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黑马,种玫瑰,满身异香,冷若冰霜,泼若男子的木婉清

木婉清是段正淳的私生女,母亲是"修罗刀"秦红棉,段正淳风流成性,抛弃了秦红棉。木婉清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可以说木婉清是一张白纸,十几年的山居生活使她完全不谙世事。爱或者是恨,喜欢或者是憎恶,在她的世界里是分明的,她一直都固守着母亲为她立下的一个誓言:第一个见到她容貌的人,如果她不嫁,就必须自杀,或者杀了这个男子,然而不幸的是,她遇到了段誉。于是一段爱情的悲剧上演了。

此花天然质朴,花开娇妍,居于高枝,甚难摘采。

她挽上淡淡面纱,居于枝头,冰冷决绝。恍然间,面纱卸下,这朵冷艳的木棉被执于人手,不甚羞宛。只是,已被摘下的木棉,他日如何再重回那高高的枝头?

木婉清姑娘是《天》书中极品。敢穿黑衣的女子,身段都差不了。木姑娘"身形苗条",而且"语声清脆动听""眼亮如点漆",未解面纱,已是迷人。骑黑马,种玫瑰,满身异香。冷若冰霜,泼若男子,属于性格魅力。等到了危急时刻,段誉一解她衣服,肩背一露,"肌肤晶莹如玉,皓白如雪",窈窕身段配冰肌玉肤,已经接近完美。偏段公子眼福好,看到"如新月清晕,如花树堆雪,一张脸秀丽绝俗"的一张脸。"

新月清晕,花树堆雪",这八个字可谓繁华。金庸以这种等级的字眼来正面形容女子的,印象里近乎绝迹。而段公子一看,心头乱震"她实是个绝色美女啊"。段公子自己的妈妈乃是观音级别的美女,又长居王府,以他老爸之好色善品,府中侍女容貌绝对都是极品的。能让他心头乱震的美女,绝对够技术含量。

木姑娘展完容貌,性格大变。从泼辣冰冷,变得温柔凄婉。性格一对比,立见天真烂漫。而其美貌连岳老三这等大浑人见了,都道:"你把面幕盖上的好,不然让我多瞧几眼,大大不妙。"云中鹤更是直接,直接就扑上来抓。

云中鹤色中饿鬼,阅女多矣,能让他冒着和岳老三互掐的危险而劫夺的女子,其美可知。甚至连叶二娘都"看她眼睛好看,且挖出来"的产生了嫉妒心理。叶二娘除了脸有抓痕,容貌也算得美了--玄慈方丈点头称然--居然也会对一个少女心怀嫉妒,木姑娘之美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