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盘县充满特色的供桌

在民俗信仰中,神能保佑众生平安和招财,故他所坐的位置最讲究,最好的气场之地当然非他莫属。用来供神的供桌(亦称神桌、神案、供台等),其方位只要不背对进门的大门口,其他方向均可。但在这基础上还要禁忌:不可在压梁下方,旁边或后面不能有窗户,正前方不能有烟囱,不可有灯光直射等。且右边为神像坐,左边为祖先牌位,这则是祭祀文化的传统。

现今六盘水境内,所存供桌不多,有特色的更是少见,先发现较完整的三张分散在盘县保田、乐民、松河乡镇境内,现就其概貌描述如下:

保田镇鹅毛寨肖氏家族现存供桌高130cm,横224cm,纵44.5cm,为直腿平头闷仓四抽式供桌;四块面板外框纵17cm,横50cm,内雕面板纵15 cm,横42 cm,所雕刻内容系神话传说中的八仙,厚约3 cm。对八仙有明暗两种区分法:明八仙指从人物造型上来区分;暗八仙指从八仙手中所持之物来区分,这就是:汉钟离持扇,吕洞宾持剑,张果老持鱼鼓,曹国舅持玉版,铁拐李持葫芦,韩湘子持箫,蓝采和持花篮,何仙姑持荷花。该供桌除每闷仓抽屉面板雕刻两个八仙人物之外,两者之间的桌几上还有不同形状花瓶和插花,闷仓抽屉下牙板是透雕的麒麟和插枝,牙条正中是珠子和拐子纹,角牙为镂空雕卷草纹,整体结构从浅浮雕到深浮雕再到镂空雕,人物造型生动丰满,个性突出,于漆面色沉厚重中,再现着简洁浑朴,美观雅致的清代风格和韵味,实为珍品。据说,肖氏祖人当年请四川工匠雕刻时,报酬是按木屑斤两支付的,肖家为此花费了不少钱财。

乐民项志孝家的供桌制作于100年前的晚清,具体时间不可考,保存较好。该桌高115cm,横220cm,纵50cm,闷仓抽屉式面板中央雕刻福禄寿三星图,福星手拿“如意”,根据人们善行施赐幸福;禄星手执铁鞭,掌管人间荣禄贵贱;寿星拄拐杖,手托寿桃,主管君王和国家寿命的长短。三星左右两边的抽屉面板为深浮雕八仙图,右面为曹国舅、韩湘子、汉钟离、张果老,左面为铁拐李、蓝采和、吕洞宾、何仙姑,背底为方格、梅花(梅花五瓣,象征五福,即快乐、幸福、长寿、顺利、和平。);两边挂牙是镂空麒麟图案,牙条正中是花木插枝,腿为大象卷鼻,附耳有浅浮雕花卉,图纹古朴典雅,色彩浑朴。

松河彝族乡龙脖子村一组陇世侯故居的三抽式平头供桌,高90cm,横232.5cm,纵50cm,每抽面板镂空雕刻人物三个,其中,左边抽屉面板除八仙里的两个人物外,还雕刻有一骑鹤真人(鹤是民间寓意羽族的长寿鸟,称为仙禽,其姿态是长颈、素羽、丹顶,系一品鸟),面板雕刻部横27cm,纵15 cm,浮雕厚2.5cm 左右;三抽两边直柱镂空雕刻圆形花卉图纹,下方牙条正中雕刻“双狮滚绣球图”,表吉祥祝福,官运亨通、飞黄腾达之意。右侧雕刻鹿(鹿常表示为福禄长久,在多种场合用来表达祝寿、祈寿主题,因鹿与禄谐音,故在吉祥图纹中,“鹿”为“禄”义。)和梅花,左侧雕刻灵芝和虎,腿为象腿,上有浅浮雕龙形图纹,蹄部为花卉。这张供桌不少镂空部分在“文革”中被陇氏家人用石灰填埋,脚因腐坏被锯去一小部分,已不再是原貌。就雕刻工艺而言,显得比较粗糙,人物和灵兽均不生动,不知其当年的神韵、风采何在?

以上三张供桌是现今盘县境内最具代表性的民间祭祖物件,都制作于清末。就整体造型来说,乐民和松河的更完美大气一些;以雕刻工艺来看,保田的显得尤其精美,其花卉线条流畅,人物圆润饱满,这是乐民、松河的供桌望尘莫及的;而把乐民、松河的两张供桌作对比时,就显见乐民的那张在雕刻上,要比松河的好得太多,其原因是松河的那张供桌人物塑造显得粗糙,意韵较差。总之,这三张供桌从民俗文化上,同时为我们传递出这样一些信息:一是盘县自明清以来,民俗文化积淀丰富;二是“八仙”纹在民俗传统中是一种寓意纹样,无论是八仙人物还是他们手中的器物都具有祝颂长寿之意,故民间多以此为雕刻题材;三是在民俗活动中,民间信仰巫风尤盛,这从清末贵州仅存的文言短篇小说集——范兴荣《啖影集》里的《跳神》篇中也可以得到佐证;四是这些供桌为民间美术研究提供了实物。就此而言,它们都值得进入博物馆收藏。(摘自《中国凉都》吴学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