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印钞机”农夫山泉获准上市 卖水到底有多赚钱?

“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距离自己的上市之路又近了一步。

7月31日,证监会官网发布公告表示,核准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夫山泉”)发行不超过13.8亿股境外上市外资股,每股面值人民币0.1元,全部为普通股。完成本次发行后,公司可赴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

同时,证监会核准公司股东养生堂有限公司等70名股东所持合计45.882亿股境内未上市股份转为境外上市股份,相关股份完成转换后可在港交所上市。

事实上,早在此前,农夫山泉就已启动了上市计划,并在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中金公司和摩根士丹利担任联席保荐人,募资规模预计为10亿美元。

赚钱能力超乎想象

作为一家饮品公司,农夫山泉的赚钱能力超乎想象。

据农夫山泉披露的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农夫山泉的收益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240.2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7.2%。据弗若斯沙利文报告,农夫山泉这一营收增速远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5.8%以及全球软饮料行业3.1%的增速。

同期实现净利润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和49.54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9.4%、17.6%及20.6%,年复合增长率为21.0%,同样远高于国内外软饮料行业不足10%的平均盈利水平。

拿2019年来看,营收240亿元,净利润近50亿元是什么概念?

据同行业康师傅控股财报显示,饮品业务虽然实现了356亿元的收益,占集团总收益的57.44%,但净利润仅为9.46亿元,远不及农夫山泉。

在毛利率方面,以在农夫山泉营收占比最大的包装饮用水为例,2017-2019年,其包装饮用水的毛利率分别为60.5%、56.5%与60.2%。这意味着,农夫山泉每卖出一瓶售价2元的水,就有1.2元毛利进账。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2019年零售额计算,国内包装饮用水前五名参与者合共占56.2%的市场份额,市场相对集中,其中,排名第一的农夫山泉比行业第二名的参与者领先达1.5倍。此外,根据其招股书,2012年至2019年间,农夫山泉连续八年保持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地位。

此外,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显示,以2019年零售额计,农夫山泉在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的市场份额均居中国市场前三位。

如此看来,农夫山泉不管是在营收、净利润还是在毛利率等方面,都远高于国内和全球个位数的平均盈利水平。农夫山泉不仅卖得多,而且赚得多,不差钱的农夫山泉为何着急上市呢?

上市前夕突然大手笔分红

实际上,此次IPO前夕,农夫山泉曾突然大手笔分红。上市募资本是寻常事,但是农夫山泉是否需要这笔钱,为何又在上市之前进行大笔分红成为大众的质疑点之一。

据其披露的招股书显示,上市前3个财年,农夫山泉共给原有股东派付股息103亿元,其中2017年派息3.67亿元,2018年派息3.67亿元,前两年农夫山泉的派息金额并不大,但在申请上市之前的2019年,农夫山泉突击分红95.98亿元,同比暴增超26倍。

2020年3月,农夫山泉再次宣布将于4月支付完毕派发的股息9亿元。一年时间里,分去三年来所得利润的大半,这也导致其结构性存款由2018年底的36亿元锐减至2019年底的2亿元。

大手笔分红的同时,农夫山泉还在大笔借债

据其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农夫山泉总负债分别为54.58亿元、65.34亿元和79.14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2.83%、31.19%和44.47%,且有逐渐扩大现象。

“主要是由于农夫山泉在2019年提取了资金向股东支付了95.98亿元的股息”,农夫山泉如此解释。

近百亿分红 谁是最大受益者?

据其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创始人钟睒睒持有农夫山泉全部股本中约87.4472%的权益,包括约17.8634%的直接权益及透过养生堂持有的约69.5838%的间接权益。同时,钟睒睒也持有养生堂100%的权益,IPO后,钟睒睒及养生堂仍将是农夫山泉的控股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4月29日,万泰生物在上交所主板上市,发行价为8.75元,上市首日股价即大涨44%,其母公司与农夫山泉同为养生堂,实控人均是钟睒睒。

截至8月3日上午收盘,万泰生物每股达到280.03元,短短3个月的时间里股价暴涨超32倍,总市值达到1214亿元。

如果农夫山泉此番顺利上市,作为创始人以及董事长的钟睒持有87.4472%的权益,财富或将再一次猛涨,或超100亿。

总的来说,农夫山泉向我们展示了卖水生意的暴利,但在一系列华丽数据的背后,其突击分红的“猫腻”不得不令大众质疑,对于农夫山泉的未来发展,有待进一步观察。