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牺牲3位营长,团长流泪:看见黄维兵团,不许留活口

作者:铁锤杰克

1948年12月6日,下午4时30分,华野、中野的8个纵队,准时向龟缩在双堆集的黄维兵团发起了总攻。

当时,6纵18旅奉命与陕南12旅合力攻打双堆集外围据点——李土楼。正巧,驻扎李土楼的也是蒋军的18军18旅。更让人惊讶的是,为了拿下李土楼,我18旅旅长肖永银派出了自己手下的王牌52团担任主攻。蒋军也不甘示弱,命18旅“老虎52团”应战。如此一来,淮海战场上最为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两个18旅,两个52团,究竟鹿死谁手?

6日晚,我52团发起夜袭。战士们一个冲刺,便从据点东北角突破了蒋军52团的阵地。仅仅半个小时后,我王牌52团便将蒋军52团逐出李土楼村。随后,我52团在友军12旅的配合下,接连挫败蒋军“老虎团”6次大规模反击,守住了阵地。

战役一开局,我“王牌52团”便先拔头筹。

肖永银(1917-2002),生于河南新县。淮海战役时担任6纵18旅旅长,是王近山手下的一员悍将

围歼“黄维兵团”的双堆集战役示意图

7日清晨,18旅官兵便开始赶修工事。根据肖旅长的要求,战士们每天都要挖掘4米长,一米宽,能容得下一人的堑壕。工事刚挖到一半,蒋军18旅便发起反扑。在飞机、坦克的轮番攻势下,蒋军不断向我18旅阵地发起进攻。面对重压,18旅伤亡惨重。驻守一线的54团在一天的时间里,就牺牲了3位营长。打到最后,54团团长心痛地流下了男儿泪,骂道:凡是见着黄维兵团的人,不许留一个活口!

说到底,蒋军的18军也是他们的“王牌部队”,战力不俗。我18旅战至天黑,伤亡数百人,好几挺重机枪报销了。为何我军的重武器会损失如此惨重?其实还是不注重隐蔽所致。重机枪架在工事的木板上,周围用木板、石块搭起来一层掩体。蒋军坦克手远远望去,发现是个“地堡”便下令开火。敌人的坦克炮打得很准,一炮一个,我军多挺轻、重机枪哑火,机枪手伤亡较大。

从望远镜里看到这一幕的肖永银,顿时冒火,他抓起电话话筒,大声咆哮:前线给我准备抱茶壶盖子

“抱茶壶盖子”“烧铺盖”这两短句,是6纵司令员王近山的口头禅,也算得上是6纵的“队语”。司令员打仗悍勇,手下受了他的感染和影响,这两句话也成了全纵队的口头禅。其确切的含义,是和敌人拼了!

旅长发火,李震政委连忙劝阻:“老肖,冷静,冷静!”

肖永银定了定神,决定重新调整部署。他马上找来前线几个团长,给他们“一盏油灯的时间”,找到对付蒋军坦克的办法。肖旅长通过和部属研究商量,议出了这几个办法:第一,把几枚手榴弹捆在一起,埋在蒋军坦克经常通过的路面上,同时用绳子当引信,人躲在1020米开外,蒋军坦克一来就引爆,把敌人坦克炸个底朝天;第二,用掷弹筒发射烟幕弹,随后命火力小组掩护,由爆破手近距离爆破;第三,找些汽油,浇在被子上,让战士想办法靠近后丢坦克发动机上烧坦克。

这些办法听上去老套,但在实战中还真挺管用。在与蒋军的激战中,我18旅又把战线向前推进了2公里。

淮海战役中,被我军击毁的蒋军M3A3“斯图亚特”轻型坦克

前方炮声隆隆,王近山的电话打进了18旅的指挥所,询问战况。

“李土楼被我们打下来了!”

“干得好啊!老肖。”一听这话,电话那头的王近山很兴奋。司令员的褒奖声刚落,野司的嘉奖令也到了:18旅在李土楼一战中表现卓著,予以嘉奖!

肖永银走出掩体,站在交通壕中,挺了挺身子,长舒了一口气。这回,我18旅总算把蒋军的18旅,连带着“老虎团”一道给打趴了。总攻的首日,南线作战便以我军的胜利告终。

两个18旅,两个52团,最终我6纵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