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圣依不甘心做一个美女,她还要很幽默

“美丽幽默依依子。”

越乘风破浪,越喜欢真实的姐姐。明星在百万营销和人设里塑造的虚假繁荣,不敌姐姐一个真实的瞬间。

黄圣依就是逐渐反转印象的人:

你以为她有公主病,其实她只是会在床上铺“龙凤呈祥”四件套的真富婆。

你以为她会抱团作,其实她没出多少幺蛾子,反而在舞台上很惊艳。

你以为她是恬着星女郎的光环来吃这碗饭,其实是姐有美丽的脸孔和有趣的灵魂。

黄圣依,是老天爷赏饭吃的女演员,也是老天爷赏饭吃的喜剧人。她的综艺感比起美貌,真不输!

“我哭了,我装的。”多好笑,多真实。它就是每个人内心的两面派、社畜的表演技巧一览,放在姐姐们身上,就是世事变化莫测,而姐总是能逢场作戏,信手拈来。

这套表情在《艾瑞巴蒂》组时诞生,后在《女孩儿与四重奏》时被发扬光大。黄圣依、伊能静、张萌前一秒沉浸在歌曲凄美哀怨的氛围里,“站在街角,发现自己很无聊,我怎么哭着叫着像个孩子在胡闹”,下一个抬眸就结束表演。

“姐哭了?姐装的。”

这是演员的舞台表演,也让人摸到自己心中的姐学。

而黄圣依被扣上帽子的“假哭”,其实也未必是假哭。她在另一档节目里澄清,“我是真的很难过,但刘芸想坚强地离开,我不想让她感觉在台上很脆弱。”

“你以为我在拍你,其实我在自拍。”不得不说,在黄圣依身上总会出现奇妙的巧合。在《婆婆和妈妈》里她帮伊能静拍照,伊能静羞涩摆好姿势,但手机一打开是自拍视角,且张萌站在身后比V,于是变成十分幽默的:我拍了,我装的。

这种从天而降的梗,却会落在黄圣依身上,不是老天爷赏饭吃是什么。她和伊能静在《乘风破浪的姐姐》里的互动也被命名为“依物降依物”。

伊能静表达欲旺盛,喜爱给万物当妈,她是付出型人格,不付出就不会爽。而黄圣依则显得淡淡如水,跟队友的联结更轻盈。当伊能静付出心力指点《女孩与四重奏》这首歌里的情感浓淡时,黄圣依思索时的一脸疑惑无疑加重了这种差别感。

巧了,也符合观众对姐学的诉求——我把真话写在脸上。

“你为什么会嗡?”这句自带声音的名句是张雨绮对黄圣依说的,因为黄圣依的唱腔很高昂,会发出“嗡”的声音,而没人指出,除了心直口快的张雨绮。被指出以后,黄圣依反而低头笑了,她也不排斥这样的心直口快。

巧了,这也符合观众对姐学的诉求——说别人不敢说的真话。而黄圣依时而是对别人的反应是“人间真实”,时而又被姐姐戳穿上演“皇帝没有新衣”,总之都是一个字:真。

就好比当蓝盈莹询问李斯丹妮是否可以来教学一下她们的舞蹈时,张雨绮当场就选择了回绝,原因是自己组里还没有磨合好,没有富余的时间。那一刻的黄圣依坐在蓝盈莹旁边,靓女憨笑。观众看到这里,也难免和她一样会心一笑。

生活里那些真的人,往往能够成为宝藏和笑料。因为少见,因为投射了太多人的内心。

这些惊艳离奇的网络热梗之外,黄圣依在舞台上的表现的确是不让人失望的。

《女孩与四重奏》里娇艳如红心皇后,《花样年华》里一上台就让人明白了什么叫“电影脸”,什么叫演员的“镜头感”。《我的新衣》里,姐就是唱跳俱佳的女团门面。

尽管有喜剧代表作《海娃死了》在前,那也只是丰满了“曾经的姐”的一个侧面。

发生在黄圣依身上的这些网络热梗,说白了都是巧合,没有预设,也实在没有高人可以预设。这样真实的性情、交集和化学反应,是无法计算和营销的天赋异禀。而初印象里黄圣依的大排场、公主病被更好的夸奖词取而代之,幽默让我们接受一切存在都有其合理化,还望其要保持原本的样子。

毕竟,这才是姐姐呀。

图片来源

新浪微博

时尚COSMO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

喜欢这篇文章的话别忘了点个赞哦~

为姐姐里的梗王点个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