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著名的整形天后,她死了

//

日本昭和天才歌姬弘田三枝子,这周去世了。

她在 1960 年代就深陷 “颜值压力” 被迫整容。

在她身上,有一种令人唏嘘的破碎的美感。

7 月 27 日,歌手弘田三枝子(本名竹永三枝子)所属事务所发布了其已于 7 月 21 日因心力衰竭去世的消息。

其所属事务所表示,弘田 7 月 20 日倒在了自己位于千叶县境内的家中,随后紧急送医,但是仍在 21 日离开了人世,她在 20 日倒下前都非常健康,葬礼已经由亲属秘密举行。

鹅娘听到这则消息后唏嘘不已,毕竟弘田三枝子在上世纪的日本称的上是传奇一般的人物。

01

整形天后

如果你认为这位上世纪的巨星对你太过遥远,那么 2012 年由日本摄影大师蜷川实花执导的日本电影《狼狈》,则是她对于现代日本影响深刻的印证。

电影《狼狈》由日本超人气巨星泽尻英龙华主演,讲述的是女孩 “莉莉子” 整容成了一个绝世美人,然后进入娱乐圈发生的一系列毁三观的事情。

《狼狈》中 “莉莉子” 的原型,其实就是弘田三枝子,她原来可不是上面那种欧式美少女长相,而是这样:

弘田三枝子爱称 MICO,典型的日本普通女孩的长相。

她是 1960 年代日本音乐界开天辟地的奇女子歌手,擅长 Pops、Jazz、R&B,是日本第一位打进爵士流行乐圈 top 的国际性歌后。

1961 年,年仅 14 岁的弘田三枝子以《子供ぢゃないの》(翻唱自Helen Shapiro《Don't Treat Me Like a Child》)正式出道。

凭着与生俱来超出年龄的非凡唱功一鸣惊人,被称为“天才女歌手”。

《子供ぢゃないの》

1962 年 2 月发行《すてきな16才》销量达到 20 万+,同年 10 月发行的单曲《ヴァケイション》(翻唱自Connie Francis的《Vacation》)大火。

直接让当时刚满 15 岁的弘田三枝子凭借此曲登上日本红白歌会的舞台。

《すてきな16才》

红白歌会的江湖地位大家应该都知道,日文全称是红白歌合战,由日本广播协会(NHK)每年举办,是代表日本最高水准的歌唱晚会。

15 岁的小妮子就能登上日本如此具有代表性的歌唱舞台,其实力与受重视程度可想而知。

《ヴァケイション》

从此以后,弘田三枝子就像开启了自己的歌唱纪元般在歌唱界一路所向披靡。

不仅从 1962-1965 连续三年出演红白歌会,还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出演新港爵士音乐节的日本歌手

《悲しきハート》

《砂に消えた涙》

《恋のクンビア》

但即便有着老天爷赏饭吃的天使嗓音,弘田三枝子依然在综艺节目上被恶语相向,理由竟然是,当时的日本民众认为:只有长得像欧洲人和美国的那样的白皮肤大眼睛混血才是美女

黑皮肤,不够苗条,小眼睛的弘田三枝子显然不符合当时的日本审美。

所以尽管她已经上了红白歌会,也是少有的参加国际音乐节的日本流行女歌手,却被各大周刊和日本民众调侃为“肥猪,丑女”

作为歌手,弘田三枝子拥有顶尖的节奏感、宽阔的音域和绝佳的乐感。

这样一位天才歌手却深受大众对其外貌攻击的困扰,这也成了她身上一个魔咒。

所以弘田三枝子之后才会走上一发不可收拾的整容之路。

鹅娘对此感到十分遗憾,也为她不平。

外貌是天生的,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一位优秀的歌手不应该因为她的外貌不符合大众审美就被大肆攻击、嘲笑。

没有人是完美的,更何况弘田三枝子作为一名歌手在自己专业的领域已经足够美丽。

02

内心挣扎的洋娃娃

1969 年 8 月,沉寂了快一年的三枝子带着单曲《人形の家》重新出现在大家面前,所有人都惊呆了。

轮廓明显、五官深邃,扑闪的大眼睛仿佛是个混血洋娃娃,很难想象和之前的弘田三枝子是同一个人。

这首特别有名的昭和歌谣,至今仍被年轻人翻出来引用,表达一种失落无助的情绪。

不想再见我一面

大概是被你嫌弃了吧

真不敢相信

爱情也在此刻消失

像沾满灰尘的玩偶一样

被爱过被抛弃

被遗忘在房间的某个角落

我曾把生命托付于你

那是一场短暂的恋爱

心里有说有笑

也不曾去想为什么

胸口会有疼痛的感觉

像沾满灰尘的玩偶一样

等待着等待着

哭泣流泪在房间的某个角落

我曾把生命托付于你

变美红利显而易见,这次形象大变之后,她的人气飞速上升,在爆红的基础上翻倍爆红,登上顶峰。

不仅《人形の家》的销量超过 50 万,还得到了第 11 回日本唱片大赏,也让她时隔两年再次站上了红白的舞台,甚至还客串了一把《人偶之家》的电影,从歌唱界走到了演艺圈。

