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在观望,看看有没有什么跨行的机会”

2020年进入盛夏与初秋之交,全国疫情目前尚可控。7月20日,全国的电影院可陆续开放,限流30%;北京文旅局发布通知称,剧院等演出场所、娱乐场所、KTV等地均可有序恢复营业。

这无疑让大家终于看到了一丝恢复的希望。

然而,海外疫情仍在不断击溃演出行业。伦敦西区30年长演不衰的音乐剧《歌剧魅影》也传来坏消息,制作人表示由于新冠疫情带来的严重财政打击,这部作品或将“永久”落幕。

而近日,全球最著名的Techno俱乐部,柏林的Tresor也因疫情问题开启众筹。目前德国对于音乐节的禁令截止日为10月24日,但已经有众多俱乐部因为无法经营而倒闭。

此前,伦敦最著名的演出地标,皇家阿尔伯特音乐节负责人表示,如果没有财政支援,音乐厅将会在明年三月破产,Glastonbury音乐节的负责人也表示,若2021年音乐节无法恢复举办,Glastonbury或将以破产告终。

海外演出市场的瘫痪,也造成了国内与此相关的从业者的大面积待业与业务停滞。

演出行业的脆弱性,让从业者们认识到需要培养危机意识。国内的演出行业仍是一块有很大潜力、有待成长的市场。从业者们也在这种两难困境中,左右抉择着自身未来的路。

小鹿角编辑部此次也与两位演出行业从业者进行了交流,以下内容根据两位演出行业从业者的口述整理而成:

林先生

从业时间:5年

目前状态:开始考虑转行

没有疫情的话,文化演出肯定是一个朝阳行业

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我在上海的静安寺那边,每天出去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当时我都没法想象,这样一个CBD的地方,居然能萧条成这样,当时我心里就觉得,这真是“世界末日”了。

我是一个人住,总是琢磨,也不知道那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每天就去买个菜,回来在家做个饭,感觉日子过得一点娱乐都没有,天天打游戏。当时我看了一个YouTuber“老高与小茉”做的视频,就在讲未来人类可能生活中很少有这些实体的东西了,人类要进化,最终可能会进化到更偏向于精神层面。

原来我在一个独立音乐圈的头部公司,去年离职了,自己就做报批,接一点小兼职,今年到现在为止就都没有业务。

疫情开始后,天天在家里待着,的确思考了挺多的。觉得以后不会把全部都压在这个行业里了,肯定还会想在其他行业能够掌握一些技能,积累一些人脉。

我身边也有很多同行都暂时转行了。其实我觉得倒不是说暂时,因为这个行业未来可能大家都要有这样一个风险意识,不能说把全部都投入到里面去,可能还需要留个后手。因为确实这次疫情对行业这样的打击是非常严重的,好在中国今年控制的比较好。

我主要做涉外报批,国内艺人的事物比较少。所以这半年来,我一直做做兼职,处在一个比较“闲”的状态。

之前报批首先是需要有一个活动,主办方来跟我们对接报批,场地方需要这份批文。

报批主要需要提交艺人材料和场地材料。艺人则需要身份信息、演出歌词、以及音视频,需要审核。场地则需要有消防方面的材料。

我在上海,其实4月份就已经有些酒吧、夜店开始有演出了。Livehouse拖到了5月底6月初的样子才开始,专门的演艺场所往后又拖了一段时间,现在也解禁了,要求限流30%。

我们报批交也需要提交不少材料,需要保证会严格执行疫情期间的政策,需要严格按照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关于印发剧院的演出场所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等通知。场地需要做好消毒、有现场人员疏导、避免人流聚集,最重要的就是观众人数不超过30%。

虽然咱们现在解禁了,可以对于30%的上座率,主办和客户都持有消极的态度。比如一个livehouse能装1000人,30%只能有300人,在场地里少的可怜,半场还不到,没办法。

