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钴王”华友钴业躁动背后:关联交易密集、资金链紧张

记者 | 陶知闲

编辑 | 陈菲遐

1

今年成功入选中国上市公司500强的华友钴业(603799.SH)看似是个优等生。受益于钴产品价格企稳回升,2020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收44.24亿元,同比增长0.53%,归属净利润1.84亿元,同比暴增1385.1%,这份业绩可谓十分亮眼。

但事实上,关联交易密集、资金链紧张才是华友钴业的真实面貌。华友钴业股东并不看好公司未来的经营及财务状况。今年以来,公司控股股东之一的大山公司累计减持公司约8.67%股权。

高频的关联交易

华友钴业主要从事新能源锂电材料和钴新材料产品的研发制造业务,是一家拥有从钴镍资源开发到锂电材料制造一体化产业链的企业。目前,公司是我国最大钴产品供应商,产销规模位居世界前列。根据安泰科全球市场消费量统计,2019年华友钴业全球市场占有率达22%,钴产品销售(含受托加工)近3万吨。

和一般的企业不同,华友钴业热衷于关联交易,特别是股权性质的关联交易。短短一年半时间,公司先后收购或入股了两家关联公司。

2019年4月,华友钴业进行了一场典型且充满争议的关联交易。公司公告拟发行32亿元股份购买天津巴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巴莫科技)100%股权、发行8.62亿元股份购买衢州华友钴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华友衢州)15.68%股权;与此同时,拟募集配套资金32亿元,用于巴莫科技相关项目制造及补充上市公司流动资金。

巴莫科技主营锂电池正极材料的生产和销售,是华友钴业的重要客户,其股东杭州鸿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杭州鸿源)是华友钴业母公司浙江华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友控股)的联营企业;华友钴业实际控制人陈雪华的配偶邱锦华为杭州鸿源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与此同时,华友钴业至少3位董事或高管在巴莫科技任职。此外,拟购买的华友衢州亦为华友钴业关联公司。

估值方面也令人质疑。2019年4月,中信证券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证投资)等机构受让巴莫科技股权时估值仅为29.2亿元,不到一个月时间估值便上涨10%,短期内形成大幅增值。与此同时,2018年10月芜湖信达新能一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信达新能)以7.3亿元获得华友衢州15.68%股权,时隔半年便上涨18.08%。

估值快速提升并没有净利润作为基础。华友衢州2018年净利为4.07亿元,同比下滑53.6%。业绩下滑估值上涨,华友钴业的关联交易备受质疑。

在上交所就估值合理性、收购标的业绩持续性等问题进行问询后,华友钴业“不得已”于2019年9月公告调整重组收购方案,取消原先备受争议的收购巴莫科技事项,同时将收购华友衢州15.68%股权价由此前的8.62亿元下调至8.05亿元;募集资金由32亿元下调至8亿元。在经历近一年的交易变更、问询等反复后,华友钴业最终于今年2月完成此次关联交易收购。

华友钴业关联交易方式还包括直接收购及定增入股。

2019年8月,公司控股子公司华友国际矿业(香港)有限公司(下称华友国际矿业),以0.72亿元收购维斯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维斯通)40%股权。而维斯通正是当时公司第二大股东华友控股全资子公司华友控股(香港)有限公司(下称华友控股香港)所持有。这起交易同样也是一笔关联交易。

今年5月,华友钴业发布2020年非公开发行公告,拟募集资金62.5亿元,投资镍金属项目、建设研究院及补充流动资金。和此前一系列关联交易类似,本次募集对象已确立为公司员工及实际控制人,同样构成关联交易。而这关联交易的背后,隐藏着公司80%股价的优惠措施。

除了股权性质的关联交易,华友钴业在业务及资金往来上也经常存在关联交易。2019年,华友钴业关联交易金额高达8.71亿元,占2019年营业收入的4.62%。此外,今年3月,公司表示为满足发展及资金需求,关联方大山私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山公司)、华友控股及桐乡华幸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华幸贸易)拟为公司提供最高总借款额度41亿元的财务资助且借款期限为三年。

资金链紧张

资金链供给的关联交易揭开了华友钴业资金紧张的序幕。

从现金流来看,华友钴业近几年来失血状况严重。2015年至2019年,公司经营和投资活动产生现金流净流出59.58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财报归属所有权益的69.34%。

图片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资金长期失血已经威胁到了华友钴业的偿债能力。2020年一季报数据显示,华友钴业资产负债率高达57.62%。与此同时,公司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例分别为0.84和0.56,两个数据双双低于1,公司违约风险较高,资金链紧张。

资金链已捉襟见肘的华友钴业,动起了挪用募集闲置资金补充流动资金的主意。2016年起,华友钴业共计7次挪用募集闲置资金。而每次在归还闲置资金后,公司短期内便又会再次挪用募集资金。对此,华友钴业表示在保证募集资金项目建设的资金需求的前提下,为提高募集资金使用效率,确保股东利益最大化,减少公司财务支出。

另一个制约华友钴业的是巨额的有息负债。截至2020年3月底,公司有息负债高达87.72亿元,是其归母净资产的102.09%。有息负债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9.96亿元,短期借款63.96亿元,长期借款13.8亿元。

巨额有息负债引发财务费用不断攀升,吞噬公司利润。华友钴业2019年财务费用为4.27亿元,相较2015年的3亿元,增长42.33%,占当期净利润1.2亿元的355.83%。

为了保利润,华友钴业选择缩减代表公司未来的研发费用。2019年公司研发费用为2.68亿元,仅占当期营收比例的1.42%,同比下降29.47%。

除了债台高筑,华友钴业还有对外担保的隐形债务。截至3月28日,公司及子公司累计对外提供担保143.59亿元,是2020年一季度归母净资产的近1.67倍。其中公司为子公司担保80.61亿元,子公司为公司担保42.4亿元,子公司为子公司担保5.8亿元,公司及子公司抵押金额14.78亿元。

在股东股权质押上,截止8月1日,公司第一、二大股东华友控股和大山公司分别质押1.26亿股、0.97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11.08%和8.54%,占其持有股份比例的63.15%和58.44%。

为了最大程度缓解资金链紧张状态,华友钴业选择在资本市场上寻找机会。今年4月23日刚完成2019年定增项目并成功募得16.05亿元资金的华友钴业,于5月又公告拟募集62.5亿元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华友钴业控股股东并不看好公司未来经营及财务状况。今年以来,公司控股股东之一的大山公司通过股权转让、集中竞价减持等方式,累计减持公司约8.67%股权,占其此前持有公司总股本比例的36.78%。减持完成后,大山股份持有公司13.61%股权,已由第一大股东退居至第二大股东。

一边股东之一的大山公司不断减持,另一边实际控制人华友控股试图通过定增以80%折扣的优惠低价获得股权,这一系列“高抛低吸”的资本操作,谁是买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