虽然弘田三枝子一口咬定是减肥加上引入了比较先进的化妆技术为自己带来了美丽(顺势在 1970 年出版了减肥书《mico的卡路里BOOK》,这本书据说当年狂销了 150 万本以上,被称为 “艺人减肥书的先驱”)。

但各大整形机构还是乐此不疲地报道她的整容方式,甚至衍生出了弘田三枝子的整容链

变美后的弘田三枝子当然不会放过驰骋时尚圈的想法,也凭借自己惊艳的外貌和独特的时尚品味,获得了 1970 年 BEST DRESSER 大赏。

她的服装、和妆容甚至被日本少女们争相模仿,一时间成为了当时风头最盛的时尚 icon。

03

疯狂的情感经历

弘田三枝子因整形而变美,也因整形而疯狂。

1975 年 1 月,弘田三枝子和某爵士吉他手 S 因工作相识,二人很快便坠入了爱河。

尽管当时 S 已经有了一个 5 岁的女儿,妻子正怀孕 5 个月。愤怒的 S 妻打电话给弘田三枝子要求她离开其丈夫,弘田三枝子虽然答应了 S 妻,但却与 S 继续纠缠不清。

即便遭遇了原配的警告,但被恋情冲昏了头脑的三枝子,依旧不能放下这段感情。

二人越走越近,在吉他手 S 妻生下二胎时,S 还成为了弘田三枝子的伴奏乐手。

1977 年 1 月 7 日,为了稳住弘田三枝子那颗不安定的心,S 承诺会与妻子离婚并向她求婚。

沉浸在幸福中的弘田三枝子怎么也不会想到,危险正在向他逼近。

觉察到丈夫意图的 S 妻向弘田三枝子提出当面谈判遭到拒绝,1977 年 1 月 25 日上午, S 妻带着水果刀前往弘田三枝子的公寓,等到弘田三枝子与 S 从计程车上下来,S 妻立马冲上去对着弘田三枝子的背连刺 3 刀,伤口深达 1 ~ 1.5 厘米,险些伤到肾脏。随后 S 妻于上午 6 点左右自行去警察局自首。

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严重打击的弘田三枝子崩溃了,彻底与 S 断了联系。在同年七月发行歌曲《マイ メモリィ》后,她远赴美国疗伤,想要寻找生命中真正的意义。

经历便是最好的素材,在重启人生的那些日子里,弘田三枝子沉下了心,自主制作专辑《Mieko In New York》,讲述那些在纽约点点滴滴。

1978 年,弘田三枝子和一个尚未离婚的日本人举行婚礼,1979 年生下女儿后两人分手,弘田三枝子归国重回娱乐圈。

04

美丽谎言的尾声

整容于弘田三枝子而言,就像是一场美丽的谎言。痴迷于外貌、束缚于那些美丽虚幻的诺言。

据说自从她开启整容之路后,她对自己的脸一直不满,不断修修补补。

而无论是当时的整容技术还是她增长的年纪,都无法支撑她的反复整容。她的脸开始崩坏,整容的痕迹越来越明显,最后就像一个塑胶假人。

尽管前期因它带来的美丽收获了众多的名气与财富,但长期整容带来对副作用也反噬了她自己。

“只要看到我的脸就觉得厌烦,你已经讨厌我到这种地步了吧。”

弘田三枝子《人形の家》的歌词在鹅娘听来有一股浓厚的悲伤气息。唱出这句歌词的她内心又会是多么的无助和痛苦。

前几年虽然重回娱乐圈,唱歌的实力也不减当年,但因为丰唇等各种整容手术的原因她唱歌也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一代天才女歌手就因为外貌的困扰一步步走向这种令人唏嘘的结局。

整容从来都不是罪,但是痴迷于靠美丽外貌来给予自己强大力量的内心,或许也太过于脆弱了。

弘田三枝子式悲剧在于,她明明有不需要靠外貌的才华,却依旧被变美的欲望侵蚀了自己的灵魂。

或许是时代不允许弘田三枝子有另一种人生,CK 黑人模特登上时代广场的故事告诉我们,时代在变化,美丽不再是流水线上,不再有固定的模板,真正美丽的在于能够不受世俗眼光的干扰,不任由外貌支配自己的人生,也能活出属于自己的另一种更加精彩的人生。

巨星陨落的背后,鹅娘希望弘田三枝子们,在这个时代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

- END | 腾讯时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