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绰号赛霸王,是岳家军的一员,却接连两次谋害岳飞

在《说岳全传》中,戚方是岳家军中唯一的一位反面人物。他原是为祸一方的水寇头领,率部围攻临安时兵败被俘。岳飞见戚方颇有能耐,便将他收入帐下为将,并与其结义金兰。但是,戚方却不知图报。他在潭州擅自做主,诛杀降臣王佐之子王成亮,险些使岳飞的招降大计落空。受到军法惩戒后对岳飞怀恨在心,竟然两次暗箭伤人,欲置岳飞于死地。岳飞念及结拜之义不忍伤害,故意放走戚方。不过,戚方逃出岳家军军营时,却遇上了巡夜的牛皋,最终被牛皋一锏打死。

根据书中的描述,戚方原是湖州太湖水寇中的头领,聚集数万之众与朝廷对抗,十分猖獗。他善使一杆长枪,武艺高强,手段阴狠,江湖人称“赛霸王”。他首次出场是在该书的第四十八回。当时,岳飞率部取得九龙山之役大捷,正兴高采烈率部返回朝廷复命,大军将至临安时,岳飞忽得朝廷急报,称太湖水寇戚方率部进犯,形势十分危急。岳飞接报后心急如焚,当即传令大军扎营于夹地港口,并派遣帐下猛将杨再兴率领所部人马驰援,双方在临安城下展开了一场厮杀。

杨再兴率领人马一路疾驰,最终在临安城外与贼兵遭遇,提起金枪与众贼展开厮杀。戚方提枪怒声大喝:“来将何人?我劝你早早投降,免得遭受屠戮。”说罢便和杨再兴战到一起。二人双枪并举,两马盘旋。大战了二十几个回合后,杨再兴瞅准间隙从腰中拔出银锏,一击将戚方的坐骑打翻。戚方措不及防,被掀翻在地,成了岳家军的俘虏,所部上万兵马也被杀得溃不成军,落荒而逃。岳飞见戚方颇有一些能耐,便将他收入帐下为将,并与其结拜为兄弟,同保宋室,休戚与共。从此,戚方成了岳家军的一员将领。

此后,岳飞奉命进驻潭州,率部征讨洞庭湖匪寇。匪首杨幺帐下的王佐说服严奇一同归降时,却遭到了严奇之子严成方的阻拦,声称要与岳云一决高下后再决定归降之事。岳飞得知消息后欣然应允,命岳云屯扎城外专候严成方讨战。此时,戚方主动请缨,上前禀道:“王佐几次设毒计陷害元帅,恐怕此次再有什么变故,小将愿跟随侄儿掠阵。”得到岳飞首肯后,戚方跟随岳云一同前往潭州城外守候。谁知,严成方被杨幺召到湖中演练五方阵,脱不开身。王佐便命自己的儿子王成亮前往潭州说明情况。

不料,戚方自作主张,还没等王成亮把话说完,就一刀将其砍落马下。岳飞听闻后勃然大怒,对戚方说:“本帅明知有诈还要多次以身犯险,主要目的就是要招降王佐。你今日妄杀其子,岂不要前功尽弃!”说罢,按照军规将戚方重责三十大棍,又命张保背着戚方前往东木耳寨,请王佐验伤并说明详情。王佐得知情况后,只是悲叹儿子命运不济,并未怪罪任何人。但是,受到惩戒的戚方心中却对岳飞充满了仇恨,誓要将岳飞置于死地,方能解心头之恨。

岳家军在洞庭湖与匪寇决战前夕,岳飞带着张保趁夜出营,想要亲自观察一下贼兵的部署。正当岳飞爬到树上观察贼营的动静时,忽然从黑暗中射来一支毒箭,正中岳飞的胸口。张保急忙抱起岳飞飞奔回营,等岳飞回到大营时,已经面色苍白,口吐黑血,奄奄一息。众将士得知消息后,莫不惊慌失措,号啕痛哭。幸亏牛皋从师父手中得到两枚救命丹药,岳飞才保住性命,躲过一劫。众将士义愤填膺,纷纷奏请元帅集结三军,比对众将士使用的箭矢,势必要找出凶手。

岳飞看到毒箭后,心中已经明白是戚方所为,但为了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轻描淡写地说道:“众兄弟不必深究,待他自己改过自新就是了。”然而,岳飞此次仁德之举,并没有化解戚方心中的愤恨。岳家军在朱仙镇与金兀术决战前夕,岳飞跟随张保出营观察敌营动静时,再度被戚方用毒箭射穿了肩膀。此次幸好还有牛皋留下的一枚丹药,岳飞才再度化险为夷。岳飞念及结义之情,不忍对戚方狠下死手,便让他趁夜离开大营另谋出路。不过,戚方出营时被牛皋看出破绽,被一锏打得脑髓直流,命丧当场。

参考书籍:《说岳全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