这个行业之后要怎么走,估计也是大家都在想的一个问题。就算之后演出可以办了,但是只要疫情一旦复发,有这种苗头,肯定演出这样人口密集的活动会被第一个掐掉。所以其实还是有危险的,政策上按照安全考虑肯定也会对这个行业不太倾向,而且现在整个世界和咱们国家已经做好常态化的准备了。

在2015-2016年,我们都认为文化演出行业是一个朝阳行业,都认为互联网的泡沫最后会慢慢消退,后面肯定更多的是服务行业或者是文化娱乐行业会往上走。

但是疫情之后,互联网比所有行业都要好,因为毕竟在家就可以办公,也不需要实体的支撑,有个电脑有个网络就可以了。

没有疫情的话,文化娱乐肯定是未来的趋势。

我现在还在看有没有什么跨行的机会,因为目前也不好找,各种岗位投的人都挺多的。

这个期间我也投了字节跳动,但是他们说想要一些更多有线上经验的,做线下的暂时是不需要,所以我目前的状态还挺尴尬的。

Leon He

从业时间:5年

目前状态:仍在观望演出市场

只有尽量消除观众内心的焦虑,才能实现演出市场真正意义上的复苏

01

现状

我2015年入行,之前的工作基本都是销售为主,偶然的机会接触到演出行业,觉得很有意思,自己也很喜欢音乐,身边也有不少琴行的老师和老板,总能接触到这些东西,慢慢地就入行了。

现在在一家天津的演出公司,主要做经纪业务和演出主办,刚起步做音乐会,签约了一个匈牙利的钢琴家皮特本斯。主要还是一些涉外的经纪和演出业务。

我们公司是以钢琴音乐会为主的经纪演出公司,主办和经纪过很多世界知名钢琴家。疫情期间,全球演出市场处于瘫痪状态,公司原定今年的11-12月份的10场巡演虽然没有对外公开年底的计划和行程,但是在观众们心中已经知道了答案。

年初疫情特别严重的时候,我已经把事情做了最坏的打算了。如果疫情影响整个行业持续8个月甚至更长,那么全国演出市场基本泡汤,尤其是涉外艺术家。

剧院场馆不开放,演出必定是停滞,但我们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线上媒体宣传,在微博、抖音、哔哩哔哩、网易云等社交媒体上传艺人的作品、访谈等视频和文章,让粉丝和艺人在社媒体上互动,从而用另一种方法去拉近粉丝和艺人之间的距离艺人在家也在创作一些自己的音乐,改编一些歌曲,也在等演出市场复工。

我在疫情期间也和身边好多朋友聊,他们是暂时转行的状态,一是先保证生存,二是演出的东西也不要扔,以后肯定还是要做的。毕竟这么多年积累的资源和人脉,舍不得放下这么多年的行业经验,这些都是自己无形中的财富。

我们演出做不了,现在也只能忙一忙自媒体,比如在网易云音乐上,发一发作品,包括海外媒体做的一些访谈视频,也一并放上去。建立自己的粉丝群,和粉丝们互动互动,保持着联系。

艺人在家也在创作一些自己的音乐,改编一些歌曲,只能等疫情过去了之后再看。

演出行业虽然是这个状态,不是好事,但也不是坏事,只能说算是一个大洗牌,大家转行干别的去了。

我在疫情期间也和身边好多朋友聊,他们是暂时转行的状态,一是先保证自己的温饱,能吃上饭就不错了,二是演出的东西也不要扔,以后肯定还是要做的。

02

挑战

今年中国的疫情控制的不错,现在演艺场所在陆续解禁。电影院也可以陆续开门了,但是上座率都不能超过30%。在南方的一些城市,已经有音乐节的项目演出了,有些非常喜欢音乐喜欢音乐节现场气氛的观众,由于大半年疫情的常态,觉得去人多的地方心里还是有一定的抵触。

