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危机下的复星国际,得靠疫苗救命?

作者:乒乓一言

“上海首富”的偿债能力遭到质疑。

高喊着“健康、快乐、富足”口号的复星国际,真实境况却不容乐观。

哪怕总资产早已超过7000亿,在疫情的影响下,也不免要担心可能出现的“粮草”问题。

7月27日,全球著名的评级机构穆迪,将复星国际的企业家族评级从“Ba2”下调至“Ba3”,主要是考虑到它疲弱的流动性以及较高的杠杆率。

摩根士丹利亦发表报告指出,在降低复星国际上半年和全年盈利预测后,将复星国际的目标价由10.8港元降至10港元。

与主体评级同时被下调的还有债项评级,穆迪将Fortune Star(BVI)Limited发行的债券高级无抵押评级从“Ba2”下调至“Ba3”,该债券由复星国际提供无条件且不可撤销担保。

不久前,复星国际才刚刚披露了今年6月份的盈利报告。报告称,2020年上半年将录得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利润约18亿元至22亿元,与2019年同期76.1亿元相比,同比下滑76.35%至71.09%。

对于净利润下滑的原因,复星国际表示,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旗下复星旅游文化集团的运营业务一度停摆,2020年预计亏损8.5亿元至10亿元,而2019年利润约为4.9亿元。

即便承认了存在不可抗因素,谈到评级下调的时,复星依然坚持,穆迪对公司未来发展的判断过于悲观了。

“单凭数据的高低和债务结构变动来判断复星对债务风险的实际感知,更像是‘纸上谈兵’的伪专业误判,犯了‘刻舟求剑’的错误。”复星方面表示。

1

创始人为“上海首富”

公开资料显示,复星国际成立于1992年,主要涉及的业务包括健康、快乐、富足三大板块,具体为医药健康、旅游休闲以及保险金融领域。

2007年,复星国际在香港实现集团的整体上市,截至7月29日,复星国际的总市值为744亿港元,总资产超过7000亿元。

过去的十余年间,创始人郭广昌带领复星以直接、间接控股或参股的方式投资了100多家公司,由此身价暴涨,并屡次登顶上海首富,《2019年胡润百富榜》上,郭广昌以570亿元身价位列第45位。

然而,过于迅速的投资扩张终究为后来发展埋下了隐患。以复星医药为例,公司的主要利润源自收购式扩张带来的投资收益,2018年其投 资收益占净利润的比例高达64%,这与华为、恒瑞、石药等力主创新的公司是截然不同的。

在中金公司的一份报告中,他们把复星集团简单地概括为一个有杠杆的主动偏股型基金。它比基金更具优势的一点在于,复星有时可通过参与运营提升被投资企业价值,再进行出售,因此投资复星的本质是投资复星管理层的投资和运营能力。

不过,复星的投资并非是无往而不利。

2

投资路上接连惨败

今年三月,全球最大的戏剧公司,太阳马戏团因疫情爆发濒临破产,公司在一天之内解雇4679名员工,这占据了太阳马戏员工总数的95%。据了解,2015年4月复星集团曾与国际私募投资公司德太集团共同收购了太阳马戏团24.43%的股权。

除此之外,复星旅文在2019年11月以11.3亿收购了老牌旅游集团Thomas Cook 11.38%的股份,这笔投资在2018年及2019上半年,分别亏损6.05亿元和2.72亿元。随后Thomas Cook还宣告破产,复星旅文再亏损2.54亿元。

2018年3月,复星国际以3300万欧元收购奥地利高端内衣及裤袜制造商Wolford AG 的50.87%股权。截止2019年的前九个月,收入跌至1.08亿欧元,EBIT亏损70%至231万欧元。

类似的亏损还有很多,穆迪在报告中指出,从控股公司层面来看,复星国际的流动性((以调整后营运现金流+利息)/利息覆盖率衡量)很弱。穆迪预计,未来12-18个月内,该比率仍将远低于1倍,因为其经常性收入(即主要来自基础投资的股息)将不足以支付其利息和运营费用。

3

公司深陷资金困局

流动性疲弱的背后是利息支出和融资成本的大幅走高。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复星国际总资产达到7156亿元,较2018年末增长约12.0%。从负债和现金情况看,负债增加的同时现金在减少。

截止2019年末,复星国际总债务为人民币2083亿元,较2018年末的1861亿元有所增加,主要是因各板块业务发展而导致债务项增加。其中,长期债务占总债务比例为60.3%,而2018年则为63.6%。现金及银行结余及定期存款也有所减少,直至2019年年末为949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1063亿元减少了10.7%。

债务期限分布(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外界普遍认为,复星国际严重依赖短期债务为其长期投资提供资金,其手头现金可能不足以支付即将到期的短期债务。

面对质疑之声,郭广昌的选择是通过微博来“回击”。

7月29日,郭广昌发布个人微博称,复星医药获德国BioNTech授权的新冠病毒mRNA疫苗Ⅰ期临床试验首批36位志愿者成功接种。

7月30日,他又发布了一条更长的微博,介绍旗下文旅项目的复苏,称三亚亚特兰蒂斯酒店5月入住率已超过去年同期水平,暑假开始后7月11日起连续满房,预计7月整体入住率将超过九成;包括在国内的Club Med度假村整体也从4月份开始恢复,7月25日的周末,整个中国开放的5个度假村里面4个入住率超九成接近满员,桂林村的入住率也接近85%。

“预计到7月底全球会有25家Club Med度假村重启,其中法国、葡萄牙、意大利和希腊度假村的入住率在价格没有下降情况下也已接近60%-70%。疫苗已经在路上了,也希望全球都可以从疫情中尽快恢复,全面重启!”郭广昌表示。

有专家指出,若复星医药与合作伙伴最终成功研发出疫苗,不仅会给复星健康业务带来巨大价值,也将助力全球的商业环境快速恢复,复星的经营也将逐渐步入正规。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就连穆迪下调评级时,也没有将其考虑在内。

4

甩卖资产引发争议

眼下,复星国际需要解决的,是公司整体的资金困局。

此前有报道称,复星国际开始甩卖资产,一度引发市场对其资金紧张的猜测。

今年6月,路透社发布消息,复星国际正在与阿里巴巴及其他相关方进行磋商,拟以200亿美元估值出售旗下智能物流网络菜鸟股份。对于转让股份交易的报告,阿里巴巴、菜鸟网络和复星国际均拒绝置评。

7月6日,粤高速A公告称,股东亚东复星亚联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向山东高速全资子公司转让公司股票2.0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68%。亚东复星亚联的实际控制人为郭广昌。

进入下半年,复星旅文对于资金的渴求还将更加迫切。

去年年初,丽江、太仓两座复游城相继投入建设,按照计划,这两项工程到明年就应该可以分阶段完工,预期发展成本分别为40亿元和132亿元。截至2019年底,扣除之前投资,两者合计还需再投入137.91亿元。

换而言之,在未来2-3年内,复星投资与退出之间的资金缺口仍将存在,郭广昌该如何在偿旧债与举新债之间腾挪,考验很大。

素材综合自:中国房地产报、财经涂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