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天阳:蚂蚁金服挑战恶龙,它的美国同行却选择加入恶龙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天阳】

大家好,欢迎来到金融评书“白话金融危机史”。

最近一段时间,国际国内金融市场上发生了很多的变化,美元在走弱,黄金在突破;美股继续疫情中梦幻般的牛市,中国也假装经历了一个牛市;曾经的市场宠儿乐视和瑞幸退市了,曾经的市场弃儿柯达居然一飞冲天了;特斯拉已经连续四季度盈利轻轻敲响了标普500股指的大门,蚂蚁金服高调官宣上市又一批亿万富豪即将闪亮登场。

在这个本该属于乐队的夏天,那些绚丽的野风映着月光,那些嚣张的火热就着冰凉。

在大家热议蚂蚁金服造富神话的时候,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个很多人可能没有注意到的一个新闻。美国的数字支付平台Square获得了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的批准,将会华丽丽的转身成为一个银行。

大家可能还不太熟悉Square。简单的说,Square和蚂蚁金服一样都可以称为是一类新型的金融科技创新公司,叫做Challenger Bank,也就是挑战者银行。这些公司很多原本并不是银行,但通过创新的产品和服务,携“新技术,低收费”一招鲜吃遍天,从云端里和触屏中伸出一只只小铲子,挖到了传统银行的墙角。

在中国,马老板2008年的宣言12年过后音犹在耳,“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当年的“狂言妄语”如今已是绿树成荫。从支付宝余额宝到借呗花呗,从微信红包到京东白条,再没有传统银行大咖敢小觑这些从无到有又迎风长大的挑战者们。马云颠覆银行的誓言不仅被时间所证明,而且中国的移动支付类消费金融甚至可以说是独步天下。

中国的故事已经为大家所熟知,美国这边的情况却有点尴尬。虽然美国很早就有Paypal这样的金融创新,现在大多数的商家也接受Apple Pay和Google Pay,但是美国的手机支付并不流行,搞得很多国内来的朋友都大感不便。很多人都想过这里面的原因,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路径依赖。在信用卡并不普及的中国,10年前的大多数支付仰赖的还是携带不便的现金,手机的支付形式带来了巨大的便利。而作为起源地的美国,信用卡从20世纪50年代初Dinner Club的会员卡雏形开始已经深耕了近70年几代人的时间,早已深入人心。从刷卡到掏出手机点开App扫二维码的便利升级并不明显,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手机支付在美国的发展。

虽然手机支付并没有集中美国消费者的痛点,但不代表这里没有痛点。恰恰相反,在传统银行根深蒂固的美国市场,还有很多没有被悉心照顾到的隐秘的角落。我们今天的主角Square就发现了一个这样的角落。虽然在美国刷卡是个非常简单的动作,但传统上只有比较有规模的商家才会接受信用卡,而且要借助于体积比较大动辄上百美元的Pos机。大多数的小公司或者个体户还是只能依赖现金或支票来进行支付,很不方便。

哪里有痛点,哪里就有商机。前面提到信用卡的雏形是Dinner Club的会员卡。在那之前美国也是要现金或者支票支付的。1949年的一天,商人Frank McNamara在纽约高级餐厅请客却没发现钱包在另一身西服上,结果就尴尬了,不得已夫人带着现金赶来救场。大为不满的Frank于是痛定思痛,连同律师朋友在1950年创立Dinner Club的会员卡,持卡人可以先用会员卡结账,在月底集中支付,此后又有美国银行进一步创新允许延迟支付,从而开创了信用卡的时代。

Square开始于一个非常类似的故事。创始人Jack Dorsey是大名鼎鼎的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他有一个好朋友Jim McKelvey平时给IBM工作,业余爱好自己吹制玻璃器皿。2009年的某一天,有人要花2000美元来买Jim做的手工,但是Jim却没办法接受信用卡,于是就尴尬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买家走了。痛定思痛,Jack和Jim两个人创建了Square,名字就是他们发明的那个可以插在iPhone 耳机孔里的正正方方的迷你读卡器。