所以接下来依然是个大挑战。

我们的艺人因为是流行钢琴艺术家彼得本斯,所以演出场地一般是在剧院座位人数不会超过2000。

因为区别于古典钢琴和流行跨界钢琴,彼得本斯受众群体非常广泛,从学钢琴的孩子,到公司白领中的音乐爱好者都有。

他在作品里面其实也用到了Loop station,所以对于钢琴曲来说是一个很新颖、偏实验性的做饭,也会吸引到挺多年轻人的。

像彼得本斯以及还有很多开发钢琴音域的音乐制作人,除了他们的音乐,他们的舞台风格也是很具有张力的,所以观众们对于这样的现场一定会被吸引。

那么如果上座率控制在30%以内,最大的问题就是现场气氛,艺人能否带领观众们的热情点燃全场?中场互动环节是否能一起互动?隔一座一人的模式是否能让观众之间的热情相互传递?不管是大型演唱会,还是跨界流行音乐会,还是音乐话剧儿童剧等,现场气氛永远是考量艺人和项目的标准之一。

在售票方面,我们的演出不只在一线城市,也会往二三线城市走。对应不同市场,我们的销票方式也不同。

如果在大城市,艺人名气大一些,挂在售票平台中很短的时间就能售完。

如果在小一点的城市,可能演出市场还在培育的初级阶段,就需要我们在线下,跟一些钢琴教育机构、琴行和琴校的老师们建立联系。比如我们给教育机构一些优惠价,他们可以帮助把票卖给学生。

但是现在也因为疫情,线下的教育机构也倒闭了很多,所以这条路等于也受到很大冲击,很麻烦。

其实国内的古典市场很不好,因为音乐本身有着一定门槛,线下娱乐选择多,古典音乐现场吸引的人群极少。

一般情况下来讲,古典音乐的演出观众分为两类。

一是家里有个学琴的小孩,爸爸妈妈带上孩子一家三口买三张票。演出开始了之后,大多数父母坐那儿玩手机,孩子听一会儿玩一会儿,也没有多大耐心。

二是一些音乐学院的学生,专业性比较强,真的是去学习去欣赏的。

此外票价也是一个门槛。

古典音乐本身就不会在体育馆进行演出,必须要在专业的音乐厅去演出,那么音乐厅同时人数就不会太高。如果艺人很大牌,演出费很贵的话,票价自然会很高。所以这也是一个门槛,普通民众来看到确实少之又少。

03

未来

去年哔哩哔哩第一次举办了跨年晚会,邀请到了理查德·克莱德曼、大提琴家卢卡斯这样的音乐家,反响也不错。所以我们原本计划让艺人可以来参加今年B站的跨年晚会。不过目前一切还是未知。

因为B站上有很多音乐人也入驻了,我们也希望能着重运营这方面。

如果11月份疫情能结束,政策允许,艺人能够过来在国内曝个光是最好的。不行的话就只能2021年了。

我们运作艺人的方式,不管是国内还是海外的,不管他名气有多大,都需要艺人本身有一个很有创造性的作品。

疫情期间也有很多音乐人在线上举办自己的音乐会或者互动活动。我们当时也想过,但是认为现在时机不成熟。因为我们的艺人在中国没有演出过,观众基础不敢保证,所以如果观众们对他的第一印象是通过线上直播的话,会对他的音乐质量有折损。

他还是一个年轻的艺术家,之后的路还很长,所以不差这一年。

我对未来的演出市场还是抱有很大的信心,相信政策上也会对文化市场才去一定措施。

现在只能听政策的安排,有效控制疫情,才能实现文化演出市场真正意义上的复苏。

图片来源:网络&对方提供

复工记 | “失业、无收入、做公益”,他们在压力中寻找机会

“生活不是我们活过的日子,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我们为了讲述而在记忆中重现的日子。”

复工记 | “没有想过转行,有希望总是好事”

坚持总比放弃来得容易。

媒体、报告、教育、招聘、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