜剧色彩。

除此以外,腾格尔还获得了B站的青睐。去年12月4号腾格尔正式入驻B站,并翻唱了网络热曲《芒种》。该视频不仅是他目前在B站所投翻唱视频中播放量最高的一支,达342.6万,而且还让腾格尔短短五天就累积了十万粉丝。

正式入驻后,腾格尔一直保持着很高的更新频率,其如今已在站内投稿共51支视频,播放量基本在几万到数百万之间。视频内容则不仅包括官方的广告曲、合作曲,还有腾格尔平时的生活日常,可以看出是在用心经营。

得益于此,入驻B站不到8个月的腾格尔,已在B站积累了超62万粉丝,点赞数破一百万。

腾格尔的走红,证明了B站社区更大的可能性——这不仅是一个年轻人聚集的泛娱乐平台,而是无论你年龄多大,只要输出贴近年轻人的喜好的内容,就能够成功进入平台生态。

因此,腾格尔作为典型案例之一,在上个月收到了BILIBILI 11周年的邀请,并作为B站仅邀请的两位娱乐明星之一,进行了主题为《在B站,做全新的腾格尔》的个人演讲。

他不仅表示自己平时会在B站上看网友的评论,会看网友模仿自己唱歌,甚至还会看自己的鬼畜视频,都快成为“老B站人了”。

显然,原本与90后、95后和00后生活都相去甚远的腾格尔,凭借一波又一波对流行歌曲独具特色的实力翻唱,成为了B站新一代的“中老年界顶流”。

3

全新腾格尔:走出舒适区,拥抱Z世代

那么,年过花甲的大叔腾格尔究竟是如何在Z时代脱颖而出,赢取年轻人喜爱的呢?

第一,制造反差。不管是翻唱励志名曲《隐形的翅膀》还是与年轻女明星、网红的合作,都会给人带来一种看似不搭又意外上头的反差萌。近年来,大大小小的晚会层出不穷,循规蹈矩的节目大家早就看腻了,只有这种具有听觉、视觉刺激感的节目才能满足观众挑剔的眼光。

第二,宠粉人设。众所周知,腾格尔江湖人称“有求必应腾格尔”。

入驻B站的第一天,腾格尔就表示大家可以在评论留言希望听他演唱的歌曲,他也会尽量地满足大家。

去年的淘宝双十一晚会前夕,腾格尔发微博向网友征求选曲意见,提名最多的便是由“宅男杀手”花泽香菜演唱的日文歌曲《恋爱循环》。尽管最后选择了提名较多的另一首《丑八怪》,但在幕后采访环节,腾格尔主动向花泽香菜讨教了《恋爱循环》的其中几句,也算是最大程度上满足了网友的要求。

第三,强烈的个人风格。不管歌曲之前有多红,传唱度有多高,只要经过了腾格尔“注入灵魂”式的翻唱,都会带上一股子浓浓的“草原味”。再加上网友的搞笑评论与鬼畜的二次创作,便让人忘记了原唱,不知不觉被“腾版”洗脑。

面对腾格尔的转型,有人认为很可爱,很贴近年轻人;也有人表示不理解,觉得腾格尔越来越“堕落”,觉得他是在自降身份,恰烂钱。

究竟有没有“堕落”,腾格尔今年发布的两首原创作品或许可以说明一切。

“茫茫戈壁,漫漫黄沙,回家的路很远很长”,由他作词作曲的个人单曲《燕子回来了》开头第一句就把听众带到了他熟悉的那片苍茫大地,编曲也是一贯的大气磅礴。另一首《白玉霜》则是方言民谣项目“生音记忆”的惊喜单曲,包揽词曲的同时,还融入了他拿手的三弦,让陕北说书作品《白玉霜上坟》焕发出了新的生机。

而要说他恰烂钱,难道只有用“蓝蓝的天空”一招鲜吃遍天下才不算恰烂钱吗?

吃老本固然稳妥,但腾格尔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圈,尝试各种不同风格的音乐,亦是一种拥抱时代变化的勇敢选择。

正如他在B站11周年演讲中说的那样:“在观众眼里,我把这些歌变成了一种新的风格,赋予了新的意义,既然大家都喜欢听,加上我也能唱,那何乐而不为呢?”

总的来看,尽管腾格尔的身上多了几分商业色彩,但对于音乐,他的确依旧用心。

即便是对于当红歌曲的改编,每次也都能在编曲、断句与演唱上听出他的用心,让观众大呼“有创意、太上头”。反过来看,如若没有这些神曲的加持,腾格尔的新歌或许也无法这么快就达到999+的热度,观众顺着他这些娱乐性的作品自然而然也会关注到他具有强大音乐性的另一面。

如今,面对注意力分散的年轻用户,腾格尔老师的翻红告诉我们:敢于利用自身特点,主动倾听与了解年轻用户声音,输出用心的创新内容后,就会发现,年龄的鸿沟,便早已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