所以往手机上插个东西就能刷卡,就是从Square开始的。Square做出了不到10美元,甚至免费赠送的轻巧又迷你的读卡器,只要插在手机或iPad上就可以直接使用。买家只需轻轻一刷,卖家的移动端上就完成了交易,收据就是电子邮件。

这样的读卡器对小商家而言,门槛极低,费用也低。Square刷卡的交易费为每笔交易额的2.75%,低于一般信用卡的3%的手续费。从2009年成立以来,Square迅速占领市场,并于2015年11月在纽约证交所上市,并且在股价上表现还算优异。

说的这么开心,那这么牛的公司,怎么突然想变成银行了呢?这就要说到,Square的盈利模式了。Square做的本质上还只是一个渠道,无论消费者是在精巧的迷你刷卡器上还是在传统傻大憨粗的Pos机上刷卡,都离不开信用卡和信用卡背后的银行,大部分的手续费也都交给了银行。和余额宝或者微信红包想做的一样,Square希望客户的钱能沉淀在自己的账号上。有了沉淀下来的钱,Square就不只是仰人鼻息的渠道,而更像是一个能吸储的银行了。

Square可不是拍脑袋突然想做一个银行的。早在2010年11月,Square就上线了非常像微信支付或者支付宝钱包一样的Square Wallet,也是绑定银行卡,转账,然后二维码支付,企图绕过信用卡公司,挑战银行。想法虽好, 产品也没问题,甚至2012年还拉来了星巴克的CEO舒尔茨进入董事会站台并和星巴克深入合作,怎奈地利人和都抵不过天时不济,Square钱包在2014年不得不全面下线,关门大吉。没有说服消费者绕过信用卡绑定银行卡的Square,在关闭Square钱包后,很快和支付宝一起惊愕的看到了微信抢红包的玩法,可惜为时已晚,而且红包这么本土化的玩法恐怕也无法移植。

Square此外还开展了类似支付宝C2C直接支付的Square Cash,帮中小企业发放工资的Square Payroll等一系列产品,甚至利用Twitter共同创始人的便利优势把Square嵌入了Twitter,也和Facebook、Apple深入合作。但是一直以来的困惑还是缺乏一个稳定丰厚的盈利模式,虽然流水很大,但是2019年以前其实一直是在赔本赚吆喝。

Square其实代表了挑战者银行共同面对的一个巨大挑战,用融资来的钱挖了地主老财家的墙角,但是为了实现盈利,却开始想把自己变成一个银行。为了成为一个银行好吸收存款,总部位于旧金山的Square在2017年9月就向监管机构和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申请了银行牌照,但是争议太大,又不得不在2018年撤回了申请。

2020年疫情直接威胁了小微企业的支付量,为Square的发展带来了大量的不确定性,第一季度的财报大幅度低于预期,所以这次卷土重来拿到银行牌照Square是志在必得。通过拿到的Industrial Loan Charter,也就是产业贷款执照,Square将会以类似商业银行的模式运营,今后可以像消费者提供信用卡和贷款等传统银行的金融服务。

Square拿到的是FDIC十多年来的第一个“点头”,13年前同样闯关却失败的勇士叫做沃尔玛。按照FDIC的要求,必须在拿到执照后12个月内成立银行,而Square还有最后一关要闯,那就是犹他州的金融监管机构的审批。一旦成行,我们将会见到第一家挑战者银行自己变成了银行。这会是下一个打倒恶龙后自己变成了恶龙的故事吗,我们拭目以待。

我们今天聊的Square还只是挑战者银行的一个代表,而挑战者银行也还只是金融科技的一个代表。我最近一直关注金融科技,这里面风起云涌,一定有元气满满的明日之子。如果大家感兴趣,我们就一一道来。

最后多说一句闲话,如果有朋友喜欢看美剧Billions,在亿万最新的一季里,在富可敌国后,市场上呼风唤雨的对冲基金大佬Bobby Axelrod也是挖空心思想把自己变成一个银行,这就更有趣了。

感谢关注金融评书“白话金融危机史“,祝大家安好,我们下次再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