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之下》助力影院复工,每一帧都是壁纸,美景就值回票价

由王瑞执导,荣获2019年东京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佳艺术贡献奖、作为2020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一带一路电影周”开幕影片的《白云之下》已于7月31日全国上映。上映首日,制片人包世宏、导演王瑞,主演吉日木图、塔娜来深圳路演,和观众分享了电影的创作历程。

每一帧都是壁纸,展现草原绝美风貌

《白云之下》将镜头对准呼伦贝尔大草原,讲述一对普通的蒙古族牧民夫妻因生活追求的不同而产生的矛盾和困境。但电影带给观众最直接的观感,其实是展现出了草原绝美的风貌,每一帧画面都能作为壁纸。

电影一方面展现了大草原的全貌,白云下一望无垠的大草原分外辽阔,让人心旷神怡,摄影机有耐心的等待着草原上的冷热更迭、四季交替,这样的美景无需滤镜,导演也没有过分美化,除了牧民们骑马放羊的恣意潇洒外,电影中也有残酷严寒带来的命悬一线、暴雨来临带来的艰难与不安,这一切汇聚成真实且有代入感的草原生活。对于生活在城市中的观众来说,内蒙古大草原或许是永远无法触及的理想,《白云之下》做到了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给观众圆梦。

另一方面,电影除了展现草原全貌外,也细致入微的展现出草原生活的各种细节,牧民们会因为其他人的羊“越界”吃草而产生摩擦,男主角朝克图在家大块吹肉、喝羊奶,缺少有线电视,他们靠收音机获取资讯。广袤的草原让朝克图觉得孤独、乏味,除了和妻子亲热外,他仅有的乐趣是和几个朋友去城镇里KTV、喝酒……正是这些细节支撑起了电影中的角色和人物动机,这正是朝克图和妻子萨如拉矛盾的起点。

故事真实动人,内核发人深省

《白云之下》的故事不复杂,结婚五年后,丈夫朝克图厌倦了枯燥单调的生活,劳作之余,他除了在公路上发呆,就是和朋友们进城玩乐、喝酒,看到其他人发财、买车,他逐渐迷失自己,忘了当年对妻子许下的誓言,一次次的出走,甚至妻子生孩子都没能赶回来。

和这些相对应的,是妻子萨如拉的善良、贤惠,以及夫妻之间的恩爱、和睦,两个人没有感情问题,只是生活理念相悖,朝克图坚持想要外出打拼,而萨如拉则坚持留在草原,守住自己家的草场,这才是她所追求的生活。

朝克图和萨如拉的故事内核发人深省,传达给观众的是应该留在家乡过安稳平静的生活,还是走出去,到大城市里闯一下、追求梦想?改革开放40年,北上广深等地成了移民城市,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漂泊在外,他们有的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成功,有的依然在奋斗的路上,而这带来的是全民大迁徙,以及越来越多的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

电影中有一组人物,站在选择的两端,朝克图一心想要走出去,哪怕没有太大的收获,他也享受走出去的过程;而涂们饰演的舅舅,在外漂泊多年,直到身患不治之症,他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草原,看一眼自己生长的地方。

电影的结尾,朝克图得知没有人照顾的妻子也去了城里,他走到草原的边界,望着远方工业化的城市,电影没有让夫妻二人在电影里重聚,也没有给出故事的结局,这种开放式的结局颇为耐人寻味,是留下来还是走出去?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白云之下》抛出了问题,至于答案,留给观众自己思考。

拍摄过程艰难,助力影院复工

在采访中,制片人包世宏和导演王瑞也分享了创作历程。电影剧本改了很多版,开机后拍摄也非常困难。牧区条件艰苦,给剧组拍摄带来很大困难,电影多数场景选在清晨和黄昏,每天能用来拍摄的时间不多。另外,电影中展现了大草原的四季交替,这意味着电影拍摄是以年为周期的,漫长的拍摄给制片和导演都带来很大的考验。

众所周知,受疫情影响,国内的影院7月20日才开始逐步复工,但复工之初,仅有部分影院开业,并且对排片场次、上座率等都有比较严苛的限制,这并不是新电影上映的好档期,但《白云之下》选择7月31日上映,是对中国电影市场回暖做出的最大的支持与响应,仅是这一点就值得我们奉上一张电影票。

电影《白云之下》由旗帜(上海)数字传媒有限公司、青年电影制片厂、无锡超导影视制作有限公司联合出品。影片由王瑞执导,陈枰编剧,吉日木图、塔娜主演,艾丽娅、涂们、哈斯其其格、其那日图等特别出演。目前正在影院热映,来一起感受这部“从未真正见过”的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