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收藏最多的饮料,奢侈品待遇的麦乳精,为什么现在消失了?

如果问影响到中国人的饮料有什么,很多人一定会想起麦乳精,有很长一段时间,麦乳精在饮料界的地位不可撼动,尤其上海人对它的怀念更加深刻,那个时候上海制造的麦乳精统领了全国人民饮料市场,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时代,一罐麦乳精相当于一个家庭食品类中的奢侈品。吃的时候放多少麦乳精都要用勺子掂量一番。

上海海派清口演员周立波就在他的“笑侃30年海派清口专场”中提到的“乐口福麦乳精”,“麦乳精那能切(如何吃)最好切(吃)?唉,对了,干切(吃)”。

今天的超市里推满了各种饮品,从自由冲泡到已经给你调配好各种口味的饮料,还有奶品和奶制品,当年曾经很红的麦乳精已经消逝,难见其身影。

麦乳精到底是什么饮料?

对于现在的00后或90后来说,对于麦乳精的认知可能只限于父母辈的回忆。麦乳精源于一对英国霍里克兄弟的发明,作为速溶式麦芽饮料的鼻祖,最初用到的名字好立克(Horlick)就是用发明者的姓氏音译来命名。

霍里克兄弟分别叫詹姆斯·霍里克(James Horlick)与威廉·霍里克(William Horlick),出生于英格兰格洛斯特郡。十几岁时,兄弟俩去伦敦发展,他们最初研制的是麦芽、牛奶为原料制作一种新型的婴儿饮料。

到了1887年,霍里克兄弟最终注册了“麦芽牛奶(malted milk)”这一名称——也就是麦乳精。所以最早的麦乳精就是用到麦芽、牛奶为原料制造的一种易溶于水的营养粉。

中国的麦乳精的时段表

随着欧美市场上麦乳精饮品的风靡,中国上海一家九福公司在1937年成功研制了中国第一款本土速溶麦芽饮料,乐口福麦乳精。

到了20世纪60年代,上海咖啡厂开始接管乐口福麦乳精,并将原来的配方做了些调整,并重新命名乐口福麦乳精,将它更名为乐口福。从此乐口福就成了麦芽饮料的代名词,麦乳精就是乐口福,乐口福就是麦乳精。

文革开始后,乐口福的“福”字商标和名称均被视为“四旧”,被强行改名为“上海牌麦乳精”。但当时可可难以进中,原材料缺少的情况之下,上海咖啡厂又研究出了一款不含可可粉的麦乳精。

虽然都是速溶麦芽饮料,但乐口福是含了可可粉,而麦乳精是不含可可粉,这是区别,两都各有各的口味,各有各的拥趸,各有各的美好岁月。

1965年,乐口福产量达到554.5吨,即使遭到文化大革命的冲击,1966年产量仍增至631.6吨;1978年底,产量达1760吨,出口511吨;到了1990年,乐口福产量攀升至5147.1吨的巅峰水平。

麦乳精怎么在中国消失的?

首先来说一下麦乳精里的成分:“麦”就是指“麦精”,以二梭大麦为主要生产原料,经过发芽、焙制、糖化等工艺生产;“乳”指的是麦乳精配方中所用的奶油、奶粉、炼乳等,这些都是从新鲜牛乳加工、提炼的,是乳中的精华,也是麦乳精的主要营养成分;“精”则是指生产麦乳精时所用的葡萄糖、饴糖、麦精等原料,这些原料都有一定的糊精含量。

喝过麦乳精的人都记得:麦乳精是需要热水冲泡后趁热喝的,经过热水冲泡之后,奶香味比较浓。但因为不能完全溶于水,所以喝起来有颗粒感,和今天市面上流行的饮料相比,麦乳精的含糖量不高导致口感体验也不高,而且它冷却之后,奶香味就没有,还会有沉底。

随着市场竞争的激烈,乐口福不打广告,不改包装,当别的饮料品牌纷纷将包装改成随身携带的方便冲泡的小包装时,乐口福不屑更改,仍然走着老路子,用听装,而且一听最低的也有400克。这样看起来大罐的饮料在其它更加方便冲泡的饮料面前就逊色了,自然也慢慢竞争对手挤到退出市场。

虽然麦乳精时代已去,但麦乳精给几代人童年带来的味觉巅峰记忆却是抹不去的,趁着大人不在家,小孩子悄悄拿起装着麦乳精的大铁罐,撬开铁皮盖子,直接用调羹舀起就往嘴里送,那滋味却是人们在当下食物丰盛的时代体验不到的。

现在上海有怀旧体验餐厅,或许在那里还找到到一次麦乳精带来的童年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