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刑警与嫌犯相爱?我很好奇这部韩国新剧要怎么填坑

2020年8月2日|总第2221期

李准基时隔两年回归之作,《犯罪心理》CP的二次合作,tvN又一现实力作……带着诸多光环而来的《恶之花》终于上线了。

这部自选角起便备受关注的作品,显然也卯足了劲儿。播出不过两集,便口碑飙高。

而奠定高口碑的基础,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人物设定上的戏剧感:一对看似恩爱的夫妇,实则身份却天差地别。一个是隐瞒身份十四年的在逃嫌犯,一个则是专门服务于各大难题悬案的刑警。

尤其是前者,初看到这个设定之时,很难不让人联想到2003年奉俊昊拍摄的《杀人回忆》。这部由真实事件改编的悬疑电影,同样是连环杀人事件,同样讲述真凶在逃的故事。

只是,相较于上述真实案件的强社会性,两集看后,《恶之花》给人的第一观感,则更像是一个制作精巧的甜点。初尝惊艳,但剔除了诸多配料,爱情依旧是其重要内核。

观众一口咬开,尝到的还是熟悉的配方和熟悉的味道。

揭开嫌犯的B面

从剧情设定来看,《恶之花》其实并不是一个复杂的故事。

重案组刑警车智媛拥有美满幸福的婚姻生活,夫妻相爱、女儿可爱、工作顺利,除却公婆态度稍显恶劣,其他的一切似乎都是令人羡慕的模样。但这种平静,却随着丈夫被牵扯到种种谜案中而逐渐被打破。

总结而言,这是一部案里有案,真凶在逃的故事。重重迷雾之下,一切悬而未决。这样的内容,在犯罪悬疑类题材中算不上新鲜。只不过,这一次,它则是以嫌犯的角度进行阐述。

故事一开场,李准基饰演的白熙成的真实身份便已被编剧以上帝视角不加掩饰地展现在观众面前。隐瞒身份逃亡十四年的嫌疑人,不仅没有远离社会,反而更换身份,娶妻生子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但看起来风平浪静的生活,其实早已泛起涟漪。突然闯入的记者,知晓他隐瞒了多年的身份;偶然接触到的举报人,则是初期逃亡时同吃同住的伙伴;与此同时,身边的“父母”,似乎也是颗不定时炸弹。

从这一方面来看,《恶之花》无疑是讨巧的。人们总是把世界看成是英雄的舞台。相对应的,关于罪犯的故事,则被隐藏在超级英雄付出和牺牲之下。

这也是除了本格派和社会派之外,悬疑犯罪类剧集中鲜少被关注的一种类型——动机派。这种类型的作品,常以罪犯的视角来讲述犯罪,为的就是更清晰、更明确地剖析犯罪的动机。

《恶之花》不能称之为纯粹的动机派,毕竟从目前来看,男主角白熙成的身份仍是未解之谜。但该剧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先以上帝视角假设白熙成的身份,而后再一点点将嫌犯故事的B面解剖在观众眼前。

而当被称为“最适合演反派的男演员之一”的李准基,用细致入微的眼神转变,将一个嫌犯面对旧友时的心理变化诠释得淋漓尽致时,一个原本会空泛俗套的故事,也变得具有了说服性。

核心仍未改变

尽管只播出了两集,但《恶之花》的缺陷,已经开始暴露。

从前两集的剧情发展来看,《恶之花》是犯罪悬疑剧最为经典的双线叙事模式。除却男主角犯罪之谜的主线,以女主角为核心的支线破案部分,则是《恶之花》的“另一条腿”。

但或许是为了进一步加强主线所带来的冲击力,支线部分的谜案则处于点到为止的程度。

尽管一集一案进展迅速,甚至不难看出创作者在尝试触碰一些更尖锐的社会问题,比如第一集中的家庭关系与出轨,第二集的精神疾病与冷血杀人。

但若跳脱出人物设定的光环,从具体的逻辑缜密性到侦破案件、推理的环节,《恶之花》的支线部分,都相对薄弱,不太经得起推敲。尤其是在紧迫主线的对比下,产生了严重的割裂感。

不过,该剧的落脚点应该也并不在此。韩剧偏爱的手法,一向是以社会问题为切入点,并在大命题和大叙事下,讲述了发生在男女主角间的浪漫爱情故事。

《恶之花》也同样遵循了这一套基本设定。早在其最初广告赞助募集阶段,该剧便已打出这样的看点宣传:“丧失感情的男人”和“炽热地爱着他的女人”的故事;来往于“和睦家庭”和“犯罪现场”两个极端的夫妻心理惊悚片;关于“人性”的提问,这是关于比谁都对彼此充满人情味的两个人的故事。

这也是《恶之花》在人物设定上留下的另一个谜团。除了环环相扣的凶杀剧情外,男主角的情感走向又为作品覆上一层神秘面纱。

在情感认知上存在着一定缺陷的男主角,喜怒哀乐靠电视学习,临场应变靠察言观色,连和老婆孩子相处都要随时注意对方的情绪变化。

这种接近现实法则的低度幻想设定,或许仍会让《恶之花》中的连环杀手、悬疑谜案、社会现象等元素最终指向“爱的救赎”。

不过,这也并不是《恶之花》的缺陷所在。若能维持着主线的逻辑,将男女主角的彼此救赎落至实处,那么《恶之花》还是值得一追的。

【文/石榴】

责编|石榴 主编|铁皮小鼓 监制|李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